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召唤
本文摘要:谈起这件事来,现在也记忆犹新。 九几年的时候,还在读小学,广西大部份地区还非常贫穷落后,而我所在的小镇,也开发

谈起这件事来,现在也记忆犹新。

九几年的时候,还在读小学,广西大部份地区还非常贫穷落后,而我所在的小镇,也开发不到几块地,当时还是居民的自建地,自己盖的房子由房地产商刚开发出来的土地,相对现在来说也只是做了个土方工程而已。广西的山地很多,小学一放假就很闲,没事干的时候经常会跟同学或者邻居的小伙伴走去远点的地方玩,那时也没什么可玩的项目,只能胡乱地走,像旅游一玩。其中有时误经过村落的坟地,还有一次误闯坟园里,四周的墙壁都写着“阿弥陀佛“(由于墙壁塌落了一些,其中一个‘阿’已经掉了一半);还有几个小伙伴跑去开发的地方看挖出来的骨灰壇的都有。年少无知,野疯了总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从时间线上来说确实记不清楚以下的这件怪事是因为哪一件的原因影响的,有或者跟其中的一件脱不了关系。

那天夜里,我已经很早就睡着了。半夜不知道是几点的时候,突然一股寒意袭来,意识就清醒了。当时天还比较热,没盖被子,我还没睁开眼睛,就迷迷糊糊地听见窗外传来一句不可思议的声音,细听之下,才确定是一位类似老太婆的叫声,它用颤抖的声音像是呼唤一般地喊着,“妹~妹~快~起~床~吧~……”

天啊,我一机灵意识就非常警戒,心里估算着,我可是睡二楼啊。当时虽然年纪小,可是逻辑能力非常好。旁边刚开发的土方就右手边建了一座居民楼房,但家里只有一个男孩而且并未见过上年纪的老太婆居住,对面虽然也有楼房,但隔了七八米远,也不可能是对面喊的还听得如此清晰。对,那种声音就像是窗户边飘来的。 “妹~妹~快~起~床~吧~……” 这声音又一次的重复起来,就像鬼片里的那种配音一样声音沙哑、颤抖和挟着长音调。我不敢睁开眼睛,也清楚地知道天还未亮,不可能有老太婆半夜叫别人小孩起来上学的。最最最有说服力的是当时邻居家根本没有小妹妹。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人的声音,因为睡我边上的老爸还打着鼻鼾,很显然他完全没有听见,我奢望着他能听见起来。那种感觉就像窗户边有种怪异在盯着你,我感到寒意并紧张,并感觉得到自己脸颊的汗珠流了下来,流过每一寸肌肤掠过的汗毛,那种细微的体感告诉我并不是在做梦,梦里根本没有如此复杂的感觉和思想的体现。我不敢动哪怕一根手指,如果动了它肯定会觉察到我醒着,那就麻烦了。我不敢多想,也不敢多吸气,就保持着那样一动不动躺着的姿势。它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呼唤着,一成不变的声音,一成不变的语句。当重复到第七八句的时候,我认识到它不能进来,它也只能呼唤,我开始不怎么怕了,甚至好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想解开心中的谜底,想睁眼看看窗边究竟是谁。眼皮很想睁开,但身体灵魂处的本能告诉着我不能睁开,如果一看见它就会被吓到(后来的经验告诉我那可能是脏东西想召生人魂的一种方法:回答它或者看它都会触发脏东西的诅咒)。也不知熬了多久,熬着睡着了。但这件事给我记忆犹新,很久了等我毕业了才想起这件事说了出来,当时家人说旺地不干净,但我认为它是从外面不小心招惹来的,此后也从没再听见过。顺便一提,当时我并没有完全恐惧所以脏东西没有得手,这件事有一个逻辑非常矛盾,因为我是男的,它一定召唤错了人,又或者我那时长得实在太可爱它的法力也就如此,无法辨别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