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邪乎事儿(八 赶社会主义大集)
本文摘要:我是70后,说起赶集这个词儿可能现在城里的年轻人都比较陌生了。赶社会主义大集这个词儿我也快忘了 ,那时候我刚记

我是70后,说起赶集这个词儿可能现在城里的年轻人都比较陌生了。赶社会主义大集这个词儿我也快忘了 ,那时候我刚记事儿。可能很多人那时候还不记事儿,确实年龄太小了。

我四岁(我们老家那边说虚岁),妈妈抱着我做生产队的马车到公社赶集。对,那时候叫赶社会主义大集!哈哈哈…现在想想这个词儿很有年代感!大人们怎么赶集、买的什么东西我没印象,这一整件事情我基本上都没印象!我只记得回家时睡着了,到家迷迷糊糊的。奶奶把我接过去放到炕上的悠车子里继续睡!

不是东北人可能不知道悠车子是啥东西,东北几大怪知道不?窗户纸贴在外、姑娘叼个大烟袋、养活个孩子吊起来!养活个孩子吊起来说的就是这个东西。东北房子坐北朝南,南面一铺大炕。全家几代人睡在一铺炕,一根南北方向的大梁。东北人在大梁上挂根绳子,下面栓个椭圆形的悠车子。把孩子放里面悠,又凉快又通风。大人一边摇还要一边唱摇篮曲。当然那种摇篮曲也是乡下小调。比如:狼来啦、虎来啦,老虎妈妈叼个大花鼓来啦…这样小孩子睡觉快。

我在悠车里睡了一大觉,醒来时是下午了。穿好鞋下地准备尿泡尿,可怎么也站不稳!这时妈妈说,这孩子不对啊!是不是生病了?奶奶赶忙过来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哎呀!发烧了!妈妈张罗着给我找药,奶奶摆摆手说不用。

奶奶到外面不知道烧了什么,好像是弄了把灰。说是香灰,拿了个镜子上面倒了一点水。然后把一个生鸡蛋放在镜子上面,一边放一边念念有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或许是听清了也记不住了。总之后来那个鸡蛋就立在镜子上了!立住了!

后来奶奶好像又说得送送什么的,具体怎么做的我也不清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种方法我们那里上了年纪的很多老太太都会,叫立壮儿!说来也奇怪,立状儿后不一会儿我就好了。

写到这儿忽然想念我去世多年的奶奶了,愿老人家您在那边一切安好!

因为年纪太小,当时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晰。有瑕疵的地方请朋友谅解。

打字不易,请朋友们点赞、关注!下期有更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