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玛丽
本文摘要:我今天说的是我刚接触灵异的事,我最开始接触灵异是通过我的一个朋友,我那时候比较相信科学,我那朋友有天在网看到血

我今天说的是我刚接触灵异的事,我最开始接触灵异是通过我的一个朋友,我那时候比较相信科学,我那朋友有天在网看到血腥玛丽的游戏,就想在他家和我一起玩这个游戏,,我想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便拒绝了这种游戏。但他反复说这游戏怎么玩,让我记住了游戏过程。                                                                                            后来有一段时间,家里人回老家去住,我因为一些原因,只能自己留在家。当时还是假期,在家打了几天游戏,越来越闹心,想着自己玩点什么新奇的,突然想到了血腥玛丽这个游戏,于是我等到了晚上,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关上灯,在镜子前面点上蜡烛,点上蜡烛后,我看这镜子里的自己,莫名觉得他在对我冷笑,眼睛也有种发热想流泪的感觉,心里一直在想着科学科学,定了定心神,颤声念到血腥玛丽,血腥玛丽,血腥玛丽,三声念到,感觉镜子里的自己笑的越来越明显,那时明明是夏天,我却冷的直哆嗦,看向镜子,虽然感觉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不对劲,但还没看见恐怖的老巫婆,然后我原地转了三圈,再看向镜子,只感觉心跳加快了许多,依旧没看见那恐怖的老巫婆,按照游戏规则我应该反着再转三圈,但那时我只感觉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怎么说呢不仅仅是变的更恐怖还感觉他越来越灵动,我心跳越来越快,有种感觉驱使这我赶紧离开,我退后了一步,突然感觉脑袋嗡的一下,恐惧感荡然无存,看镜子里自己虽然感觉还是不对劲,但却一点没有那种诡异和害怕的感觉,我开了卫生间门,回到了卧室。过了一会我妈给我打电话,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只记得我发了很大脾气(后来听我妈说,我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不像我之前能说出来的话),第二天起来我半边身子都有种闷慌,可能是担心我昨天发了脾气,我妈早上就回家,我跟她说我闷的慌,她便带我去了医院,抽血化验,心电图等等一系列检查做下来,结果显示除了心跳过快,其他一切正常。检查完后我妈带我回了村里,然后我妈就要带我去看看咱村的“先生”,我听到我妈要带我去看“先生”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我应该相信科学,不能去看。但心中还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让我虽然很不想去看,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到了“先生”家,那种极端的相信科学的想法便消失了,“先生”捏住我的中指就听到砰砰的跳声(非常大非常清晰),“先生”问我有声没有,我点了点头,之后他又与我母亲聊了一会,说:你这是鬼上身,买点纸钱,在身上过一遍再烧,就没事了。回到家后,按照他说的烧完了纸,过了一天,就没有闷的感觉了

这件事现在想起来还隐隐后怕,不敢想象,要是我妈没给我打电话,要是我当时执意不去看…现在我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