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鬼话之宜城诡事1
本文摘要:“来了来了,这门是铁做的,手可是肉长的。”丘邺磨磨蹭蹭挪到地方,伸手刚推开插销,拧下把手,就觉得眼前一黑,胸前

“来了来了,这门是铁做的,手可是肉长的。”丘邺磨磨蹭蹭挪到地方,伸手刚推开插销,拧下把手,就觉得眼前一黑,胸前就挨了几掌,然后重重栽倒在地。拍拍身上,又啐了口吐沫,才骂骂咧咧道:“您这是来求人,还是来砸门的?”

来人见不占理,讪讪一笑:“道爷,我,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嘛。再说,您是仙风道骨,锤几下不当事,还能让我沾点仙气。”这人姓夏,双名久财,宜城人口顺,都笑他是下酒菜,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油嘴滑舌,见到姑娘走不动路。和丘邺是撒尿和泥长大的发小,初中毕业后就下海了,捣腾了几年,开个不大不小的厂子,卖汽车配件,算是个小土财主。最近也不知怎么了,连连不顺,先是和女朋友分手了,然后厂子里又闹不干净的东西。一年下来,小工吓跑了三波不说,再这么折腾下去,自己真的成下酒菜了。已然撑不住,有次酒后又听同学说丘邺得人指点,颇有些非凡的本事,这不,连夜开着车到京州。用他的话说,叫请高人出山。

因为熟悉,夏久财也不客气,仗着自己虎背熊腰,架着丘邺就下了楼。走到车前,丘邺挣脱出来,踹了他一脚:“你这宝马X5开着,和我们皮皮虾较什么劲儿。”夏久财知道丘邺吃软不吃赢,苦着一张脸:“丘邺,邱爷,您是我亲爷爷。您也知道,这X5是老爷子给我的念想,比亲媳妇都亲,这事儿您要是不出手,我这亲媳妇只能卖给二手车行换稀饭吃了。”

京州到宜城不过三百四五十公里,高铁两个小时左右,开车也只要三个小时。在路上,丘邺很是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夏久财推了推蛤蟆镜,一脸莫测高深:“你还记得詹若月嘛?”

丘邺点点头:“那咋能不记得,当年从幼儿园小班就是班花,不过我去京州上小学后,就没什么联系了。”

夏久财一拍方向盘:“英雄所见略同啊,当年老子就发誓非她不娶,然后….然后就丫的没然后了。”

丘邺把空调开的大了点:“你给我好好开车,听你这意思,你们不久前见过?”

夏久财搓搓鼻子:“您老人家真是贵人多忘事,两个月前,也就是6月1日那可是个大日子。”

丘邺扭过头,好奇道:“6月1日,大日子?孙中山先生逝世周年纪念日?这好像和你没太大关系吧。”

夏久财一脸迷茫:“孙中山?他老人家是谁?”

丘邺深吸了一口气:“没事,一个熟人,你说你的。”

夏久财挠挠头:“6月1日那可是咱们告别纯洁美好的幼儿园生活26周年啊,你也知道,咱们大部分同学都在宜城、池州、庐州,我就召集了一下。对了,当年你册封的四大美人:詹若月、刘姝、欧阳美玲还有徐莹可都到了。”

闻言,丘邺摸了摸鼻子:“咳咳,年少轻狂,年少轻狂啊。”

夏久财撇撇嘴:“就你丫的推三阻四。”

丘邺无奈:“我那时候还在西藏忙机关事业单位保险费和城乡两险划转,7月底才批了假回来,我能有啥办法。”

夏久财听的似懂非懂:“不过,你虽然不在,但酒桌上你可是焦点啊。”

丘邺好奇:“为啥子?”

夏久财挖挖鼻子:“还是詹若月说的,咱们凑齐的十五六个同学里,就你一个在公门吃皇粮,其他人都丫的给老板当廉价劳动力。她还说你去了西藏,哎,说起这个,有没有找几个藏族妞,他们那儿的妞叫什么来着?亚克西?”

丘邺差点呛着:“亚克西那是羊肉串,人西藏姑娘都是叫卓玛、拉姆、曲珍啥的。”

夏久财一脸神往:“听上去就够味。”

丘邺不想和他纠缠少数民族姑娘的问题,扭过头问:“这事儿你怎么会想起找我?”

夏久财耸耸肩:“我都说了,你是吃皇粮的啊。”

丘邺一愣:“喂,你是不是对吃皇粮有什么误解。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公务员考试里可还没有添加降妖捉怪的题目啊。”

夏久财冲旁边超车的比了一个中指,看着丘邺满脸郑重:“我家老爷子说了,公门里的人搁古代那都是万岁爷提点的,妖邪不敢近。”

丘邺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瞒你说,老子就是文曲星下凡。”

夏久财笑骂了一声,又压低声音道:“我看詹若月那妞儿对你是念念不忘啊,只要你帮我把那折腾人的鬼东西给灭了,我就……”

丘邺顿觉不妙:“你就干嘛?”

夏久财满脸猥琐:“宜城大酒店我有熟人,送你俩一个月的包房怎么样?”

丘邺摇摇头,下意识和夏久财的大脸拉开了距离,却也对即将到来的宜城之行多了一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