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
本文摘要:前几年家里的老人去世了。 这段时间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在家里办公,好在我是做网络传媒的,对我的影响到不是很大,今

前几年家里的老人去世了。

这段时间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在家里办公,好在我是做网络传媒的,对我的影响到不是很大,今年我也就有时间和父母一起去给家里的老人上上香烧点纸钱。往年我还在读书的时候还有时间来看望老人家,上班了以后我便是半点时间也摸不出来了,在疼爱我的老人忌日的时候我也只能走上街头给他们烧点纸念叨念。这是几年不见那方矮矮的土坟变得更佝偻,我父母在坟前烧起了纸我便将瓜果摆好,我跪在坟前心里不由想起老人生前对我的好,眼也就红了起来。还不等我回过神那一摞纸钱已经烧完,我父亲就喊我磕头,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但却有种熟悉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爷爷抱着我出去玩的感觉,我姑姑在我身边看到我回头,也往后瞟了一眼,然后转过脸笑着对我说:“小子,咋还红了眼了,你爷不爱看这个快擦擦。”我拿袖子胡乱抹了几下快要溢出眼眶的泪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便跟着父母回了家。

晚上回家以后,母亲看我蔫蔫的,就让我早点睡觉不用收拾了。我回到卧室躺到床上看着明亮的月光照进窗子,不觉也有些困意,我就闭上眼睛睡了,可睡着睡着不觉竟醒了过来。窗外月光大亮,照到屋子里清清楚楚,我坐起身来环顾屋内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当我想躺下继续睡的时候,猛然间发现床位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好似坐了个人,我身上汗毛猛地立起,逼出了一身冷汗,我揉了揉眼,再看一下竟还是像个人,我慢慢的向墙上摸去,猛地打开灯泡开关,再一看在床尾处的只是我的座椅而已,我放下心关上灯睡了过去,到第二天早上和父母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便自嘲说一把电竞椅把我吓得跟个老鼠一样,我母亲听了以后问我:“干啥把那椅子放到床尾啊,你电脑桌不在床头吗。”我今天想起这件事分享给大家的时候还是有些脊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