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附在我身上
本文摘要:哥哥大概2001年死亡,车祸。 我15岁(2007)被哥哥上身,我发了很多shi,誓言,我说哥哥你放了我,下辈

哥哥大概2001年死亡,车祸。

我15岁(2007)被哥哥上身,我发了很多shi,誓言,我说哥哥你放了我,下辈子我做牛做马都行,你现在放了我,离开我,让我做一个“人”,他说:“不”,我爸爸念他名字:“XX”,爸爸说话的语气是难以取舍,一边是他儿子,一边是他亲外甥,可是爸爸还是喊他名字,叫他名字,语气是让哥哥离开我,可是哥哥不答应呀。

我已经忘记当时很多细节了,至于他为什么找到我,因缘是什么,我已经忘却。

后来被送到精神病院,我不知道是精神病,我路过一扇门,看见门上字条印着几个字,精神病XX,我愤怒了,委屈极了,为什么?现在我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就住了四次精神病院,我当时心情极端难受,我疯一样跑出医院,被家人追上来,我躲在胡同门口,用拳头砸怼墙壁,我说:“我这一包净装孙子了”(捡垃圾)

我喊道:“大道理谁不会讲两句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啊”

回到医院,我走到树林里,躲在一颗大树后边眼泪,热泪从双眸不止的往下流,没人知道我的感受。

我哭的,呜呜呜难受极了,家人在那边看着我,当然我被树挡住了。我用手摸着大树,哭,呜呜呜,痛哭流涕,没有流涕,哭的很难受,难过。

当时的我,极度悲伤。

我不知道这是精神病时,对着大夫讲我的委屈经过,他的心是铁打的,连正眼都没看我一眼,我就一个人在那哭泣,边说边哭,我在职高抬不起头,每天浑浑噩噩,校长不管我,主任不敢管我,校长是我姥爷提上去的,主任想开除我,找校长,校长不肯,说我姥爷很厉害,不可能开除我。

后来毕业后(我只断断续续上了俩月左右)不过由于家室关系,我领到了毕业证,这个时候校长已经退休,换成了那个想开除我的主任,他故意把我的毕业照换成了别人的照片,我们寝室一个和我同姓的同学的照片硬是按在我的毕业照上,还说那就是我,没有弄错,我心想,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

我在医院的第一个季度,太舒服了,我当时15岁,住的儿少科,全是16岁以下和各个年龄段的女人,我谈了两次恋爱,都是病友,爱我爱的死去活来的,牵我手,亲我,从后面抱着我,(我坐着,她从后面揽着我的臂膀,贴在我身上),和我拥抱。

一个叫熊莹莹,一个叫任聪敏,当时我并不觉得如何,现在想想太幸福了,虽说不是好看的女人,身材也不咋地,可是总体还说得过去吧。

我当时第一个女朋友叫熊莹莹,我的裤子总掉,裤腰带太松散了,一次我走出娱乐和吃饭的看电视的大门,熊莹莹走出来指着我说:“哎,你的裤子掉了”(跟我,向我搭讪,当时没发觉)我扭头,一看,是她,我没有思索的就说:“我喜欢你”

熊莹莹捂着嘴巴,站在小卖部门框下的下边,笑,她在笑,捂着嘴巴笑,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她当时的具体样子了(表情)

旁边一个女病友说:“长这么难看也有人喜欢”

我就是喜欢她,和王静神似,王静是我最爱的女人,我7岁和她同桌,2004年12岁毕业,至今未见一面,我不想再见她了,只想留住当年的感觉,怕见了她把我之前的记忆给覆盖了。

然后就去洗澡,我们在观察室前面准备排队,我拿着自己买的,在医院卖部买的放浴具的折叠篮,我手笨,叠不起来,这时张芳芳走过来,拿过我手中的篮子帮我折叠好,对我笑了笑,太美了,我说:“你笑的像天使一样”

张芳芳很高兴,被夸的,她扭头对我刚刚表白的熊莹莹说:“他说我笑的像天使”

我女朋友熊莹莹那个 表情难以形容,说不上吃醋,也算不上生气,谈不上自卑,反正就是那个表情。

然后我们去洗澡了,我在大浴池里泡着,很舒服,我当时还在想,我表白了熊莹莹会被打吗???

她一个哥哥也在我们科室,可能是认的干哥哥,我怕他不喜欢我,怼我。

事后知道是我太多虑了。

应该是我表白的第一个夜晚,晚上,我女朋友熊莹莹拉着她的好姐妹,高高兴兴的来 找我,有点炫耀的意思,毕竟我时年小伙,用赵本山的话说,:“小伙长得比较帅呆了”

她拉来的是我姐姐,李蒙蒙,(大名李芳铭)是我蒙蒙姐,当然当时我和蒙蒙姐还没认识,我之前安慰过她,我看见她手握着杯子,坐在那里抽泣,我就说了几句傻话,什么什么杯子里的水你就想象是海洋里的,大海里的水,让海天 给你能量,不要哭了。

当蒙蒙姐看到我的一刹那,她认出我了,她对我女朋友说:“他还安慰过我呢”

我看到我女朋友的乳房比较大,我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着:用英语说了一句:“yizi乳房”至于yizi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也不太知道,只记得同学们说过这个单词,yiziXX,yizi如何,yizi什么。

然后我女朋友笑着边扭头边跑,逃走了,也不见得是害羞,可能是闷骚。

当时住院时特别舒服,可惜我还挨了一次打,一个叫赵淑铭的小子,比我小四岁左右,当年 我才15岁,他11岁,那天我俩分歧了,打架,没打,他咬我手,很疼,现在那个地方还有疤记,我咬着牙忍着,当他咬了我后,我看了一眼自己掉了一块肉,我伸出胳膊,用手掐着他脖子,往后推了他一下,护士也看见我的伤痕了,说明天找碘伏给我擦擦。

第二天,那位护士如言所到,真的在进病人活动区等着我,拿着一个小药瓶,里边是碘伏,还拿着几个棉签,抓着我手腕,给我擦伤口,刚擦了两下,我就抖了抖手臂,没有吭一声的走了,走出去7-8米,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她表情也是笑着,看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笑容了。

我发现这个小子每天想的都是我,想报仇,那天,在卧室,我对他讲:“你还过来吧”他伸出手,掐着我的脖子,看到我那个可怜样,他说:“我不忍心”当时身旁还有一个病友,一直不知道名字 ,是男的,印象很深,他的手每天抖来抖去,连衣服,裤子的腰带都系不上,每次都是我蹲着帮他系裤腰带。

一次护士检查他的病情,让他伸出双手看抖动情况,检查的如何我忘了,我也赶快伸出手对她说,你看看我的手有事没?护士说很好。

一个穿着很土鳖的过时的红色棉袄的姐姐,只知道29岁,比我大14岁,我问她:“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她犹豫了一下说:“你叫我姐就行了”

一次她实在闷得难受,不见天日,每天小范围,那几个点换来换去,无趣级了,她走到我旁边,我挨着墙站着,她走过来,背靠着墙,抬起头,闭眼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说:“你的表情跟才做罢爱昂”(河南话,意思是:你的表情跟才做完爱一样)

她一脸无语的就走掉了。

她的老公来接她时,(可能看她没接她,反正就是要出院了马上)

俩人坐在那里,面对面在说话,我鼓足了勇气,冲过去,对着她丈夫说:“我爱她,你是谁啊?”

她丈夫放在桌子上的双手握紧拳头,准备站起来怼,姐笑着拽着她丈夫,拉着她丈夫的手,摇摇头。

她肯定以为,认为我是精神病发作了,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是:我就想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情,故意找茬,当时并未犯病,病情也基本好了一半多了。

然后她老公,然后我站在那里,攥紧了拳头,外表很霸气,很怒,这时那个叫赵淑铭的小子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臂说:“你还想跟哥哥打呐”,笑着说:“你还想跟哥哥打呐”

我顺着赵淑铭的台阶下来,走出房门,坐在地上倚着墙,立即就深吸一口气,刚刚那装的挺像,其实很怕,我坐着,倚着墙,心思是如何也忘了。

这时哥哥(姐姐的老公)走出门,勾头往活动室和吃饭看电视的地方望去,边走,边歪着身看,可能是在找寻我,而我就在他旁边的地上坐着,他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