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马的那些事~
本文摘要:讲述真实出马的艰辛路程~
讲述真实出马的艰辛路程~

我今年25岁第一次出堂大概在四五年前吧,有点记不住具体的时间了,那个时候我在正常上班,但是身边总能接触一些出堂的看病的,但是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感觉挺有意思的,然后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出堂的,我俩关系很好,一个月三十天我可能二十五天在他家住,我俩当时还在一个单位,所以上下班也很方便,然后我当时知道他家有仙堂,但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懂,他也没和我讲过,但是我在不认识他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算卦,但是每次算完我也不一定相信,但是我俩认识得很长时间了,有一次我和他说我想算卦,他本来也不是很赞成的,但是当时他刚翻完堂子,也在一个朋友的舅妈那翻的,舅妈不是本地的,就是来溜达的,然后我说那有时间我去算一卦吧,然后有一天他去朋友那喝酒那个舅妈也在,让我下班之后就去朋友那了,那也是我第一次见那个朋友,然后舅妈也在,当时他们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然后舅妈就给我看,说我这人脾气之类的,说的其实也挺对的,但是我没有什么表情,然后那个朋友喝酒了,其实那个朋友脾气挺不好的,直接说你寻过死呀,然后我当时内心一凉,因为我这个朋友也不知道这事,然后就看了一会,说我有堂子但是现在仙家不全,然后但是也没当回事,第二天我和我的这个朋友又去他家玩,他家是开佛店的,然后我在那坐着舅妈和舅妈的女儿也在,然后就聊天也没说别的,但是聊着聊着我就开始抖,一顿抖之后我就开始哭,我当时心里有意识,但是就感觉很憋屈,舅妈和朋友还有朋友的朋友就说,有啥就说,哭啥呀,他们也看出来我上身了,那是第一次上身,我当时都不懂,哭了能有二十分钟,开佛店那个朋友的邻居都过来看,以为咋的了,咋哭成这个样子呢,然后邻居也知道咋会就走了,然后二十分钟之后我就好了,然后舅妈就说,都这样了,虽然堂口不全,那就立个半堂口,我也同意了,然后时间也定了,两三天之后吧,然后我们就回去了,第二天正常上班,但是上班的功夫我就去外边抽烟,抽烟的功夫我又上身了,然后也是哭了半天,单位的领导也知道咋回事,就让我回去看看吧,然后我打车去我朋友那了,这个途中我的腿一直抖,司机也看出来我一直抖,就说咋回事要不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咱们就去我说的地方,当时已经提前给我朋友打电话了,正好他也在那个开佛店的朋友那,一看我这个样子,舅妈就说这还不能立半堂口了,找个二神吧直接立堂子,然后我就在下午的时候立堂子了 ,二神一起鼓其实我也听不懂,但是我身上就开始抖,整个人坐在凳子上就要飞起来似的 就一直蹦、然后二神敲了一会 就开始问来的是谁,但是我就是不说话,然后特别想抽烟和喝酒,然后我也没说话就用手表示我想喝酒,但是当时他们看懂了就是没给喝,但是实在熬不住我不说话就给喝了,喝完之后舅妈说这个是老阎魂,然后我感觉卷着报纸说就给扔出去了,然后又开始请,这个时候好像都有已经折腾2个小时了 我也崩了两个小时了,然后二神又敲了一会,又开始问,其实当时我心里有名字,但是我不敢报,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名字太大了,胡霸天,然后我就憋着,憋了一会我就随便报了,报了一个胡天霸,结果好像就把名字报错了,因为第一次出堂子,也不懂,虽然我朋友刚翻完,但是他当时没让我看他家堂单,我当时也不明白,后来他说就怕你按照我这个报,都不是真仙,然后后来什么胡天黑,还有很多,我都没给报,因为我感觉名字不对,包括还有一些外五行,我都没报,等出完堂子,都差不多6个小时了,然后就开始写堂单,然后当时好像给二神3000块钱 给舅妈1000! 然后还有一些其他的钱算下来大概有6000块钱,这是出堂子的钱 然后又请的佛,当时在那个朋友的店里 就特别喜欢那个地藏王菩萨,然后就请了一个地藏王菩萨,之后又去极乐寺那边请的释迦摩尼,佛祖还有弥勒佛,一共请了四尊,又请的供台啥的,全算下来好像小的六的两万多块钱吧,然后回家就开始上香了,但是没几天就开始做梦 梦见一个和释迦摩尼特别像的佛像,我要不知道是啥,然后我就去问我朋友,我说我家都请释迦摩尼了 怎么还能梦见呢,闪着金光,但是和我家的不一样呀 这个比较瘦(第一次出堂子啥也不懂,多多包含哈)然后那个开佛店的朋友就给我拿一张纸上边都是佛像,说你看看和你梦见的那个像,手里边拿的啥,然后我就开始看 那的是一个珠子还是塔来着我现在记不住了,但是后来确定这是药师佛,随后就又请了药师佛!

这是我第一次出堂子所以也没什么经验,但是我突然想起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也算是出堂子的一个趣闻吧,说出来和大家乐呵一下,我出堂子的时候开始就我们几个人,算上大神二神好想就五个人吧,但是在我出堂子的时候就来了很多人,也是一个巧合,因为我朋友的朋友不是开佛店的吗,他店里总是不断人,有的人看到出堂子感觉挺有意思的,就留下来了,有一个做服装的朋友,虽然我们那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后来也熟悉了,他当时也和我一样不懂这个,然后他就感觉挺有意思的,然后就录像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还是事后我那个朋友告诉我得,但是中间有一个事情挺有意思,就是录像的这个朋友和其他后来的都认识,然后当时是夏天,东北有个习惯,喜欢喝酒,他们就说在门口喝点啤酒,买点熟食,然后这个录像的朋友就进来拿凳子,我当时属于中场休息,在沙发上坐着,正好我出堂子做的凳子在中间,也没人做,这个朋友就直奔这个凳子来了,都已经拿起来了,但是我朋友直接蹬他一眼,然后说那是阳阳出堂子的凳子,你去拿别的去,然后他就呵呵一下就走了,但是没过一会他就开始找手机,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当时屋里好几个人,都听见手机响了,就是没人说话,然后他就一顿找,手机一直响,然后他说是不是遗落在熟食店了,他说去问问,然后就等我出完堂子他也没找到,后来是出完堂子,那个佛店的朋友说,这谁的手机一直响,然后突然想起来刚才他在找手机。这才想起来他一直找手机,然后这事才算完。但是其实并没有完,没过几天他的手机屏幕就碎了,当时好像是苹果吧,具体是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是好像修手机花了一千多,这也是我那个朋友和我说的,他当时说可能是你家老仙不喜欢被别人看见,但是我说只是巧合,因为我认为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和老仙结合到一起去。本来以为这事就完了,但是并没有我第二次出堂子的时候他也在,然后他还是犯毛病了,他又录像了~然后手机碎了,而且是修都修不好的那种,据说旧手机的数据都导不出来了~但是我感觉还是巧合~

又说了这么多,接下来我就要继续讲我请完药师之后的事情了,本来我以为堂子都出完了,以后我可能会一路平安,不求给别人算卦,只求能够安安心心的上班,没病没灾就好,但是还是不停的做梦,都梦见过啥呢我也只能凭借我得记忆想哈,可能会有遗落的,我梦见过大公鸡,还是两只五彩斑斓的公鸡奔着我就走来了,还有几只小鸡崽,然后报了名字鸡小花,还有一个啥我不记得了,然后还梦见两只在天上云彩里不断飞的龙,还有凤凰,但是都有名字,之后我就问了舅妈,舅妈说龙和凤凰不属于地仙,不能上堂单,因为我当时没有上方仙的堂单,所以当时我也不懂,就这样过去,那时候我还总和我那个朋友去佛店溜达,现在由于我工作的原因在外地,所以去的时间少了,但是总发微信,然后再去佛店的时候佛店朋友的老婆也在,同样也是有仙的,然后他说刚出堂的算卦准,你给我算一卦,我说行,然后他就拿我出堂子那天用的碗,插上香开始请仙,然后就开始算,但是给她算的是他家堂子啥时候出,我后来才知道他们都出了很多次,但是都翻了,所以出堂子这条路很坎坷,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然后我就给他算了,一个男的二十二三岁,多高的个,都说了,然后就算完了,但是后来他确实也遇见这样的一个人,那和我第二次出堂子也有关系啦,我现在就先不讲啦,然后第二天我在去他那,我就认识了招财鱼姐姐,这里我就不说他的认识名字啦,这个姐姐也出了很多次的堂子,他在这上边花的钱少说也有二三十万吧,然后就给姐姐算了一了一下,但是我当时好像说了他的店还有说了他的车,当时就告诉他,最近开车注意哈,然后这个姐姐确实很听话,真的就不开车了,但是好像过了一周他帮别人停车,然后很尴尬的就把自己的车撞了,感觉姐姐还是很支持我家老仙的哈。然后中间也看了几个,但是实在是记不住了,但是这中间我感觉我很难受,心情不畅,动不动就头疼,然后也是总给那个舅妈打电话,而且我平时也不喝酒,但是东北人哪有几个不喝酒的,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喝,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喝白酒,然后一喝多仙家就下来,其实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仙家和他们喝酒,哈哈哈,对了,还有一次我做梦的事情,我梦见说不是初一就是十五该上供了,我当时上供真的很诚心,我买水果可能一次就要两三百然后还要买一些鸡鱼啥的都是买比较好的,但是那时候我就有一天做梦了,我记得当时好像快送寒衣,说也是去买贡品,然后买了一只小鸡,然后在去道对面一个服装店,里边有很多工作人员,而且他们穿的都是很正式,男的黑西服,女的西服加黑色的短裙,我也忘记我去干嘛了,反正是一个梦嘛,然后就回家了,回家发现买的小鸡不见了,然后第二次在去买贡品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我就问超市的店员我说我上次买的小鸡忘记你家了,然后店员就说你可不是忘记我家了,然后也没说我忘记哪了,然后嘴巴一撅指对面,我说忘记那个服装店了,他说我不知道,但是他的意思明显就是这个意思,然后我说我去找他要去,我还问人家我说我能不能要回来了,他说那你去试试呗,我就去了,但是这次和上次去一样都是人,而且工作人员都是很忙碌,还是穿的那么正式,我就随便找了一个人问了一下,然后那个工作人员很客气的说,稍等一下我们店里有监控我给你查查,然后他就进去查了,好像查了很久,突然这个店里灯光四射,然后就看见一帮人过来,说你的那个小鸡找到了,需要你和我们进去做个登记,我说行,然后就他进去一个小屋,进去之后他就说下跪磕头,我当时其实心里想,我自己家的仙家我都不天天磕头,凭啥给你们供的磕头,然后我就很随意的拜了三拜,拜完我才想 我拜的是啥,然后我就抬头一看是阎王爷,当时我就很尴尬了,但是那个工作人员是个男的哈,他说我们现在这儿缺人,你看你能不能来我们这工作,当时我就醒了,哈哈哈,后来问我朋友,我朋友说你别瞎想哈,没啥事,这也是我现在能记得比较清晰的一个梦,我中间还梦见过龙的第七个儿子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