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惊魂之请原谅我
本文摘要:“哥,又是他!” 弟弟握着电话向我看来,眼睛里充满了无奈和恐惧,因为这个人已经成了我们的梦魇。 我抢过电话对着

“哥,又是他!”

弟弟握着电话向我看来,眼睛里充满了无奈和恐惧,因为这个人已经成了我们的梦魇。

我抢过电话对着话筒大声叫嚷:“休想!我们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你!我恨不得你能死!马上就死去!不许到我们家里来!”

可是,他还是来了,这已经是他连续到我们家的第三十天,每天晚上十点,他都会来,站在门外敲门,一遍遍的,并不断地说着请我们原谅他。

我想,他一定是说服了监警,不让他们告诉我,因为电话还是在不断地打来。

弟弟伏在门上的猫眼向外看着,握着门把手的手指节都在发白:“哥,他就在外面,快去报警!”

我已经是第二十次报警,但这次,他们一听是我的声音就直接告诉我一句,小迪还在牢房里,就挂断了电话,但这怎么可能?他,分明就在我家门外!

我也向着猫眼外看去,果然,他就站在那里,脸色苍白,人变得很削瘦,眼眶深陷的样子像极了一具骷髅。

“请原谅我吧,我已经知错了,请原谅我。”他反复说着。

我转过身坐在直,后背紧紧地抵着门,弟弟也坐在我旁边愤愤地说:“怎么办,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会把我们都变疯的,这一定是他的双胞胎兄弟,装成他的样子来求我们原谅并替他求情,他们太意想天开了!”

我对弟弟的话表示同意,于是我看向他,但是我的目光却停在了他身后的走廊上,因为那里正站着一个人!

我猛地跳起来盯着他,弟弟见我神情有异,也跳起身来看过去,那人正是小迪!我们明明关了门窗,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依然用那副哀伤和内疚的神情看着我们突然跪了下去并再次请求我们的原谅。

这一回,弟弟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怒喝着:“你是怎么进来的?不,你不是小迪那个混蛋,你一定是他的双胞胎兄弟,假扮成他来请求我们的原谅对不对?好利用我们的同情去帮他提前出狱对不对?告诉你,这是绝不可能的!”说着,他突然冲回了房间,没一会儿,我看见他握着个棒球棒冲了出来,我来不及去阻止,他手中的棒球棒已经用力地朝着小迪的肩膀挥了下去。

我大叫一声上前抱住了弟弟并闭上了眼睛,心里砰砰乱跳,那家伙那么瘦弱,被弟弟这一下非打成伤残不可,万一他被打死在我们家,那么我就去替弟弟顶罪。

这个人,是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人,他叫小迪,曾是我的朋友和同事。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平时都不怎么爱说话,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

小时候的我被医生诊断为轻度的忧郁症,但我喜欢画画,通过画笔来表达我内心的世界,因此父母就找了学习绘画的书和绘画工具来并通过网络上的课程让我学的更加专业,通过五年的学习我考取了网络学校的毕业证书。

之后,我把我的画放在网络上进行展览,结果一家绘画工作室找到了我,说对我的画很感兴趣,并且可以帮我举办画展,我们全家为此也极为高兴,同时,我的弟弟就是在当时被医生确定快要来到我们的家。

在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的梦想成真的,在工作室的安排下,在本市的体育馆,我举办了个人画展并得到了一致好评,甚至有好几幅画当场就被人买走。

我那时想,我的命运终于得到改变了。

几个月后,弟弟来了,我们成了一家四口,家里的气氛一度变得很快乐而幸福,接下来,我们举家到国外去陪我进修,我在国外同样学到了更多的知识和灵感。

三年后,我们回了国。

父亲建议我可以依靠个人的名气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画廊,但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工作室的时候糟到了他们反对。

他们说我和他们是签订了合约的,我不可以单方面毁约另立门户,而且态度非常的坚决,还说我如果这么做就会和我对恃法院,我并没有因此放弃,我还是如约开了我画廊,生意火爆。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的家发生了火灾。

大火是半夜突然烧起来的,母亲第一个发现的时候,大火已经烧到了二楼的窗帘,她把弟弟用床单包裹着放在我怀里推着我从洗衣间的阳台跳进了院子里的水池,当我重重地摔进水池里时,房子突然发生了爆炸,我的父母没有再出来,而我所有的画,也都完了。

我的一条腿也被摔断,一只眼睛在跳下来的时候因为头部撞在水池边沿而受到影响,一直模糊不清,弟弟则受了惊吓一直痛哭不已,以致于后来每次看见哪里有火就吓的要命。

从那天起,我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房子和所有财产,不得不和弟弟搬到了郊外的地下室去生活。

在那附近有一间学校,学校里的主任曾是父亲的朋友,他很同情我们,让弟弟在那里念书,让我在学校里教画画来抵弟弟的学费,多余的钱就用来生活。

三个月后,父亲的朋友,也就是学校的主任跑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说那个害死我父母的坏人被人告发侵权并定案入狱了!

原来他们这几年利用我赚了很大一笔钱却只分给了我三分之一,又曾把我其他的一些画改了名字卖给国外的一间收藏公司,现在我的新闻一出,他们才发现受骗,追到国内来征讨他们。

同时有人还去法院提供了他们曾进我家放火的有力证据,这下,他们的罪名又加了一条故意谋杀罪,不过可惜的是,工作室的主人小迪只是唆使他人行凶,因此,他只被判了无期徒刑,其他主要行使人则被判了死刑。

为此我非常的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心中的郁闷无以表达,精神再度濒临崩溃。

不过好在弟弟和主任的劝慰让我才慢慢的释怀了,他们这样的结局也算是有了交待。

我们继续着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弟弟十七岁后,我们收到了他寄来的电子信件,我把他的信设置成拒收后,他就经常打电话来求我们的原谅,甚至还登堂入室了。

现在,弟弟打伤了他,我正为此担忧并抱怨老天的不公时,回头看向地面却惊讶地发现,地板上只有一团泡沫,其他的,什么也不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没有答案,我再次打电话给监狱确认,小迪依然在监牢里,接着,弟弟突然开怀大笑,说他终于死了。

可是,就在第二天晚上十点,他竟然又一次出现了在我家的走廊上,这回,弟弟不由分说就把他打成泡沫,而觉得无比的开心,可是,当这种场景每天都不断重复后,弟弟开始崩溃了。

这种每天把一个人打死的场景对我和弟弟都是无尽的折磨,我对小迪说过无数次:“我原谅你了好不好,你不要再来了,不要再这样无休止的打扰我们!”

可是,对于这样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他不断地说:“请你们原谅我,要打内心深处原谅才行。”

两个月后,弟弟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举动,从楼上跳了下去。

接下来,我一个人守着这幢空荡荡的房子,弟弟离开之后,我成了孤独的人,父亲的朋友总来看我,但这样也无法让我释怀,不过,在将近一周的时间里,小迪没有再来过,我想,终于结束了。

就在今天,我收到了校长发来的短信息,说小迪在监狱病死了。

他死了,他终于死了。

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他之前明明还活在监狱里,是怎么到我家里来的,现在,他死了,就不会再来了吧?

我依然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当十点的钟声再次响起时,我听见门外传来了那熟悉的敲门声和带着哽咽的说话声:“冬珏老师,是我,小迪,我来请求你的原谅……”

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算不算是我找人做假证证明他放火杀人的惩罚,也许他是真的在忏悔,明明已经死去的人,依然来请求我的原谅,只是在这一次次谋杀了他之后我和弟弟究竟报复了谁?我们到底又惩罚了谁?

 

“请原谅我,请用内心深处真正的原谅我吧……”

 

别用别人的错误来伤害自己,仇恨,终究是对自己的惩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