我和白骨做邻居
本文摘要:自己的脚尖确实是在被什么东西死命向下拽着,想起身看看是什么发现自己又不能动了,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脚踝向上半身缓

自己的脚尖确实是在被什么东西死命向下拽着,想起身看看是什么发现自己又不能动了,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脚踝向上半身缓缓移动,死死的压着身体,这次我绝望的放弃挣扎了,心理安慰着自己很快就会过去了。当快要到我脖子的时候,动作停了,后来很快就睡死过去了。

当晚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两个人背对着我在说什么悄悄话,大致内容是这个人不好玩,换个人试试吧,然后两个人离我越来越远……

北京2017年的夏天,我和闺蜜为了能一块合租,在通州区找了个双方上班都比较便利且便宜的套房——一栋上世纪80年代末建的老学区房,周围有三四所学校,住户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当时我们住在六楼,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储藏间两个阳台,当时我跟闺蜜都觉着捡到宝了,毕竟一整套租下来才2700。

我那个房间除了有一张大床,还有一张小的单人床,单人床的紧挨着窗户,窗户外层是积累了数十年的泥垢,并不好推开,怕有虫子进来所以一直是关着的,窗户外面有一棵巨大的槐花树,遮住了窗前一大半的视线,有时候白天都觉得光线很暗,屋子里面凉凉的感觉。

当时住进来没什么感觉,慢慢的闺蜜说她那屋热的睡不着,说要来我这屋里小床上睡,费劲巴拉半天把小床边的窗户推开了个缝,风吹进来了。

她过来的当晚,我梦魇了,第一次梦魇,当时是在半夜,不知道几点,感觉有东西簌的一下砸在了我的身上,四肢不得动弹,我一下就想起了我这是被鬼压床了!四周静的可怕,当时恐慌张开嘴想叫醒闺蜜,胳膊伸向闺蜜的方向求救,然后都是徒劳……伴随着一阵阵的耳鸣,后来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接着第二天醒来之后的当晚又被鬼压床了,当时熬夜追剧,睡的时候快两点了,梦中感觉自己的脚尖被什么东西向下拽着,疼清醒了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脚尖确实是在被什么东西死命向下拽着,想起身看看是什么发现自己又不能动了,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脚踝向上半身缓缓移动,死死的压着身体,这次我绝望的放弃挣扎了,心理安慰着自己很快就会过去了。当快要到我脖子的时候,动作停了,后来很快就睡死过去了。

当晚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两个人背对着我在说什么悄悄话,大致内容是这个人不好玩,换个人试试吧,然后两个人离我越来越远……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被鬼压床了,没过多久,窗外的那棵大树连根带叶的被移植走了,因为要修路了,树的不远处还挖出了两具尸骨,看当时群里发的照片,两具尸骨摆放的方向正对着是我房间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