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邪乎事儿(六 黄大仙儿上身 )
本文摘要:东北农村人大部分都知道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这里的黄指的就是有了道行的黄鼠狼。俗称“黄大仙儿”。 有的黄大仙儿能

东北农村人大部分都知道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这里的黄指的就是有了道行的黄鼠狼。俗称“黄大仙儿”。

有的黄大仙儿能和人和平相处,用自己的道行行善积德保一家平安。这样的一般家里人会按规矩供奉,不但不赶走。还特意给提供食物和方便,一般也不对外人提起。

还有一种呢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人不友善,借用人的身体胡来。俗称“上身”,时间久了人的身体和精神会越来越差。一般体质差的人爱招这个。

我小时候有个发小,小名也叫小军。不过和我不同姓。他父母没有女儿,连着生了三个儿子。小军是老三。打小儿和我臭味相投一起玩儿。那时候人们都不富裕,他家里条件更差。是我们村里最困难的人家。困难到什么程度呢?举个栗子那时候冰棍儿5分钱一根儿,全家五口人只买的起一根冰棍儿。再加上我在他家,一根冰棍六个人一人一口的吃!绝对真事儿!

那时候他家虽然穷,但家庭氛围很和谐。重来不吵架,日子过得倒也算苦并快乐着。所以我也乐意去他家玩儿,唯有一件事儿他们很苦恼。小军的妈妈一直体弱多病,因为没有钱看病也只是难受时吃几篇止痛片或者拔拔火罐儿。

到我们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军的妈妈病情忽然加重了。刚开始经常失神发呆,后来胡言乱语。最后还经常四肢朝天的手舞足蹈玩耍,发起疯来两个壮年男人按不住!很多奇怪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我就亲眼目睹过她端起刚烧开的热水就喝。像和凉水那么喝!一点被烫的感觉没有!

农村人信奉鬼神的多,小军家里的偏房里就供着祖宗排位。还有什么、什么仙,具体供的什么仙儿说实话我不记得了。供品有几种粮食、还有猪头。我偶尔趴他家窗户看见过,只感觉神秘而恐怖!

接着说小军妈妈的病,小军爸爸看老伴儿这种情况好像是邪病就开始找高人给解病。好像是也找过好几个人吧!最后给治好病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花白头发穿着普通的蓝色棉袄。脚穿棉乌鲁,在小军家院子里和小军爸爸说:一会儿听我安排,看我手势行动。又对小军两个哥哥说:一会儿我让你们干啥你们干啥,先进屋别声张。像平时一样该干啥干啥。接着像闲串门儿的一样进了屋儿。也不正眼儿瞧小军妈妈,和小军爸爸有一搭没一搭的唠闲嗑儿。奇怪的是小军妈妈忽然警觉起来,眼里精光闪闪的看着来的老头儿。忽然老头儿大吼一声:抓住她胳膊!爷仨儿一拥而上控制住了小军妈妈,老头儿从怀里掏出一把大椎子。就是农村妇女纳鞋底子的那种大锥子!一把按住小军妈妈人中大喝:你是谁?小军妈妈一边挣扎一边求饶。“大神饶命!我是得道老黄仙儿”老头在问:你家在哪?一边拿锥子作势要扎。小军妈妈赶忙说:家住节节山,拐弯儿洞!老头儿回头对小军爸爸说:快去拿个家伙到你家柴火垛,柴火垛里有个破靴子。看见了给我使劲儿打!小军爸爸领命,抄起一把二齿钩子照着破靴子用力一刨。只听“吱”的一声,一只一尺来长的黄皮子跑了出去!回头再看小军妈妈一下瘫软在地,但精神一下正常了!

也许是小军爸爸请来的老头儿道行太高吧,那个作妖儿的黄皮子以后再也没来。小军妈妈的身体调养几个月也彻底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