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邪乎事儿(三 午夜雨靴声)
本文摘要:爸爸在医院抢救的日子里,妈妈去医大陪护。妹妹不知道去谁家了,时间久了记不清了。只有我和爷爷在家。因为年纪小、也

爸爸在医院抢救的日子里,妈妈去医大陪护。妹妹不知道去谁家了,时间久了记不清了。只有我和爷爷在家。因为年纪小、也不知道爸爸伤势的严重性,我还不怎么悲伤。大概大人们不想告诉我实情,怕我小小年纪过早的承受这种悲伤吧!爷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担心白发人送黑发人每天眉头紧锁。大约妈妈去沈阳后的两三天吧,一个有月亮的夜晚。那种有毛边的月亮,朦朦胧胧的。已经半夜了,我和爷爷还都没睡。爷爷靠墙坐在炕头心事重重的想事情。忽然外面传来很大的开门声。那种很大的开门声!然后是一种穿长筒雨靴走进来的声音,注意!那天是晴天没有下雨!那声音走到水缸附近停了下来,掀起了水缸盖子。那种铝合金的水缸盖子摩擦水缸的声音很大!之后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没有喝水的声音、没有水缸盖子放下的声音,也没有雨靴声走出去的声音!我忽然莫名的恐惧,浑身汗毛倒立一动不敢动!爷爷问了一句:谁啊?没有任何回应!爷爷拿了手电起身下地,到外屋一看什么也没有!到外面看看也空无一人!这件超自然现象让我印象深刻,至今不能忘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