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的镜子
本文摘要:晚上因为喝了太多饮料,所以上了好几趟厕所。当迷迷糊糊的睡着时,做了个梦,具体梦到什么醒过来之后,也慢慢忘记了。

晚上因为喝了太多饮料,所以上了好几趟厕所。当迷迷糊糊的睡着时,做了个梦,具体梦到什么醒过来之后,也慢慢忘记了。只记得空调开到23°,却出了一身冷汗。额头前的些许刘海已经湿透,拿起身旁的手机点亮屏幕后,显示两点五十九。用手捋了下刘海,揉了揉眼睛。膀胱有点难受,准备起夜上个厕所。

打开屋里的灯,穿上拖鞋就去了卫生间,因为只是有些尿急,所以没有开灯,当放完水后,在洗手池洗手的时候,抬了下头,借着我屋里的暗光看到了自己满脸是血,赶快拿水去洗,谁曾想越洗越多,感觉血顺着脸颊还有手指往下流,一瞬间有些慌神。当在回过神的时候,血已经没了,只剩水龙头的哗哗声响着。

当回头屋里看手机是,三点零三分,我却觉得刚刚一瞬间好似过了好几个小时。睡意全无便打开虎牙直播让自己镇定下来。可突然响起那天纪念疫情英雄,所有APP都是灰色,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颜色,本就暖色调的装修风格,让人感到寒冷,像是一场噩梦。

空气静的可怕,隔着墙能听到空调外机的风扇声音。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头蒙在被子里,不敢关灯。呼呼呼的声音让人的心神越来越恐慌。当可怕过去之后,我又进入了梦乡,梦里两个长得像是外星人的小鬼一直缠着我,我不断跑,跑的场景不断变换但都是我曾经去过的场景,我实在太害怕了,便从场景里的六楼跳了下去,当我睁眼的时候,屋里的灯光刺了我的眼睛,从窗帘的缝隙还能看到外面还是黑夜,但是身体却动不了,我知道这是鬼压床,让人窒息的感觉不断袭来,我一直在挣扎,在不断乱动,可好像被一只魔爪把握着。

啪啪,母亲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脸,我醒了过来。看到母亲穿着睡衣担心的看着我,我整个人都好像瘫了一样,床单和夏凉被都是汗水。看了一眼手机,三点三十三。

后来听母亲说我整个人都好像在不断挣扎着什么,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多喝水,晚上再也没起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