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2龙脉短爪
本文摘要:自我记事起始,围绕着那座山,发生了许多事。 老一辈人根本没有计划生育一说,所以每家都是在无止境的生孩子。等到孩

自我记事起始,围绕着那座山,发生了许多事。

老一辈人根本没有计划生育一说,所以每家都是在无止境的生孩子。等到孩子们成年,就需要分家建新房,为了满足每户家庭建造房屋所需,村民们将视角转移到村里的一座山,从山上挖来大量的土用来建造土房子,土房子建好了,村民们基本有了一个家,政府为了方便本村与外界的交流,特别围绕大山修了一条硬化路。

房屋建好了,路修好了,本来应该是一副国泰民安的景象,可好景不长,围绕着那条路却发生了许多交通事故。运输面粉的车辆在行驶途中无故翻车、骑摩托的人的摩托车刹车失灵而将人摔伤、贩卖砖块的人将车开到水渠中导致自己重伤等等。(而我的亲叔叔就是贩卖砖块的那辆车的司机,可以说是亲身经历者,事后问其缘由,他也说不上原因,只是说车不受控制了。)这还不是最怪异的,最诡异的在于这些事故都是在一个地点发生的,前后误差不超过50米,且每年都会有至少一件事故发生,无论你是外乡人还是本地人。而这地点就是当初村民为了建房屋而挖山的地方。迫于村民内心的压抑,村民中选了几个代表向我村两位“先生”去问我缘由。两位“先生”都秉持一致的说法,那就是这座山本来是一座龙脉,由于村民无节制的挖山,导致龙脉的一爪被断去,使得龙灵心生怨气,从而报复经过其断爪之地的人,即便有山神也无济于事。(天下龙脉出昆仑,可能是因为我村离昆仑山比较近,所以留有一条龙脉)村民希望 两位“先生”能够做法解救一下本村,可替我父亲解决撞邪事件的那位“先生”却死活不愿意,问其缘由,“先生”不肯说。无奈之下只能由另一外“先生”牵头,请来一位喇嘛(我的家乡佛教以藏传佛教为主)来处理这件事情,并将供奉于隔壁村的“娘娘”请到我村来镇压。在“先生”与喇嘛的共同努力下,本村村民一共做了三件事:1.在村民挖山的地方载重许多树木,并在树木上面系红布,“先生”给出的解释是由于龙脉的爪已经被挖断,恢复山体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用这些树木暂代龙爪;2.找一个夜晚进行抓鬼。喇嘛左手拿着长鞭,右手拿着一块圆形法器在前面开道,村中青壮年用八抬大轿的方式抬着“娘娘”跟在后面(据当初抬“娘娘”的人说,他们行进的速度根本不是自己控制的,而是由“娘娘”自己控制的,所以导致在旁人眼中他们的速度时快时慢;除此之外,心诚则抬“娘娘”时很轻,心不诚则很重),最后找了四位命格较硬的小孩子,轮流拖拽四条铁链跟在“娘娘”后面。“先生”给出的解释是喇嘛用法器定住作祟的鬼怪,并用皮鞭抽打鬼怪,使鬼怪受伤,“娘娘”进行一次镇压,小孩子们手中的铁链则是为了锁住鬼怪。3.找了许多使人死亡的器具埋在树木(第一件事中栽种的树木)的对面,像淹死人的缸,吊死人的绳子,杀死人的刀,压死人的石碾子等等,并买了蛇等东西埋在一起,做成三个小土堆,小土堆旁边继续栽树,并系红布。这件事“先生”没有给出解释。等这些都做完之后,村子确实安静了许多,也没有交通事故发生了。时隔十几年之后,政府决定修建一条环绕省会的公路,最初一切都很顺利,可后来向修建公路工地运送器械的货车再次翻车了,而司机更是当场死亡,诡异的是事发地点就是当初龙脉断爪之地,也是喇嘛栽树之地,更是埋葬使人死亡器具之地。上面的人来检查,只是将此事归结为意外交通事故,由施工方对死者家属作出赔偿,可过了几天,工地上失踪了一位建筑工人,最后在公路的石墩子中找到了他,但是水泥已经浇灌了多半,所以也没有将死者尸体拖出来。时隔两个月,当初参与处理龙脉断爪事件也是对我们作出解释的“先生”却突然发疯了,过了几日更是无疾而终,病因不详。现在,由于新路的开通,使得人们很少走当初修建的那条硬化路了,特别是对于本地人尔言,为何不走,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因为那条路不详。

时至2020年,当初没有参与龙脉断爪事件并解决我父亲撞邪的那位“先生”的身体依旧很康健。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