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鬼打墙——外祖的大义
本文摘要:邻居家有位“先生”,用我们这里的话来说就是会一点基本法术的外门道士,道士姓李,因懂得多,也时常帮助别人,所以左

邻居家有位“先生”,用我们这里的话来说就是会一点基本法术的外门道士,道士姓李,因懂得多,也时常帮助别人,所以左邻右舍相熟识的都愿意尊称他一声“李先生”。李先生博学多闻,仿佛古今通外,就没有他不懂的事,但他讲的最多的还是六七十年代发生的那些灵异故事,我喜欢听这些,李先生讲起来也是乐此不疲,但久而久之,我便察觉到先生那越来越失落的情绪。

于是我主动开口询问,李先生坐在一把小板凳上呆呆望着天空,过了良久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对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李先生的外祖年轻时是一位火居道士,在当地很有名望,只要是哪家出了什么“奇怪”的事,找他做两场法事,保管什么都好了,这也使得他常常很忙,因为每天来找他卜卦看风水还有做法事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于是不久后便收了颇有天赋的李先生当徒弟,边帮忙边学习,两个人一大一小干起活来,效率比从前高了不少,这也让李先生外祖感到十分欣慰。

李先生说,在他十五岁那年,有一次中元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节,外祖翻山越岭跑到隔壁乡里帮忙做了场法事,超度了许多山野游魂,因考虑到路途遥远,外祖就让李先生留在家里接待本村的乡亲们。

那场法事可谓是空前盛大,据说是当地一位乡绅为了积阴德才斥巨资筹办的,目的是为了感化超度当地无家可归的鬼魂,好让它们早早投胎享福,这大概与古时候地主开仓放粮,救助流民的性质差不多。

因鬼魂数量过多,这场法事所耗费的人力物力都是巨大的,李先生外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来操办,等一切都办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当地人热情邀请李先生外祖在他们乡留宿一晚,但外祖这时摇摇头,表示鬼节这天不便在外过夜,说完便收拾东西踏上了回家的路。

当时的农村并没有现在这么交通方便,不同乡镇之间往往隔着许多高山峻岭,必须要翻过那些山才能到达目的地。

李先生外祖披星戴月,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在密林中穿梭,大概走了半个小时之后,外祖扶着路边一块石头打算坐下休息片刻,他年纪大了,本来就没什么精神,今天又耗费精力办了法事,此时已经是强撑着了。但是他仍然想在十二点之前赶回家,并没有打算在路上久待,于是稍微恢复了点气力之后,又开始赶路。

这片树林并不大,加上是通往隔壁乡的必经之路,早就被人走出了一条土路,只需要一直沿着路走,很快就能下山,但是这一晚李先生外祖足足走了几十分钟也没有看到路的尽头,反而一个拐角后,竟然又见到了那块他之前坐着休息的石头。这个时候,外祖才知道自己这是遇到了鬼打墙了。

其实鬼打墙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随便画一张符就能破,李先生先祖不疑有他,立即掏出包里的黄纸朱砂,用手指沾了朱砂就开始画,画符是要讲究心无杂念,并且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一般人按照笔顺描摹出来的都是没用的,只有专门的修道之人,一边画一边默念清心咒或者道德经才行。不过李先生外祖从事这行多年,熟练度还是有的,三两下就画好了一张符,他把画好的符往那石头上一贴,然后闭上眼睛默念口诀,一股清明的感觉顿时在眼睛周围散开,等再睁开眼时,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山下住户家里的灯光了。

李先生外祖见鬼打墙已破,当即打算继续往山下去。但这时,耳朵尖的他在树林深处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初听起来,像是几十个人一起窃窃私语,仔细一听,却像是极其凄惨的哀嚎,还夹杂着许多哭声,只是这声音实在过于微弱,很难听清到底是什么。外祖往前的步伐立即顿了顿,他结合刚才的鬼打墙一思索,便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皱了皱眉头后,还是义无反顾地朝那声音的来源走去。

走了大约二十米,他就在树林的边缘找到了一片荒坟。

那些坟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杂草丛生,借着油灯的光才能勉强看出是一座座荒废许久的坟包。那些坟包前除了杂草就再没其他,没有墓碑,没有祭品,没有招魂幡,连一点纸钱焚烧的痕迹都没有。

李先生外祖站在原地凝视着这些坟包许久,他刚一接近就已经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阴气,可想而知,这个地方埋着的人,生前一定没有什么好下场,现在魂魄化为游魂,被困在这个地方,饥寒交迫,也没有亲人祭奠,过不了多久就会永远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唉,真是造孽啊。”李先生外祖重重叹气,看向坟地的眼睛里带上了浓浓的悲哀,他一边将包里的香烛纸钱往外拿,一边喃喃自语道:“看来是天意啊,老头子今日以我性命换诸位投胎转世,也算死得其所了。”

说完,他便在坟地东西南北各插上一炷香,然后拜天拜地拜鬼神,口中振振有词念道:“地府阎王在上,在下凡间一无名道士,今于某山中发现数十游魂,因生前不得好死,死后也不入轮回,在此游荡数十载,魂魄恐即将消散,在下在此做法,愿以余下所有阳寿作为代价,恳请地府阎王收留这些可怜的鬼魂!”说完,便在地上磕了几十个响头,一边磕一边还不停地在重复这几句话,没过一会儿,额头上就已经磕出一片血迹。

听李先生说,这个办法是道门秘术,一般修道者不到危急关头是不会轻易使用的,因为这种招鬼神帮忙的办法虽然对修为要求不高,但要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那个时候,因为李先生的外祖已经精疲力竭,使不出任何法术,不能再做一场超度法会,才会出此下策。

当时,李先生外祖磕完足足四十九个头之后,林间瞬间刮起了一阵巨大的阴风,所有的纸钱香灰全都被吹上了天,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从地底一点一点渗出来,最后全都聚集在坟地之上。外祖一见这情况,便知道是成功了,他虽然看不到,但是这种感受是十分明显的,他立即朝天地行了个大礼,跪在地上,眼神清明,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片刻后,阴风渐渐褪去,坟地里的哀嚎也一并消失不见了,就在李先生先祖松了一口气时,一股力量顿时穿过他的心脏,他明显地感到有东西从身体里抽离,大概一炷香时间后,他再次从地上站起来时,已经是须发皆白,瞬间像老了十岁一样。

李先生外祖吃力地转了转浑浊的眼珠,拖着身子一步一顿地朝山下走去,这次没了阻碍,他终于还是赶在十二点前回到了家里。

李先生当时正在屋里整理东西,提着一大捆纸钱打算出门去路边焚烧时,正好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外祖。他一看外祖的模样,心里咯噔一下,眼眶瞬间就红了,他扑通一声跪下,流着泪大喊:“师父!”

外祖脸上皮肤已经一片僵硬,做不出任何表情,只好冲小外孙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自己过来,随后靠在床边将今晚的事一五一十向李先生说清楚,然后交待了一些事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李先生听完外祖的话已是泪流满面,握住那双老得不成样子的手,连忙点头承诺道:“您放心,往后我必定继承您的意志,将道门发扬光大,一心行善为民,以后也做您这样的人!”

这一晚过后,李先生外祖就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没过两个月,人就走了。

“我当时悲痛欲绝,根本没想那么多,那晚的承诺也被我忘了个干干净净,师父下葬的时候,我把他生前那些法器还有书全都跟着一起放进棺材埋到土里了。”

李先生面露苦涩,随后又自嘲般地笑了笑,苍老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谁料不久之后文化大革命,上面有人下来说是清剿我们这里的封建迷信产物,外祖的那些东西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保了下来。”

“那不是很好吗?”我疑惑地看着李先生,虽然故事令人唏嘘,但我依然读不懂那双眼里的落寞。

“唉……”李先生长叹一口气,“当年师父大义,为了陌生野鬼能抛弃自己性命,而我那时候的承诺竟一条也实现不了,那个年代啊……只要稍微有一点动作,就会被认作封建糟粕,动不动就会被抓起来批斗,严重的还会被枪毙,当时有好几个德高望重的道士都是死在那种环境里,而我却苟且偷生活到现在,真是有愧于师父,有愧于道门啊……”

我听后也不禁感慨,想出言安慰,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这终究是整个时代的错,谁也怪罪不了,再观望如今,科学当道,又有几个人愿意相信这些呢。甚至随着山林野地渐渐消失,连野鬼游魂也一起不复存在了。

 (结语:其实这件事呢,的确是真实经历,但是主人公却是我太爷爷,而且里面许多比较神奇的画面,也大多是经过本人后期润色的,我只想说明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万事万物皆有本根,不要一味只相信所谓的“科学”,而否定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毕竟“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解释一切真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