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是不是很喜欢算命?
本文摘要:内容不探讨标题哈,我讲我爷爷的事情! 我们村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每年的农历7月2日都举办一个庙会,操办的是按照

内容不探讨标题哈,我讲我爷爷的事情!

我们村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每年的农历7月2日都举办一个庙会,操办的是按照以前抽签决定的顺序,每年一户轮流进行,对于小孩子来说,那就是人多热闹,还会有做小买卖的,能从父母那里弄个几毛一块的过过瘾。

有一年的庙会上,我爷爷做了件事,就是找主持庙事的算命,那个人就是我之前发的内容里“差点回不来”的主人公,至于是怎么个经过我不知道,我都不太敢进庙里去,怪不自在,外边与一群小孩玩多好。

在庙会的后半段,多数就是等着领个庙会上的花什么的,其他人大多去闲逛唠家常去了,我是在等我爷爷一块走,我觉得挺快的一个事情,怎么那么漫长,等了至少半小时以上,人都剩三三两两了,终于见到我爷爷走出来了,然后我就走过去用带有抱怨的语气说:“不是就领个花吗,还有别的事情啊?”,迟疑了一会对我说他刚才找人算命了。

听到这个我脑袋木楞了一会,走着走着就顺口问了一句:“找谁算的啊?”,然后告诉我找 ‘ ** ’(那个人的人名)算的, 我又问:“他会算命啊?”,我爷爷说:“你不知道,他可厉害着了!”,后来我才知道十里八村的找他的人多了去了,只是我这种小屁孩平常哪会去关注这种事情,何况人们平时也不会提。

好奇心总是占主导地位,我按奈不住又问:“那算命的说啥啊?”,我爷爷先是说了一句:“这个事情本来是不能说出来的,我给你说个大概,你可不能随便跟别人说。”,我点头应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等他说。

算命的告诉我爷爷,后面他将会遇到一次命坎,如果能熬过去,那就还能再活十年左右,至少安然活到76岁。这就是我爷爷告诉我的大概,再多的他没讲,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因为这个事情,我还思考了很多问题,这里就不叨叨了。

之后两年左右(记不清了),我们村一个老人去世了,就在我们去学校的山沟小路上方,村里基本上每家都有个人去帮忙了,我爷爷是年长的一部分,自然会去,办丧事的那天晚上,通常会有年长的留守在主家,有时也是为了照顾一些人。(之前有过一些奇怪的事情,这里就不讲了。)

半夜休息的时候,一个屋子的炕上睡几个人,我爷爷年长,自然睡在靠门窗最近的位置。因为外面搭着灵堂,有两个100W的灯泡,所以反倒是屋子里暗了很多,窗户纸亮堂堂的。很多时候大家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深夜的时候,我爷爷突然看见窗户上一个影子飘过去了,那影子轮廓分明就是死去的那个他很熟悉的人。

我爷爷还问了那会有谁在外面走过,并没有,再者灯泡挂的那么高,谁的身高能把影子印到那个高度。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刚过两天我爷爷就重病不起,看起来就像是马上要撒手而去了,期间我爸及兄弟几个一起把我爷爷送到医院,医院看了一天,医生说身体没什么毛病,但很快离世的可能性很大,赶紧准备后事吧。

就这样又回到了家里,我爸他们兄弟几个赶紧购置棺材,准备物件,就这样前期后后十几天,每天都觉得可能过不了今晚了,该打招呼的亲戚都打招呼了,最后神奇地缓过来了。那段时间里,我爸就回家拿过一次东西。

我爷爷去世时76岁,但不是正常死亡,也不是病死,算是意外死亡吧,他在自己的田地边上刨黄芪(很甜的根是不是叫这个,以前经常挖一根直接咬着吃)的时候,失足掉下去了,虽然掉落高度不算高,主要是头部朝下,头栽倒了土里面了。

他死亡的时间在夏天,正好我暑假在家,两天前他来过我们家,我那天总觉得怪怪的,我留他吃下午饭怎么都留不住,这在以前是很容易的,而且人的神情也太不正常了,我还一个劲的问我妈我爷爷怎么了,就算是夏天晒太阳多,那也不至于那个样貌吧,整个人脸毫无生气,黑青黑青的,我妈还有点不知所以然的问我为什么这么问。

出于一个家叔的求助,我和我妈去帮他整修窑洞,他家正好挨着我爷爷住的地方,可是有近一天多没见我爷爷的影子,大门紧锁,起初还以为他又去村里其他家闲逛去了,毕竟夏天村里就那些人。第二天我们去的时候大门依然是老样子,我妈就觉得有点不太对,赶紧问家叔,家叔说平时也都是静悄悄的,吃完饭就溜达去了,最近好像在挖黄芪。

之后我和邻居一个叔到各个可能去的山头寻找,最后在他的田地里发现了脚印和捆绳,细寻了一会看到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