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诡事3
本文摘要:医院诡事3 每次回想起这件事,心里都会非常非常的难过,事情是发生在母亲病重要走的那几天。

医院诡事3

每次回想起这件事,心里都会非常非常的难过,事情是发生在母亲病重要走的那几天。

 

2014年2月16日,记得是刚过完元宵节的第二天,妈妈就走了,看着母亲在最后这几个月里,被病魔一天天折磨着,我却什么也帮不上,只能静静的抓着她的手,陪着她,看着她。那段时间真的好想穿越到未来,提醒母亲注意身体,注意定期做检查,告诉她未来所发生的一切。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根本就没有穿越,就算有也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所以我只有祈祷,祈祷母亲康复,祈祷奇迹的出现。

那段时间,每天除了早上3瓶下午2瓶点滴,就是一天3遍的口服药,外加疼痛的时候才会注射的镇痛剂。2月10号那天傍晚,我和二姨像往常一样在医院里护理母亲,药和点滴都完事了,母亲睡着了没什么事,我就坐在门口看手机,二姨在最里面的陪护床距离我母亲很近(那段日子里为了方便照顾,就在医院里开了一个单间病房)。突然间我母亲就躺在床上大喊,你们是谁呀?你要干嘛?把我药拿那去呀?然后开口喊我二姨,英子(我二姨的小名)你看他们都谁呀?在我床头柜拿东西你们没看见吗?(床头柜里放的全是药),二姨问在哪呢?我母亲就说就在门口往外走呢嘛,你们没看见,别让他们拿东西走啊!当时我也蒙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在这事发生之前,我母亲意识一直都是很清醒的,被母亲这么一说,我往身边的门看了看,然后又跑到门外面去看,什么也没有。回来后我问母亲,妈刚刚你看到什么了?哪有人啊,我二姨胆小你别吓她呀。我母亲很气愤的对二姨说,什么你也干不了,离我这么近,刚刚进来两个人一高一埃,在这床头柜里拿东西你就没看到?说着母亲形容起那两个“人”的长相,说两个人一高一矮穿着白大褂,看上去“人”是扁的。形容完我身上的汗毛就刷一下立起来了,这哪是人啊!那有人长的跟卡片一样,像卡片的不就只有纸人吗?

从那天起母亲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吃的和点的药物什么用也没有,在2月16日的下午母亲意识突然转醒一会,冲着门口喊,妈!妈!妈!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后来这件事我和亲属讲起过,他们和我说,那是到“时候”了,鬼差把药拿走了,在吃什么,点滴什么就都没用了,至于最后那几声呼喊,估计是看到死去的亲人来接她来了。

这几件事都是亲身发生在我身上的绝对真实,我想谁也不会拿自己的亲人和母亲在这里开玩笑的。

喜欢的关注我,之后我会写母亲在世时,给我讲姥爷身上发生的事,我暂定标题为《我姥爷是半个阴阳先生》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