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公务员
本文摘要:史浩,全日制本科毕业生。一天,他生病卧床,见一西装革履的男子,手拿宝马车钥匙,说:“走,我带你去国考。”史浩说

史浩,全日制本科毕业生。一天,他生病卧床,见一西装革履的男子,手拿宝马车钥匙,说:“走,我带你去国考。”史浩说:“考试时间好像没到,为什么马上就考试?”男人并不多说,只是催史浩上路,史浩没办法,带病上了车。史浩原本想找个对口的工作,可是未来岳父说:“我女儿是公办教师,你必须考个铁饭碗才能配上她。”

一路往市郊而去,景色渐渐生疏,来到一座没有来过的城市,这里没有高楼大厦,路口也没有红绿灯,但来往的人们很是满足,行驶的车辆很有秩序。到了一个寺庙,史浩跟着西装男子进去,大雄宝殿的正中央坐着三个人,这三人的打扮居然跟供奉的神灵一致,俨然是好几号的神灵。

三个人中间的那个人颇具威严,说:“还不入坐考试?”史浩一怔,连忙来到桌前坐下,拿起笔来。不多时,发下试卷,他一看上面的题是:“基层扶贫干部如何看待逆境和顺境?”

文章作完,呈交过去。他的文章中有这样的句子:“一方面,基层扶贫干部面对工作中的逆境时,应该不忘初心、迎难而上。另一方面,基层扶贫干部面对工作中的顺境时,应该居安思危、戒骄戒躁……”

三人传着看完,称赞不已,其中一人对史浩说:“我等三人乃是阴司神灵,知你学习认真,又阳寿将尽,便唤你参加阴司国考。正好本地某职有缺,你很称职,即日上任。”史浩听了,恍然大悟,随即叩头:“大神错爱,委我重任,不敢推辞。只是容我与家人和女友作别,无牵无挂上任。”中间的神人笑了笑:“准!”

西装男子又把史浩送到家,史浩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醒来已经在ICU待了三天,医生刚刚建议放弃治疗。他身体极为虚弱,过了半天才能说话,又把家人和女友唤到身边,说了阴司国考经历,大家起初不相,见史浩说得细致真切,不免伤心悲痛。

次日史浩无疾而终,死时才二十二岁。他的女友紧跟着也殉情而去。女友的父亲在女儿头七那晚,梦见史浩开着宝马M8,身后跟着许多人,就如领导出来考察一般,来到他家拜别,并把他的女儿接走了。

———

本篇改编自《考城隍》,但愿蒲松龄老先生的棺材板不会被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