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七十)
本文摘要:各位久违了,近段时间忙于脱贫普查工作,这个全国都在开展,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是被抽调的普查员,详细情况就不说了。

各位久违了,近段时间忙于脱贫普查工作,这个全国都在开展,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是被抽调的普查员,详细情况就不说了。

在这期间,看到我干妹(一名护士,疫情防控期间站在一线)发的朋友圈,是求助的,她的养父患了鼻癌,不得已向社会求助,这已经是第三次复发了。她从小就被养父母抱养,常言道“有生无养,断指可报;有生有养,断头可报;无生有养,无以为报。”她特别的可怜,也很孝顺。当年她不听我劝阻,要嫁给现在的丈夫,前几日跟我诉说,她这些年过得非常的辛苦,很后悔没有听我的话,但是木已成舟,不愿散去。她外出守护养父的这些日子,丈夫不闻不问,也不支付药费,让她再次感到绝望,我也尽己所能帮助了她1000元,我本身也背负着家庭,只能略尽人事了。看到这里,我声明并不是向各位索取捐款,当然,您如果愿意,我也不反对。

之前她就遇到过那些东西,被吓到过,现在都是抗拒去白事,一去都要不舒服好几天。我看到她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人也瘦了好几圈,我何尝不心疼,哎!!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分享故事了,可能有人会说,你之前都终结版过一次了,现在又来,是不是耍我们呢?呵呵,因为我也不确定,未来,谁会知道呢?因为,我遇事太多,加上身子骨本来就弱,可能,呵呵,不说丧气话了!

1.我所驻的村子,只有苗瑶两个民族,妇女主任是瑶族,一个年轻的姑娘。从村部回她家,要经过之前我说的那条路,就是我们守卡的地方,这里是多路口,通向三个屯,她家在第一个屯呢,要走2个公里才到家,路的两旁是杉木林,没有路灯,显得比较阴森,路边埋了不少的人,更添加了不少的恐惧感。她丈夫没有固定的工作,就是到处帮人建房子,有时候会晚归,他胆子也挺小,所以出去一般是开小车去干活,除非是小车去不了才开摩托。早两年的一个晚上,因为入深秋了,天气凉,天也黑的挺快,他回来比较晚,也有些疲惫了,在回家的途中,上坡路段,车灯光照下,路边有两个黑影在移动,看背影像是一对老夫妻在赶路,穿着民族服装,他驱车到两人的旁边停下,喊道:“老人家,你住哪里,我来拉你们一程。”那两个老人似乎听不见,他又探头出去喊了一次,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过了几秒,两个老人双双消失了,他吓得放声大喊,久久回过神才驱车回到家中。他说,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两个人是穿着寿服的。(民族寿服,跟一般的民族服装差别不大。)

2.这个故事是老主任说的:以前交通不方便,出门多数靠走路,有时候出远门,半道还要睡野外,故事就发生在一个睡半道的路人身上。那晚是实在累了,走不动道,就打算在路边将就一晚,他胆子是真的大,啥都不怕,但是在山路,路面不平啊,他就到处转转,哎,看到有一个老坟,墓碑倒了,他就把墓碑搬下来一点垫着睡,由于太疲惫了,很快就入睡,但是不一会感觉有人拿东西砸他,起身看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又继续去睡,不一会又感觉有人拿东西砸他,他气恼不过,起来大骂:“是谁捉弄我,有本事出来。”哪有什么人,就在这时候,又感觉有人丢东西砸他,他感觉了一下,应该是从老坟那里丢来的,他可能意识到了什么,走去坟前,先用瑶话说:“这位老祖不好意思了,先借你的东西用一晚先了,明早就还你。”说话完了没有反应,还是有人丢东西砸他,他又换了苗语说,不通,换彝语,还是不通,最后讲侬语,说完就不见丢东西了,他千恩万谢回去睡觉,一觉到天亮都没有事了。第二天一早就把墓碑给人搬回去,想办法给立起来,墓碑也不是很厚。由此可见,多会一门语言是多么重要(我驻村也学会了一点的苗瑶语)

3.今年是脱贫收官之年,时间都非常的紧迫,我们很少有时间回家,虽然村子离县城不算远,仅130公里,但是由于在修二级路,所以班车走走停停,一般5-6个小时才到村里,我见过最久是要9个小时,下午4点半发车,我经常都是坐班车回村里,是过路车,我们村还不是终点站,很多时候都在我们村下完了,他自己一个人开夜车回他们村。有时候也跟第一书记坐轿车,绕其他乡镇去的话仅需3个小时,等下4点半我就要坐这趟车回村里了。

在车上,也有人谈论着灵异故事,有个晚上有几个少妇问司机,你开车那么久,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古怪的事情啊,司机说当然有啊,以前在有一个路口,经常看见两个穿着古怪的人在山上,是一大一小两个女性(其实也是离路边不远,一眼可以看到),像是等什么人,从来不拦车,也不见移动,都是一个姿势站在那里,直勾勾的,不知道要干什么,脸色苍白,头几次遇到会感觉害怕,但是时间久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他说不做亏心事,根本不用怕,有时候车上有客人的时候,他会说,你看到那两母女了没有?时时都是一动不动的在这里,也不懂要做什么。客人看去什么都看不到,都以为他在吓唬人。每次听完他都摇摇头,不说话了。

这边都是土葬,而且都在路边葬的居多,所以司机都见怪不怪了,有时候空车会看到车厢上有“客人”,他也不理会,他总是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他说有一次就比较惊悚,把他吓到了,当然这不是在他的客车上遇到的。那一天是家族里一个老人迁葬,他说是他的叔公,他去帮忙,出土后大家把棺木打开,准备把遗体搬出来,棺盖打开之后,还没入手,他感觉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掉进棺材里,正好头碰到亡者的头,冷冰冰的,他说感觉亡者好像有呼吸,他赶紧爬起来,又感觉有人拉着他不让他起来。就在这时候感觉有人把他抽了起来,随后抽了他两个耳光,大声骂他在做什么,爬到尸体上是对死者大不敬。他说不知道啊,有人把他扯进去的。他看了一眼叔公的脸,感觉黑漆漆的,好些年了,没有腐烂,也是很神奇了。(当然了,不是传说中的僵尸)后来家里人重新将叔公入殓,重新安葬了。这些年他唯一的恐惧就是这个,感觉叔公活过来了一般,他总觉得,那天有人想害他。

车上的一些乘客也讲了不少的故事,有些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在此先不讲了。如有机会,可能再来分享了,拜拜了各位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