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葬袍!
本文摘要:夜半回家莫回头,无人街道莫停留!
夜半回家莫回头,无人街道莫停留!

如果黑夜可以迷人,

那么白昼一定伤神!

如果孤独可以浮沉,

那么诗人一定亡魂!

酒醉的黑色,痴迷的白色,动乱的灰色,耀眼的红色,你说,这世间还有什么颜色可以不令人痴迷,沉醉呢!

我独自一人走在这夜晚的街道,这是一条破烂不堪的水泥路,前段时间工人还在修复,这段时间好像放弃了,就像一个布娃娃被人丢弃!

我行走在这条街道中,看着四周一排排没人住的烂尾楼,空气中凝聚着那种陈年已久的土腥味,这条路,说实话,我不想走,没办法,只能走,因为它最近。我想加快步伐离开此地,但,令人不如意的是,我却感觉这条路我走的很漫长,恍如度了一个世纪!我越走心越烦,我一气之下,不想走了,打开微信,叫滴滴,叫了5分钟,奶奶的,一个车没有,我越来越烦躁,我继续向前走去,我打开手机,戴上耳机,放出了音乐,听了一会,嗯,心情缓和了许多,我继续的向前走着,心里盘算还有10多分钟也就应该到头了,可以回家了!但是事事有不如意,也正是今天的事情让我到现在都恍惚着!

我听了一会音乐,心情缓和了许多,我本打算关闭音乐,再走一会就到了,正当如此,我看见了这一生令我震惊的事情!

我沉浸在音乐声中,突然耳机里传出滋滋的声音,我动了动耳机,以为手机卡了,或者耳机子坏了,但是无效果,耳机子滋滋滋滋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拔下耳机,看了看,听了听,没声音了,我又带上耳机,音乐声又正常播放,过了一会,滋滋,滋滋,又出现了,我生气了,拔下耳机,我直接拽折了,扔在了地上,我用手机放起了外放,就是这一放,让我把手机差点都扔了,音乐声一响,出现的声音居然是戏曲,卧槽,吓了我一跳,我一看手机,歌名火红的葬袍,我很诧异,这是啥玩意啊,我紧忙关闭手机,我无意中抬起头,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了一个让我瞬间想尿裤子的景象,没错,我相信你们能感觉到,人在极度恐惧中,自身的那种感觉,我一抬头,在我前方,出现了一个身穿大红袍,披头散发的一个女人,没错就是一个女人,我顿时大叫了一声,没错,我叫了,我腿都哆嗦了,我骂了一句人,你奶奶个比,你是谁啊,你TMSB吧,我语无伦次的骂人,说话,不停的说啊,我骂了2分钟,我才缓过神来,你能想到那种突入袭来的恐惧么,奶奶的。我镇定了一会,鼓起勇气我问她,你是谁,有病啊,大晚上不回家,操,那个女人没有回头,只是声音不大不小的回答我一句,我没有家,我只是路过!我看着她,我想去她身边看看,但是我不敢那,我就没动,一直看着她,我也不敢接近她,她就一直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唯一令我诧异的是,她的大红袍一直拖到地,看不见她的退,也看不见她的手,就这样,我不敢在打扰她,也不敢吱声,就慢慢的行走着,我看着前方,快要到头了,我已经看见小区的灯光啦,诶呀妈呀,真的,别提了,我顿时轻松了,我脚底下顿时来劲了,我要超过她,赶紧回家,正当我准备超过她时,我目不转盯的的看着她的背影,她突然不动了,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慢慢的,我看着她的举动,我他娘的居然怂了,我瞬间闭上眼睛,我是真害怕啊,我闭了能有1分钟,我就感觉我眼前有人,但是我还不敢睁眼,我害怕啊,我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一个女人的声音,小朋友,不要在走夜路哦,这条路,别在走喽,那声音,太空旷了,我吓哆嗦了,本来好了,现在又哆嗦了,我已经快要站不住了,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大叫一声,爱咋咋地啊!我猛地睁开眼,我愣住了,眼前没有人,那个女人也没有啊,看着前方的路灯,我愣了一会,突然,我妈呀一声,抬腿就跑啊,我承认,我当时比这都惨叫啊,我飞快的跑回了家!到家之后,我关上门,打了一夜的灯,睡着了。

后话:   奉劝大家,没事别走夜路,尤其是烂尾楼和无人走的街道,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