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旱魃:大山里修行数百年的妖人尸解成仙
本文摘要:今天讲个我们当地的故事。 前段时间《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大家应该都看了,在里面有这么一个画面,讲的是古蓝县一群人为了求雨,挖出来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已经有好几百年了,里面有具女尸还未腐烂,保存完好。 按理说这样诡异的画面,大家都是离的越远越好

 

今天讲个我们当地的故事。

前段时间《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大家应该都看了,在里面有这么一个画面,讲的是古蓝县一群人为了求雨,挖出来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已经有好几百年了,里面有具女尸还未腐烂,保存完好。

按理说这样诡异的画面,大家都是离的越远越好,但剧里那些人却偏偏非要凑过去,为什么?因为他们开棺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具女尸。

这具女尸有什么稀奇的?

在剧里他们开棺是为了找旱魃,也就是那个跟果冻一样的东西,但其实按照民俗来说,真正的旱魃应该是那具女尸,他们村子里的人来就是为了打旱魃,因为据传言一个地方长期干旱必然是出了旱魃,只有打旱魃老天爷才能降雨,说白了打旱魃就是个祈雨的仪式。

打旱魃又叫做打旱骨桩,这个词可能听过的人不多,因为打旱骨桩这个仪式其实大部分都集中在山东、河南、陕西、湖南等中部地区。

过去每遇干旱,把新埋的尸体当旱魃打的风俗十分普遍,鲁中一带乡村中烧旱魃习俗延续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所以剧中说陕西古蓝县打旱魃求雨是有一定根据的。

不过不同的是剧里面挖出来的旱魃是几百年前的女尸,但在现实生活中,以前打旱魃那都是刚埋没多久的尸体。

比如说一个人死的非常不凑巧,刚死没几天就到了旱季,那么就倒霉了,因为人们会把旱灾归于这个死去的人身上,然后招呼全村人掘坟开棺烧尸体,听起来似乎有些不人道,但这就是当时的现状。

其实我一直都想讲讲这个打旱骨桩,但苦于年代久远,甚至很少听老人提起过,所以一直不知道从何讲起。

不过就在前几天,去隔壁镇水库钓鱼的时候,遇到一守水库的大爷,闲聊时听大爷讲了一个关于打旱骨桩的故事,因为不是我经历的我也不知道真假,写出来大家当个故事看就行。

我这个人喜欢闲聊,尤其是喜欢跟老年人闲聊,大家总说我经历的多,其实我经历的真不多,真正经历多的是那些老年人,活到七八十岁,身上的故事随便扒扒都能写出十几万字的生平来。

其实我前几天去水库钓鱼并不是突发奇想,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当地有个事传开了,说有人在那个水库钓鱼的时候钓上来一条怪鱼,什么怪鱼呢,听别人形容是嘴巴长长的,身子圆筒形,异常凶猛,废了好大劲才拉上来,十几斤的样子,还会咬人。

光听他们这么形容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鱼,后来有人说照着图片搜了一下,网上说叫什么雀鳄鳝,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雀鳄鳝是一种大型鱼类,有锐利牙齿,是大型凶猛鱼类,肉食性,可以食用,但卵有毒。而且还是外来物种,中国也就上海、重庆那边比较多,在山东我是第一次听说。

于是我心里就按捺不住了,因为平时我也没啥兴趣爱好,钓鱼算一个。

喜欢钓鱼的朋友也都知道,钓鱼人没别的就喜欢挑战,尤其是雀鳄鳝这种大型凶猛鱼类,真要钓到一条那也够拉风的了,于是我收拾好东西问了路就往那个水库赶去。

到了水库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水库还是蛮大的,以前被人承包养鱼,后来人不干了,就剩一大爷养点鸭子鹅天天守着。

我去的时候水库那边钓鱼的人还不少,估计大多都是跟我一样听说有人在这钓到雀鳄鳝才来的。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十分有耐心的人,但那天我是一早就过去的,中午饭都是自己带着在水库边吃的,可一直蹲到下午两三点也没见有人钓到雀鳄鳝。

于是我就开始怀疑这水库里到底有没有雀鳄鳝,因为雀鳄鳝是外来物种,而且还是大型食肉鱼类,按理说在这水库里是没有天敌的,应该繁衍不少才是。

下午的时候太阳很大,晒的人想睡觉,水库旁边有个板房,大爷平时就住在里面,我带的水喝完了就过去讨口水喝,顺便问了问大爷前几天有人在这钓到怪鱼的事究竟是真是假。

大爷给我从水桶里舀了瓢水说:“这哪能有假,前会儿我就在跟前看着,差点让那鱼给跑喽!”

后来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问大爷:“您年纪都这么大了,咋还看水库呢,又没人给你工资。”

谁知大爷却摇摇头说:“你不懂,这水库底下有东西嘞,我得看着不能让它出来。”

我问大爷:“啥东西搞的那么神秘?”

大爷一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样子,勾的我心直痒痒,软磨硬泡的非要他给我讲讲这其中的故事,磨了老半天大爷才缓缓道来。

大概是上世纪60年代,大爷说那时候自己还小,有一年夏天大旱,连续大半个月,村里的水井都枯了,老天爷愣是没下一滴雨。

这时候村里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说是哪个村子里出现了旱骨桩,有人说看见那东西从坟地里爬出来后在沟边喝水,有人说看见它吃地里的青蛙,又有人说自己家的牛不见了,怀疑被旱骨桩给吃了。

那段时间,每当天一擦黑,家家都闭门闭户,屋里无论大人还是小孩连粗气都不敢重喘,而屋外村里的狗却叫唤个不停,等到了白天,不是这家鸡少了就是那家羊被咬死了。

那段时间人心惶惶,附近几个村的人天天都皱着眉头,老天爷不下一滴雨,田都干裂了,家禽也莫名其妙的死亡,所有人都被恐惧笼罩。

直到有一天,有人说起夜撒尿的时候看到了旱骨桩在吃羊,但是因为害怕没敢靠近,不过他看到那个旱骨桩是个瘸子,因为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而且还驼着背。

这一下附近几个村的人都炸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说看到了旱骨桩。

不过看到旱骨桩也没用,要想破解这干旱,还得找到旱骨桩的墓地打旱骨桩,只有这样老天爷才能下雨。

但当时没有人知道这旱骨桩到底是谁家过世的人,毕竟几个村子合在一起也有不少户人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去世的人实在太多了。

不过很快大家就有了目标,因为有人说旱骨桩是个瘸子,大家仔细一想,别说,还真想起一户人家来。

这户人家是大爷同村的,小名叫做狗闯,大爷跟我讲的时候砸吧砸吧嘴说:“这狗闯的爹就是个瘸子,瘸了几十年,而且还驼背的厉害,跟人家说的旱骨桩很像。”

当时附近几个村每个村都出几个壮年男性,拎着锄头要去扒狗闯爹的坟。

那狗闯肯定不能干,扒坟从古至今在中国都是大忌,更何况还是扒自己亲爹的坟,搁谁身上谁能干!

大爷告诉我,这狗闯其实也是个人物,早年家里穷的不行,娘死的早,爹是个瘸子,姊妹饿死好几个。

但谁都没想到,后面等狗闯爹死后,他家的生活水平突然就变好了,还在县城买了两间门面做生意,村里人都说是他爹的坟地风水好,这才给狗闯带来了好运。

我起先还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根据人云亦云的传言就敢肯定旱骨桩是狗闯爹,但当听了大爷的话后我明白了。

无非就是嫉妒,大家嫉妒狗闯发家,有人散播谣言说旱骨桩是狗闯爹,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扒狗闯爹的坟,破了他家的风水。

醉翁之意不在酒,那狗闯也不是傻子,当然不可能任由别人扒自己爹的坟。

但光凭狗闯一家也阻拦不了几个村的人征讨,更有人说狗闯家之所以发迹,就是因为狗闯把他爹埋在了村子的风水阵眼,破坏了村子原本的风水,这才导致村子出了旱骨桩,怪事连连,必须要扒坟查看。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都在说之前狗闯家穷的连耗子都养不住,怎么可能他爹一死他家就辉煌腾达了,肯定是把附近几个村子的风水全都移花接木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实在是天理难容!

狗闯急的满头汗,大家却铁了心要扒他爹的坟一看究竟。

在我们中国,祖坟有着特殊的意义,扒祖坟的仇恨不亚于杀父夺妻,于是我赶紧问大爷:“那后来呢?”

大爷抹了把汗说:“后来实在没办法,狗闯这才道出了实情,狗闯家发迹这中间确实有些说头。”

原来啊,这狗闯当初给他爹找坟地的时候,无意间挖出来一座古墓,听大爷说那古墓还不小呢,这狗闯就是把墓室搜刮了一番变卖了钱,这才有了资本过上了好日子。

村里人听了后都在咒骂狗闯自私,说那古墓肯定就是专门用来镇压邪祟的,但狗闯却为了一己私欲竟然放出了旱骨桩,是在可恨!

而狗闯却说自己只是在墓室搜刮一番,并没有打开棺材,也不知道那棺材里到底是不是旱骨桩。

众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起初是小声的嘀咕,后面不知道谁说那古墓棺材里的肯定是旱骨桩,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附和,说要抄家伙去打旱骨桩。

说是去打旱骨桩,其实是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就这样,一共二十多个壮年抄着家伙去了狗闯说的古墓,顺着狗闯当初打的盗洞往里挖。

这一挖不要紧,越挖越惊奇,等到了墓室,他们发现古墓的棺材上竟然缠满了紫色的藤蔓,看起来十分怪异。

当时也没人多想,大家三下五除二把棺材上的紫色藤蔓清除,然后就开始开棺。

开棺后大家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棺材里面不知道去世多少年的人竟然跟活着一样,除了皮肤有些脱水,乍一看就跟睡着了似的。

大爷告诉我,当时那棺材里除了尸体还盘了两条蛇,一条白的一条黑的,在尸体的左右肩上面,而且在尸体两脚之间还卧了一只金色的癞蛤蟆。

开棺后有人在棺材里四处扒拉,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提起锄头就去砸尸体泄愤,美名其曰“打旱骨桩”。

有了第一个人那么就有第二个人,很快大家都抄起家伙往尸体上招呼,大家一致认为,只要把这具尸体毁了,那么就能破了这大旱。

一时间棺材里的两条蛇都被惊动了,其中有人拿铲子把蛇拍死了,那只金色的癞蛤蟆也没逃过去。

虽然大家第一次见金色的癞蛤蟆,但都一致认为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金色的癞蛤蟆肯定也是不祥之物。

大爷说,就在大家打砸尸体的时候,当时外面天大的太阳,瞬间就被乌云给盖住了,隐隐还有雷鸣。

听到雷鸣后大家都兴奋了起来,都说打对了,接着打的更加卖力,还有人点火要把尸体给烧了。

一切完事后,当天就下了雨,不过这雨是越下越大,没有半点要停的意思。

那天夜里,白天去打旱骨桩的那些人,都做起了怪梦,梦里梦到一个白面书生,白面书生面色愠怒的说:“邻里百年,秋毫未犯,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接着那白面书生面容一变,变成了一个烧焦了的人形模样,在梦里狠掐他们脖子说:“我修行那么多年,眼看就要得道,你们竟然毁我肉身,还杀了我的护家神将,你们安的什么心?”

等第二天,雨还是下个不停,而那些白天打旱骨桩的人都被昨晚的怪梦给折磨的下不了床,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明显的掐痕。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没人知道他们白天烧掉的那具尸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反正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被缠上了。

说来也巧,就在第二天晌午,天上的雨还在哗啦啦的下,从外面来了个道士进村。

这老道一进村子就直皱眉头,赶紧问村里人发生了什么。

村里人一五一十的将这件事跟老道过了一遍,老道听了后叹息一声说:“天意啊天意!你们烧掉的那具尸体哪里是旱骨桩,是老道我师弟啊!”

老道接着说:“百年前师弟尸解,以魂魄修行百年后即可成仙,而老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赴百年前的约,帮助师弟成仙,但没想到天意如此,吾师弟的肉身竟然被你们当做旱骨桩给烧了,天意不可违啊!”

这下轮到村里人傻眼了,且不说有什么人能活百年,如果真如这老道说的这样,那自己岂不是烧了个神仙?!

老道后面告诉村里人,那古墓其实是个风水局,棺材上缠的紫色藤蔓是紫金腾,等紫金腾全部包裹了棺材,那就说明成仙的时机到了,但没想到棋差一着,阴差阳错竟被人们当做旱骨桩给烧了,他师弟近百年的修行全部毁于一旦。

村里人十分担忧,老道也是满脸愁容,告诉村里人自己师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听到这村里人立马跪成一片求老神仙救命,老道叹息一声说:“趁现在洪水还未成形,你们去将我师弟的棺材以及骨灰沉入水库,他日等我道消再将我的尸身沉入水底,如此方能保你们一方平安。”

村里人照做后发现雨水渐渐小了起来,但仍没有要停的意思,直到三天后,老道在村子里打坐时溘然长辞。

村里人虽感意外,但也没忘了老道先前的叮嘱,给老道净身一番后就找了几个壮汉准备把老道的尸身沉入水底。

不过在给老道净身的过程中,大家发现这老道的每只手都是六根手指,后来人们根据这个特征,为了纪念他称他为六指道人。

将六指道人的尸身沉入水底后,雨水仍是未停,反而愈来愈大,尤其是当天夜里,电闪雷鸣,风云怒号,上游已经溃堤,洪灾近在眼前!

就在大家以为洪水要淹来的时候,有人说看到从水库中窜出来一条龙,那条龙咆哮着上天,与雷电对峙,最后更是将洪水逼退。

很多人都说,那一夜洪水倒流、第二天万物回春!

后面更有人放出消息说,那条龙的前肢有六个爪子,而后肢只有五个。

最后大爷告诉我:“后来我们这里一直风调雨顺,哪怕是前些年全国大暴雨,我们当地的水库也没有溃堤。”

听大爷讲完我望着不远的水面,呆呆的看了很久,而后又看向大爷想要求证一些事。

大爷点点头说:“这个水库就是当年沉六指道人和他师弟的水库,好多年了,暴雨不见溢,大旱不见干。”

等大爷讲完水库边的鱼也咬钩了,我赶紧跑过去提竿,是条狗爬子,那天我就钓上来一条狗爬子。

就论大爷跟我讲的这个事,你说是真的吗?

我不信。

但你要说这故事完全假,那也不至于。

中国无论城市还是农村,无论南方还是北方,从古至今流传下来很多故事,有些我们听过,有些已经消失于时间的长海,但不可否认,这些故事中,不单单只是荒诞怪谈,更多的是教会我们一些道理。

道理如何,全凭各位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