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灵异事件漫谈
本文摘要:首先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不信鬼神,没见过鬼神,但心中有敬畏,敬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 事件一:没有鬼

首先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不信鬼神,没见过鬼神,但心中有敬畏,敬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

事件一:没有鬼神

先说这件事,再说后面的,以免说我编故事。

我生活在河北一个农村,与山区临近,但不是山区,所以小时候觉得不公平,因为几里外相临的村子就划为山区了,可以领国家补助。

言归正传,1996我小学刚好毕业,这年暑假雨水非常多,南方发大水,北方也没好到哪里去。我们村西头儿原来有一条河,往年河宽也就3-5米的样子,河的名字叫“河沿儿”,我们经常跑那去玩儿。但这一年河水一下变大了,从3-5米宽变成了3-5里宽,河水淹掉了不少庄稼。也就是这一年我们家承包了一段儿水面,买了一条木船,又买了若干粘网开始捕鱼。

捕鱼生活就不说了,现在回忆也挺好玩的,我经常帮父母忙,划木船下粘网还挺溜的。现在大学毕业工作都15年了觉得好玩,其实当时很辛苦的,不但辛苦而且还害怕,尤其是晚上。

我们承包的那块地儿周边儿都是野树林子和乱坟岗子。我们在河边土坎上搭了个帐篷,晚上要留人看着船和下到河里的网子。而每天天黑了我要骑3里地自行车去换我爸回家吃饭,等我爸吃完饭再回来换我回家睡觉。

可是有一天,我刚换我爸回家吃饭,天空忽然刮起大风,继而又下起了大雨。我一个人躲在帐篷里,听着水拍河岸的哗啦声,听着风吹野树林子的呜咽声,吓的半死。

请不要笑,毕竟是个刚小学毕业的小男孩,小时候鬼故事还听了很多,农村里鬼故事很多,还说的都有鼻子有眼的。关键是乱坟岗子里还埋着个我认识的人。那是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跟我们村儿另一个男孩争村子里小卖部家丫头,结果被捅死了。后来在水渠边儿法医验尸的时候我特么还好奇地跟着全程围观了,而他就埋在帐篷不远处,你说怕不怕?

反正当时我怕的不行,充电的那种老式手电筒还不敢老是开着,怕把电用完了晚上没的用,一个人躲帐篷里心里充满挣扎,那是人生第一次。

但是人怕到一定程度就变得思绪刚强了,我就是如此。

于是等雨稍微小点儿了,我穿上雨披提上手电筒就瞪着眼睛身体僵硬的出去转悠了。先顺着河边走了一趟,又去钻树林子,树林里都是多年的枯叶子还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最后又绕着坟片子转了一圈,你们猜怎么样?

我告诉你们,什么都没有,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没有鬼也没有神。但如果再来一次我也不去做这种事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不会自我缓解的人很容易留下后遗症,尽量别试!

事件二:或许只是凑巧

农村鬼怪故事多,但我只说亲身经历的。

这件事发生在2007年,那会儿已经大学毕业业。

有一次回家,我奶奶去姑姑家住了,让我去给他看一晚上老宅子。老年人其实就是多心,老宅子里又没啥值钱的东西,但为安她的心我还是去了。对了,我爷爷早就没了,在我两岁的时候。

我小时候其实一直在老宅子里长大的,那会父母弄点小生意没空儿理我,一直到初中毕业。虽然住了N多年,但我一直不习惯老宅子,它有几个毛病,宅子深,胡同窄,周边要不是孤寡老人要不就是半塌的空宅子,缺少些生气和朝气。

就在这天晚上,从我父母那吃了饭就去老宅子了。

老房子里灯光昏暗,因为老人节省,用的是30还是40w的那种普通灯泡,开关还是需要用绳子拉的那种。我心里其实有点不自在,说不上怕,但也不自然。那会还没知能手机,只有一个用了几年的诺基亚七彩屏手机,玩了几把贪吃蛇,觉得没劲,又打开黑白电视看了几眼,也没什么意思,刚好这时眼睛发干,于是就拉了灯睡觉了。睡前看了眼表,9:30。

睡着了之后,前面做了什么梦我是一点印象没有,只说睡醒前的那一刹那的梦境,那个梦境的画面直到现在我依然很清晰,十三年了。

我只说画面和内心活动,不烘托气氛。画面就是一个六七岁的穿白衣服的小孩跪在一个穿白大卦的身高1.80米以上的一个中年人面前,中年人伸着一只手,手伸向跪地上的小孩。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画面,大人小孩都没说话。而我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印象这么深?

给你说,我在梦里也只是一个旁观者,明明大人小孩都没说话,而我却在旁边扯着嗓子喊:“别跟他走,别跟他走……”。喊着喊着我就醒了,醒了之后我看了一眼表,12点整,不多不少,就是这么巧,不服都不行。

看了看表,又回想了一下刚才梦境,我觉得我自己有毛病,莫名其妙的,画面里那大人小孩都没说话,我一个旁观者大喊别跟他走。这不是有毛病么,你知道人家大人小孩在干啥那?

于是我就认为是自己住老宅子心里有些压抑所以做恶梦了,还自嘲了一翻,之后就又拉灯睡觉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没啥事。

可是第二天,上午依然没事,下午我妈忽然告我,我叔白伯伯去世了。有血缘关系,他父亲跟我爷爷是亲哥俩,只不过这个伯伯那会过寄出去了。虽然过寄了,但跟我们家关系很近,因为我爸就哥一个。只是我一直在外上学,后来又上班,加上性格有点儿内向,对这层亲情关系感觉比较淡,只是每年过年拜年而己,所以我对他的身体状况一点也不了解。我妈也没跟我提过他身体状况,因为我们家人吧从不跟我说这些事情,什么事儿他们都包揽处理,这也是倒至我后来直到现在一直感觉心理成长很慢,不懂人情事故。算了,扯远了。

直到我妈跟我说我伯伯的事儿,我才又想起昨晚上的梦,跟我妈一说。我妈非常肯定地说那是我伯伯他爸过来接他了。我描述的那个白衣中年人跟我妈说的伯伯的父亲极为相象,后来我奶奶也给我印证了这件事。

到这里,故事告一段落。

其实还有一件发生在这个老宅子的事情,虽然是我最信任的人发生的事,但必竟不是亲身经历,所以只简单说。

这件事发生在这个老宅子里,发生在我亲姐姐身上。我姐姐现在是一名敬业的小学人民教师,为什么说她是我最信任的人,因为她为了让我有条件上大学而自己选择了上中师早就业。那会儿只有最好的学生才可以上中师,但她的梦想是上大学,为我放弃了梦想。算了,又扯远了。

这件事发生在她三岁半的时候,中午睡觉期间忽然从坑上坐了起来,小手一直指着窗外的石磨边上喊:白人儿,白人儿…

后来我问我姐,她说看到两个穿白大卦儿的人站在小院子里的石磨边儿上。那两个人啥也没干,但她就是从心里深处涌出恐惧。

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她是我最亲近敬重的人,所以我信,你们可以不信。后来姐姐很少去老宅子。

老宅子前五六年卖了,卖了三五万或六七万吧,具体多少我不知道,反正我又不要父母钱了。卖给了一个村子里有些名气,有些资产的诊所。

去年,2019年,诊所倒闭了,因为他们搞小额借贷融资来着,融了2000多万,投给一个搞房地产的人了,至于具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反正血本无归整个完了,那个昔日风风光光的主治医生全身瘫痪了……

这应该不关我们家什么事儿吧?是他自己非要买那老宅子的。最后祝他身体早日康复,一切都会过去的!

事件三:旁观鬼打墙(待续)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