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惊魂之迷失之城
本文摘要:我和勋是大学同学,也是恋人,今天是我们相恋三个月的日子。 我们有同样的爱好,就是无比热爱艺术及相关的事,比如我

我和勋是大学同学,也是恋人,今天是我们相恋三个月的日子。

我们有同样的爱好,就是无比热爱艺术及相关的事,比如我们喜欢去图书馆,喜欢看电影,喜欢画画,尤其喜欢旅行。

我们的旅行和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旅行是既定好目标然后出发,我们则不然,我们会随意地坐上一列火车或者大巴车,跟随着车子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看见哪里是我们喜欢的地方就下车,走一圈后再坐了车回来,这样的旅行让我们倍感快乐,也从中得到了很多意外的惊喜。

我们沉迷于此不可自拨。

今天我和勋在车站闭着眼睛随意地指向一条高铁线路后,就买了车票开始了我们的纪念旅行。

不一会儿我们就离开城区,开进了被绿色环抱的山林,明亮的窗外一忽儿是青山绿水,一忽儿又是绵延不绝的青山,一忽儿又是长河,快傍晚的时候,勋指着窗外一片清澈的湖水对我说,今晚我们就去那里扎营,我立即赞同,等车停下来后,我们就下了车往那一片如仙境般的湖畔走去。

可以说,这一片湖水是我见过最清澈,最美丽的,颜色由浅兰到深蓝,在晴空下像一块宝石。

我们很快就被这片美景所折服,扎好了帐篷,又生火吃了晚餐,远离城市的喧闹的这里让我们无比安心。

等天再亮起时,我们就准备离开,虽然舍不得,但还是要继续前行,去往下一个让我们迷恋的地方。

可是,也许是我们走错了路,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并没有回到高铁站,而是反而走进了一片密林,我看着四周高大而浓密的大树问勋要不要回头。

勋说,也许这也是这次旅行给我们的惊喜,穿过这片密林,另一端也许会有更加美丽的景色在等着我们,不如就冒一次险,反正我们也是知道回去的路的。

他说着用刀在树身上刻了记号,这是我们养成的习惯,如果迷路,就按照这个标记回到原点。

快到中午,我们终于走出了这片密林,当我们又一次站在阳光下时,竟然惊愕地发现,就在我们眼前的山脚下有一座不大的城市,站在这里就能看到全貌,只是它有一多半的面积被高大的树木所覆盖,一座座白色,红色的屋顶就错落其中,看上去像极了宫崎峻的某部动漫里的场景。

这对我们来说是真的惊喜,我们到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里。

我们手牵着手小心地顺着山坡走进了这座不大的城市。

这座城市大部分的路面都是石块铺成,而且街道也并不宽大,只有小巴车和小型的汽车来来往往,更多的是骑单车和电动车的人而且多半是老人和十七八岁的青年,很少会看见中年人。

这里正像是建造在森林里的城市,空气清新凉爽,只不过,这个城市有一样让人不解的现象,那就是,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看见在墙面,树干,屋檐,车站等等地方,都挂着大大小小的指南针,而且不仅如此,每一个人行人都拿着两到三个指南针,每走到一个路口就会停下来研究一番再断定往哪个方向走。

甚至于开车的人也是如此。

我不解地问勋,他也是摇摇头,指着路边的一家餐馆说:“我们去吃饭,顺便问问老板好了,另外,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住在这里,明天再去找高铁站。”

我依言跟着他走进了路旁的一间餐馆。

里面的人并不多,只在墙角有两桌人坐着默默地吃饭,老板坐在宽大的座椅上看报纸。

“你好!请问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可饿坏了。”勋说着将背包放在桌旁的地板上,回头对老板说话。

那个老板抬眼看见我们忙放下报纸,从他的柜台里走出来,顺便拿了一本菜单来放在我们面前微笑着说:“这里全是像自己家里烧的菜一样的味道,你们可以尝尝看。”

我和勋立即埋头去研究菜单,又听了老板的介绍点了一道荤菜和两道素菜。

老板把单子送去厨房再来给我们倒了两杯奶茶,他说这奶茶也是他的太太煮的,很可口,也算是店里的特色,我喝了一口,果然不错,不是外面卖的那种味道。

接着勋指着窗外那些低头研究指南针的人们问出了我们的疑惑,老板也拉过一把椅子来坐下说:“哦,这很正常,我们这个城市就叫指南针市,每一个人只要出了家门就必须带着指南针,不然,他们会迷路,找不到工作、学习或者别的地方,甚至也会找不到自己的家的。”

说着他又指了指对面墙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指南针说:“那些指南针经常会容易坏掉,是件很要命的事,所以每隔三四天就要换一批,而人们所使用的指南针也会经常失灵,因此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卖指南针的店,你们也要去买来,不然,你们一定也会迷路的,那可就不妙了。”

我和勋瞪大了眼睛相互对视着,第一次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等老板说完,我们都有些失笑,勋好笑地问老板:“你们这个城市莫非还有地下几十层?或者是整个街道是个迷宫?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们初来乍到的或许会用得着指南针,你们是这里的居民,难道也不认路吗?”说完终于还是笑了起来。

我也好奇地看向老板,他并没有因此生气,只是点点头说:“我这么说,你们一定是不会相信的,但这就是这个城市的特点,另外每隔几十米还会有地图,人们就必须要用指南针和地图结合才会更快的回家,或者出门工作。”

我越来越无法相信他的这个说法了,而且我们明明从山顶上看到这个城市并不大,也不是像迷宫那样的布局,如果工作或者回家都要用指南针,那么他们也太路痴了。

我们不再和老板聊这个话题,觉得他实在是有些夸张,虽然我们在窗外的确是看见了他说的场面,但依然不肯相信。

我们匆匆吃完了饭就问老板这附近哪里有旅馆可以过夜,老板拿出一张地图来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就有旅馆,而且里面很干净,也便宜,不过,算了,这份地图和指南针给你们用,不要走错了。”

我探过头去看,他指的地方正是离这个餐馆相隔一条街。

勋把地图和指南针推回给老板说:“看上去离的并不远,我们不用这个,我认路很好的,放心吧。”说完不听老板的话,还是拿了背包拉着我走了出去。

老板追出来说:“这样的话,你们找不到路可以看路边的指南针。”

我们冲他挥了挥手,还是好笑地走远了,勋一面走一面说:“真是个有趣的人,不过是隔一条街罢了,怎么会迷路?”说着我们已经过了马路,勋正得意地抬手往对面指,似乎想要说那不就是吗,可是话却停在嘴边,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是一排排白色的房子,并没有什么旅馆的招牌。

我也记得我们走的方向没错,可是为什么这里并不是旅馆呢?当我们想要再回去问问看的时候,发现我们面前刚刚走过的地方多出一个十字路口来,而且四个方向的建筑都长的差不多。

难道,我们真的在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里迷路了?

勋只好认命地走到路边去看墙上的指南针,他回忆着我们进城时的方向,然后指着指南针在半空划了几个方向这才向另一条路走去,到了那里再一次对照着路旁的指南针,我们这才看见了那间旅馆所在的位置,而我已经晕头转向地不知道我们是从哪条路上来的了。

正在我们准备要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前方不远站着一个老头,他正举着指南针四下茫然地张望着,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我和勋走上前去,勋问他怎么了,他指着手里的指南针说:“我找不到家了,我的指南针坏掉了。”

我伸头去看,他的指南针果然被摔坏了,指针正在原地不断地转圈,而在我们身后指南针也都坏了,难怪他会找不到方向。

勋问他家在哪里,他说,他是旅馆的男主人,出来买东西,结果把指南针摔坏了。

勋立即说:“旅馆不是就在对面吗?我们带你去。”老头抬头向对面一看,脸色这才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不断点头说正是那里。

于是我们送他回去,正好也让他给我们找个房间。

那间旅馆的门前正站着一个老妇人,此时也正焦急地四下张望,当她看见我们立即欣喜地向我们走来,老头对她说:“我差点找不回来,是他们送我回来的,我的指南针坏了。”说着给她看手里的坏指南针。

老妇人吁了一口气说:“没关系,咱们还有新的,多谢你们二位了。”说着向我们鞠了个躬,我忙上前说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正好是来投宿的,却碰上了旅馆的主人。

“这个城市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为什么不用指南针和地图就没有办法行走呢?”下午我们休息过后,就在院子里遇到了正在织毛衣的老板娘。

她好心地给我们倒了茶笑着说:“这就是这个城市的奇怪之处,不过我们也已经习惯了,有人说是这里的大树种的太多,影响了城市的方向感,不过,只要有指南针和地图就不怕,如果毁坏了地图或者指南针的话,就会很麻烦。”

我们又继续和她聊了一会儿,就回房间去了。

第二天我们吃过早饭就准备离开这里了,老板娘好心地送了我们两个指南针又告诉了我们离开这里的方向,我们就告辞了。

这一回,我们不敢再小看这个城市,仔细地按照指南针指引的方向走,不一会儿就到了路口,接着,我们看见有几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正站在一幅地图前窃窃私语,看见我们后已经警惕起来,眼神很不友好。

我有些紧张,伸手拉着勋的手低头看着指南针,而我的余光则在关注着他们,不过,他们并没有追上来。

我们一直走到另一个路口,不得不去看地图时,勋突然指着角落的地个地方说:“看这里。”

我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在那个地图的角落,标记着一个圆,并很直白地写着:金子埋藏地。

他惊讶地看向我问:“怎么会有人这么清楚地标出这个来?是怕人们找不到吗?”

我摇摇头说:“肯定是恶作剧,一定是刚才那几个人弄的,不要相信,我们还是找路离开这里吧。”

他再次向那副地图标记看去,也点了点头,可是片刻他又说:“这里离我们要找的大门并不远,或者我们可以去看看,就算是个恶作剧也不影响我们离开。”

我只好同意他的建议。

我们很顺利地就到了地图上标记的地方,那是一处小公园,四下都是高大的树木,他四下看看没有人在,就拿出水果刀来在树下四处挖,为了节省时间也让我去挖。

我觉得就是那几个年青人无聊,或者把什么小动物的尸体埋在树下。

就在我有些一耐烦时,听见了勋的一声惊呼,随即他又住了嘴,并向我快速地招手。

我走到他身边弯下腰,看见他面前的树下被他挖出一个洞,而在洞里竟然真的埋着一个木箱。

他一脸惊喜地看着我,吃力地把那个木箱抬了出来,这是一个古朴的箱子,很多地方都有些腐朽了,上面挂的锁也被勋用力一扭之下就扭断了锁扣。

当他无比激动地打开箱盖时,我们竟然发现在箱子里真的放着三四根金条!

他颤抖着双手把东西拿出来四下翻看着,上面没有什么印记,完全像是手工捏出来的金条,边沿并不整齐,他甚至放在嘴里用牙磕了一下,上面就留下了一个印子来。

他把金条递给我,我一接,立即觉出了它的份量:“这,这是真的金子?”我也在这一刻被惊讶到了。

他忍着强烈的惊喜感冲我点头一面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布袋来,把箱子里的金子统统装了进去,之后,又把几块石头放进去后,重新埋在土里。

“有了这些金子,我们就可以回去买房子买车了,你还可以开你梦寐以求的书店。”他兴奋地压低着声音说。

我看着他手里的那个布袋子疑虑地问:“可是,万一让人发现怎么办?”

他摇摇头把手里的指南针在手心里丢了一丢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于是,我们立即离开这个小公园往城外走,可是当我们左绕右拐的终于远远看见城市大门时,却突然发现,离我们相隔不远的一间小商店里站着几个年青人,其中一个正在对其他几个人大声说话:“肯定是刚才那两个人干的,我们的金子,每隔三个月就会出现的城市的馈赠,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一定要快点找到他们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夺回来!”

我们紧张地躲在了角落去,继续听见他说:“你们去入口那边守着,一旦看见他们两个就拉警报!我们去找他们!你们往东,你们往南,我们往西!这一次绝不能放过他们!”说完就从商店走出来,分成三路去搜寻我们,我们甚至看见他们手里还拿着武器!

勋一见也觉得情况不妙,拉着我往另一个方向跑:“一定还有别的出口,去找地图。”

我们也顺着指南针往另一个方向跑去,跑了一半我对勋说:“不如放弃吧,把金子随便丢在哪里就好,他们在我们身上搜不到就会放过我们的。”

勋却咬着牙摇了摇头说:“一定会离开这里的,他们几个不会捉到我们。”

我见他如此固执,只好跟着他,可是就在我们冲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听见有人大喊了一声:“他们在那里!”我回了回头,看见四五个人一齐向我们跑来,勋也回头看了一眼就加快了速度,连指南针也顾不上看了。

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向我们逼近了,我非常害怕紧紧地跟着勋,他也咬着牙,结果有人冲上来二话不说就向我们挥下刀来,勋在躲闪的时候,被刀划破了衣袖,他同时回身一脚踢中了那人的胸膛,把他踢倒在地,趁那人没有起身,他继续拉着我跑进了一条小巷。

就在巷口,他看见了一张地图,他从墙角下捡起半块砖来把地图划破了一半,接着又打碎了墙上的几个指南针。

很快,追来的脚步声就不见了,但是,就在我们要转过弯的时候,我们一眼看见路口处有两个人在把守着。

我们不得不退回到小巷里。

我气喘吁吁地依着墙连声说我跑不动了,勋也一手抱着金条一面依着墙小心地往巷子前后看着,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你留在这里,我去把他们引开,不能让他们伤害了你,等我甩了他们以后我再回来找你,等天一黑,我们就离开这里。”

我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拉扯住了他的袖子,他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不过现在我们一起走,一定会被他们发现被捉到,你等着我吧。”

他说着走到巷口,突然往右边跑去,我转身躲在了一道矮墙的后面,看着几个人向着勋追了过去。

外面的天渐渐的黑了,可是勋依然没有回来,我小心地走出小巷,四下空无一人,我试着去拨勋的电话,却没有信号而无法接通。

我往右走去,两旁的白色建筑在余晖里显得有些诡异,我一面小心地听身后有没有人追来的动静,一面叫着勋的名字,可是,空荡荡的街道上,无人应我。

我有些害怕了,往前跑了一段可是两旁依然是白色的建筑,我拿出指南针来,上面的指针在原地打转,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给弄坏了,而我想要再回到那个小巷时,也再找不到它了,四周的墙壁上那些指南针也全是坏的,地图被撕的七零八落,我再也找不到离开的路,也找不到勋,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失散了,也许,我再也无法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