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的亲身经历
本文摘要:原创
原创

 

这是我小时候的亲身经历,那年我上初二,从小体弱多病的我,一入夏秋就开始咳嗽气喘,病情严重的时候连学校的楼梯都上不去。

母亲带我辗转了很多家医院检查,但是病情总是反反复复难以治愈,就这样,看病求药住院检查,中医西医,到处奔波,折腾的我母亲疲惫不堪。

有时候我躺在床上,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脸色就一阵发青,随后转紫,当时的感觉就像被一双手掐住了我的喉咙上。

奶奶从乡下来看我,看到我这副模样,赶紧给我的母亲拉到了一边,询问我的情况。我母亲将我这两个月以来四处求医的情况给奶奶说了,奶奶沉吟了片刻说道:“看这样子,不太像病了,怕不是被鬼惊着了吧,孩子妈你赶紧去隔壁弄堂去请一下那个黎奶奶,她是咱们这一带出名的神婆,让她帮忙给小丫瞧一瞧。”我的母亲向来不信鬼神之说,甚至跟奶奶就这件事起了争执,说奶奶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奶奶劝母亲:“你都已经跑了两个月了,什么药都试过了都没有效果,你就姑且请黎奶奶来试一试,看着她别让她用什么奇怪的药就好了。”母亲思考了良久,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冒险试一试。

母亲跟奶奶一起去隔壁弄堂请来了黎奶奶,黎奶奶环顾了一下我的房间。我的房间窗户是朝西开的,粉色的窗帘刚好遮住了傍晚晚霞投射在床边的残影,房间里放着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张双人床,一张写字台,一个衣柜。她嘱咐我的母亲准备了一些物件,一碗清水,一支筷子,一支蜡烛,一把米和一把扫帚。

只见她先点燃了那只蜡烛,在地上滴了两滴蜡,给蜡烛稳固在地上,一碗清水摆在蜡烛的前面,嘴里念念叨叨,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良久,她咕噜完,就将筷子绕着碗内侧逆时针打圈,一圈两圈三圈,一边绕圈一边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这些做完了之后,她将筷子放在清水的中间,右手放开筷子,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看到了筷子矗立在了碗的正中央。我眼睛瞪大了望着眼前这一幕,怎么都不敢相信,筷子真的立了起来。接着,她从她的袖口内侧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在蜡烛的火苗上绕了三圈,接着火焰点燃了符纸,在快烧完的时候扔进了碗中。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从左手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钱包大小的荷包,打开荷包将我母亲准备好的米和盐连同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符纸一道放了进去。她将荷包递给一直站在旁边的母亲,嘱咐她一定要在我睡觉的时候放在我的枕边,并且在我身边没有人的时候,要将那把贴了符纸的扫帚靠在我的床头边,说是能够保护我不受邪秽近身。

母亲将完成了仪式的黎奶奶送出门,黎奶奶跟母亲说过两天是中元节,百鬼夜行的日子,千万不能让我出门。就这样,我踏踏实实地在床上躺了三天,几乎没有下过床,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我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气喘的症状消失了,身体也逐渐有了力气,母亲很是惊喜,这就瞒着我买了很多水果去好好感谢了黎奶奶一番。

之后的一段日子过的很是平静,直到那天我放学回来遇到了邻居张大妈。张大妈是一个非常爱唠叨的中年妇女,她的丈夫去世有两三年了。她的丈夫生前特别喜欢我,每天傍晚我放学的时候,他就会靠在我们家门前小路中间的那口水井前,等着我走过来,在我小小的手心里塞两块糖果,然后捏一把我的小脸,直到疼的我的眼泪在眼框框里直打转,他才松手,每次我都哭着回家跟母亲告状说沈伯伯欺负我,母亲总会告诉我沈伯伯是闹着我玩的。

这时张大妈神秘兮兮地给我拉到了一旁,跟我说道:“小丫啊,前两个月你沈伯伯回来看你了是不是,又在你脸上摸了一下。”我浑身一激灵:“大妈,话不能乱说啊,你怎么就知道就是沈伯伯呢,他都去世两三年了,你不要瞎说我害怕。”“哎我没忽悠你啊,黎老太跟你母亲怕你害怕都没跟你说,再说了你病没好的时候说出来就不灵了,她们都是知道的呀。”后来,我听张大妈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在我们老家,中元节也就是鬼节其实是有两个日子,一个是农历七月十五,另一个是农历十月十五,都是鬼门大开,百鬼夜行的日子,具体原因我也说不清楚。这两天晚上,阳火不够旺的成年人或者小孩子都被警告不要出门,然而我隐约记得那天我的朋友过生日,我去了她家聚了聚,晚上10点多钟才回的家。

后面的话就是张大妈告诉我的,一定是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在外面溜达的沈伯伯,看到我忍不住捏了一把我的脸,接下来的两三个月,我就一直咳嗽气喘,发烧,反反复复,一直无法治愈。我向张大妈询问那又如何确定就是沈伯伯而不是别的鬼,张大妈这时却一改往日八卦的唠叨神情严肃的告诉我不能问,否则参与其中事情的她,母亲,奶奶,还有黎奶奶,都要受到诅咒。

所以我至今仍然不清楚张大妈是如何知晓这件事却没有发生任何不合理的事情的,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太小,很多细节都记不清楚了。但是这件事情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当时根据我后来的推理,碰巧当时找黎奶奶来的时候,第三天就是十月半的中元节,也可能那个时间点是当时让我恢复的一个契机,错过了那一天,或许我可能会还要再在床上躺一年。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无从考证,现在写出来,权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 笔者:莉迪亚的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