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鬼话之宜城鬼事3
本文摘要:弄清楚了缘由,夏久财先是愤怒,很快又变得轻松,丘邺晓得,这类人那都是舍命不舍财,虽然畏惧鬼神之说,但窗户纸一旦

弄清楚了缘由,夏久财先是愤怒,很快又变得轻松,丘邺晓得,这类人那都是舍命不舍财,虽然畏惧鬼神之说,但窗户纸一旦揭开,很快就能将害怕扔到爪哇国。自己的好兄弟点破了关键,夏久财自觉得还是撒尿活泥的发小靠谱,千恩万谢不说,硬要拉住丘邺去“潇洒”一番。丘邺毫不犹豫的进行了拒绝,一来奔波了一日实在太累,二来现在反腐倡廉高压态势下,万一点儿背,出现在纪委监委抽取录像监控中,哪怕没有事儿,也至少是个通报批评,那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丘邺如此态度,夏久财倒不意外,作为发小,夏久财知道丘邺和他,甚至和大多数同学不一样,这人心里是真正有抱负的。否则放着京州市某基层法院舒舒服服的日子不过,干嘛非跑到几千公里外的西藏去吃沙子。2016年夏天的一纸调令,把他从全国最繁华富庶地方之一的汉东省京州市,直接扔到了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如果说阿里地区是人类禁区,这个那曲绝对是生命禁区。当时丘邺父亲还是汉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正处级干部,夏久财听说丘老爷子差点把丘邺揍的冒了泡,却依然没有拦住儿子的脚步。作为发小,夏久财或许不能完全了理解丘邺心中所想,但绝对知道,这哥们儿是不会因为几个花魁就五迷三道,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丘邺讲底线,夏久财却也有自己的原则,撞邪的事情有了眉目,后面的自然不必劳烦丘邺亲力亲为,但感谢是必需的。看看时间,也就是九点刚过,夜生活的前奏还没开始呢。夏久财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掏出11型手机一通拨弄,大约两分钟后,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夏久财一瞅,顿时乐开了花。不顾丘邺疑惑的眼神,点了一脚油门,直奔吾悦广场。这吾悦广场建的挺晚,却依然成为宜城人休闲娱乐的中心,就在市区,也清净,家人朋友聚会都很适合。将车停在停车场外,夏久财做了一个下车的手势,丘邺也没多问,刚刚下车关上副驾驶的门,夏久财就一个加速,绕着丘邺玩了个漂移。看到发小凌乱的模样,夏久财从车里探出脑袋,嘿嘿一笑:“詹若月那小娘皮知道你回来,特意在胡桃里订了座。虽说也叫了我,但哥们读书不多,道理还是懂的,你俩好好回忆一下峥嵘岁月,说不定今晚你俩的无产阶级革命情谊就能升华一下。”说罢,吹了个口哨,开着车扬长而去,留下丘邺在淡淡的尾气中骂娘,然后转身向胡桃里的大门走去,这倒不是他有多想涛声依旧,而是五脏庙闹了起来,一天水米没打牙,实在饿的头晕。

让丘邺颇为讶异的是,詹若月的模样基本没变,就好像是当年第一个戴发网的小女生一夜长大了一样,甚至连淡蓝色的发网形制都一模一样。以至于让他产生了是不是穿越了26年时空的错觉。

詹若月倒是大方,袅袅起身,一伸手:“好久不见,你是真的没怎么变。”

人家主动,丘邺也不扭捏,伸出右臂握了握:“这老话说的好,同学聚会最扯淡的事情,就是一群面目全非的油腻男女,互相吹捧对方没怎么变。”

詹若月莞尔一笑,盯着丘邺右臂看了会:“这手表看着眼生啊,不会是什么大牌子吧。哎,要是把你这表拍下来,纪委会不会给你来个十大酷刑?”

丘邺一面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一面回道:“瞧您说的,我一向奉公守法,这表是海鸥派,你不知道,但你家老爷子铁定晓得,共和国的第一种国产表,虽然是建国70周年纪念款,但也就两千大洋。”

詹若月没有纠缠手表,而是耸了耸鼻子,有些不满:“女士优先你忘了?”

丘邺平时很少来咖啡厅,也看不懂那些洋名字,只是看着好看的图片一通乱点:“别介,夏久财折腾我一天,饿的脚趾头都打颤儿了。不瞒你说,老子从娘胎里出来就没见过这么多星星。”

服务员被逗得差点拿不住餐碟,老友重逢的那点尴尬也消弭无踪。

在丘邺干掉第七块慕斯蛋糕后,并等待第四块牛排的时候,詹若月觉得必须要谈正事了,否则照这个架势,自己这身特意挑的进口连衣裙没起到作用不说,大几千块钱的化妆品也白涂了。这时候,詹若月不得不佩服夏久财的先见之明,之前,夏久财就发微信告诫詹若月不要整那些花里胡哨的,要是真的想涛声依旧,穿一件白裙子,一双凉鞋,背个小双肩包,带着丘邺去宜城有名的老奶奶烧烤摊嘬扎啤吃炒饭,哪怕去大南门吃牛肉包子也成,总而言之越朴素越好。但夏久财不靠谱的性格,让詹若月没有听进劝告,至少往脸上抹点锅底灰是绝对不行的。

“我说,夏久财那里真的闹鬼?”詹若月努力想让丘邺的注意力从盘子转移到自己这边来,还有意无意的补了一点口红,事实证明夏久财又对了,一千块钱的口红真的不如锅底灰吸引人。

丘邺费劲的咽下整块牛排,又把红酒当漱口水咕了几下,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神情颇为不屑:“锤子!”

詹若月一愣:“那夏久财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丘邺摆摆手:“那关二爷的像的确有问题,但一看就是说好的价格没给够,雕刻师耍了点脾气。但是这世界上哪有鬼神之说,别的不讲,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要是有鬼,八个地球也装不下,早就去火星建设新农村了。”

詹若月似有所思:“理儿倒不错,可我是亲眼见过的啊。”

丘邺不以为意:“疑心生暗鬼。”突然发觉不对,看到詹若月柳眉倒竖的样子,赶紧又补充了一句:“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那是因为科学还没有触及那个领域。”

詹若月摇头:“你要不信,今晚十二点过后,我带你去看看。”

丘邺一愣,啥情况啊这是,自己几年没回宜城,这妖魔鬼怪就已经定点上班了?这还是解放区的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