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高跟鞋(二)
本文摘要:我们到达时正赶上夜市最热闹的时间段, 人群熙攘,人声鼎沸, 各种小吃、小百货一应俱全。 在路过几家小吃摊位时,

我们到达时正赶上夜市最热闹的时间段,

人群熙攘,人声鼎沸,

各种小吃、小百货一应俱全。

在路过几家小吃摊位时,炒板栗那诱人的香气的确是让我嘴馋了好一会儿。

走着走着女主人便停了下来,

告诉我们高跟鞋就是从前面那个摊位买来的。

我看了看,这个摊位由一对中年夫妻经营着,

摊位不大,贩卖一些棉鞋、袜子、毛裤之类的。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说词,

只能是编个谎去套摊主的话了,

不然怎么办呢,

总不能说买了他的一双高跟鞋子,同时也买了个女鬼回家来,

这样的话人家相不相信且不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要想从人家嘴里套出实话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按事先计划好的我与男主人去了摊位,

以为来了生意,中年男子热情地开始招呼起我们来,

我直接把高跟鞋摆在了摊位上,

我说老板,这双高跟鞋是几天前从你这里买去的。

他也不含糊,看看鞋子说没错,这双鞋是从我这儿买的。

我问他鞋子是从哪里进货的?

他说当然是从厂子进的喽。

我说你少唬人了,厂子会生产旧鞋吗?这双高跟鞋可只有八成新哦!

他有些不耐烦了,问我到底有什么事?说难道是鞋子有质量问题吗?

我说是的,鞋子是我妹子买去的,只穿了两天就出事了。

他紧张地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说得病了,很严重——我故意把这句话说大声了点。

本来摊主的妻子一直在旁忙着做事,

从我们到来到现在都没与我们说过一句话,

没料到的是,我这句话才说完,她冷不防地就冲口而出,

说不可能的事,她又不是得病而死的,我这里可还有她的一些衣服呢。

话一出口摊主的妻子就后悔了,后悔自己说错了话,

转身她又忙碌事情去了。

果然被我猜中!

现在我可以实话相告了。

于是,我对男摊主说实不相瞒,我是专业捉鬼人,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双鞋子的主人生前遭遇到了怎样的变故,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死后魂魄并未离去,现在纠缠上了我的妹子。

而我今天到此的目的是想请你对我说说她亡故的原因,

希望你能告知于我。

夫妻两个面面相觑,

男摊主更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喃喃自语着说不可能吧,真会有这种事?

我告诉他按理来讲擅自贩卖故人的遗物,我是可以报派出所来处理的,

先不说会不会被关起来,但罚点款肯定是铁板钉钉的事,

可我并不打算为难他们,只是希望他们实情相告。

估计也是因为心虚,男摊主招了,

说这双鞋子的主人的确已经死了,他们隔壁村庄的,

是位女子,非常年轻,

听说结了婚的,还有个四、五岁大的儿子,是在娘家喝农药死的。

他说那天也巧了,女子的母亲准备焚烧女儿生前的遗物时他看到了,

他觉得有些鞋子、衣服还很新,还能用,烧了可惜,

于是,就低价收购了回来,

这其中就有这双红色的高跟鞋。

原来如此,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下,

处理过的所有案件中,我最不愿意碰触的就是自杀之类的,

因为自杀而死的灵魂往往怨念极重,

而且如果没有人带路,此类灵魂是投不了胎,转不了世的。

每次处理完这样的案子,我总会莫名其妙地倒霉上好一阵子,

不是小病一场,就是破财一番,

但遇上了就没有退缩的理由,

因为这是使命,也是责任所在。

我问男子,女子年纪轻轻的为何会走上极端?是否知道其中的原因?

男子说这个就不清楚了,也许只有她家里人才知道。

我说那行,就辛苦你下,陪我们去趟她家里吧。

男子犹豫着说现在吗?这么晚了,恐怕不方便吧。

我说让你带路只是让我们熟悉一下她家的位置,至于方不方便就是我们的事情了。

就这样,在男子的带领下我们去了鞋子主人所在的村落。

那天回来的有些晚,

我在男主人家里过的夜。

进院门后我便取出罗庚仔细地查验,

但整幢别墅勘察下来并无异样,

只是在他们夫妻俩的房间门口——出门前我有意铺设下的一层薄薄的米粉上,看到了两枚清晰的足印。

为确保安全,我又在夫妻俩的房门口从左到右撒下了一把坟土,

然后告诉他们今晚可以安心地休息了。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既然知道女亡人的灵魂依附在她的高跟鞋上,

现在纠缠着女主人,

难道就没有办法制服她了吗?

说的没错!

其实有了这双鞋子我便可以施法喊她的灵魂出来,然后送走她,

但我这人做事有个习惯,

在没有调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去惊扰她们的,

哪怕她只是个恶灵,我也必须等弄明白真相后才会灭了她。

这不仅是我处事的原则,也是对灵魂的一种尊重。

次日一大早我要男主人用他那辆半新的桑塔纳载我去了那户人家,

进村后没过多久我告诉他可以选个位置把车停下来了,

他说还没到呢,

我说余下这段路我就步行过去了,

同时告诉他耐心地等待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他当然乐意这样做,

家里刚死了亲人,试问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有谁愿意去面对这家人哀痛的眼泪呢?

说实在话我也不愿意,

甚至直到现在我都没想好要以怎么样一个身份去到这户人家里,去打探底细,

告诉他们他家女儿不仅没能入土为安、投胎往生,甚至还纠缠上了另一位女子?

如是说八成会被遭人家白眼,嫌弃,这都还算是好的,

指不定人家就直接用扫把给赶出来了。

因此我才临时决定让男主提前停车,余下的这段路上能遇见个村民,

希望那个村民能够对我讲出实情,这样就可以省却我不少的麻烦事。

男主在路边的一幢老房子门口停好了车,我刚准备下车时屋门开了,

从屋内走出个男子来,五十多岁的年龄。

我迎上前说老哥车子停在你家门口不碍事吧?

男子摆摆手,说停吧,不碍事。

我发了根烟他,说我们是厨子,来村里接接活。

男子说那你们来晚了,前几天刚有场白事。

我连忙说刚刚在村口听说了,说是个喝药自杀的女子。

男子摊摊手,说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太可惜了。

男子把我们让进了屋里,还泡了茶,非常热情,

也是个性情中人,

而对于和这样的人聊天,自然是件愉快的事情。

于是,我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男子说其实他与那户人家还沾点亲,他也为女子叫屈,为她不平。

他说女子的老公是开船的,做运输生意,黄沙、石子、水泥之类的,

因为生意的关系,也是不着家的,一年到头几乎都在外面跑。

他说没生小孩时女子是和老公生活在一起的,

但自从有了孩子后,考虑到种种原因,

女子就带着孩子回家与公婆一起住了。

夫妻两个年纪轻轻的分居,时间长了就容易出事情。

他说没过多久女子就发现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

于是就开始整天的胡思乱想,悲悲戚戚。

男子说女子是那种很传统的人,性格也内向,

她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的,也迈不过去这样的坎,

但这一切还不至于使她崩溃。

真正使她万念俱灰,走上极端的是两人离婚后,法院居然把孩子判给了老公,

理由是女方经济拮据,无力抚养。

男子说老公的背叛已经让女子承受不住,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如今连这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能不把她逼上绝路吗?

男子短短的一席话,已经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了,

我也听得咬牙切齿,义愤填膺,

自古以来,因第三者的介入而使得婚姻破碎,甚至家破人亡,

这样的案例还少吗?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不从中吸取教训呢?

既然成了家,你就该承担起这份责任来,

做不到,你就别结婚。

事件已经真相大白,从中可以得到这样的推理,

男女主人两个也同样过着长期分居的生活,

女亡魂之所以纠缠着女主人,也许并非恶意,

她只是以自身的感受出发,单纯地认为女主与她命运同体,同病相怜,

才会附身于她,

而亡魂能够纠缠上活人,事实上也已经说明,两人的磁场最为接近。

当然,这只是我凭经验推断,真实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男主家里后,我关上所有门窗,合上所有窗帘,

让屋子处在黑暗中,

尽管现在是白天,但既然了解了事件的内幕,我就要当机立断了,

不可能等到晚上天黑后再来行事。

一切就绪后,我在楼下客厅点燃了白蜡烛,并把它摆成一个圆圈状;

我让女主化了浓妆,穿上了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这必然是女子死时的妆容,

同时要求女主站在圆圈中;

接着,我以“敬”的方式上了三柱香,念了口诀。

几分钟之后,女主双目圆睁,面如死灰。

这时,我迅速掏出红绳束缚住她,一面用朱砂画符,

符画好后,我牵着红绳的一头,因为女主身体早被红绳束缚住,

她只能随着我的牵力往前走,

只走出两步便落入符中,女亡魂随即消失,

在灵魂消失的瞬间我念咒超度了她,送她去了该去的地方。

完事后我告诉男主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但这双高跟鞋他得找个隐避的地方把它给埋了,

我告诉他赚钱固然重要,但也要经常回家看看,别让老婆太孤单了。

男主连连道谢,之后慷慨地支付了我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