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序)
本文摘要:这几年,感受最大的就是无常,因为有朋友出了车祸,也因为偶尔一次看到了亲人的白发,唉,修炼方面,似乎已经止步不前

这几年,感受最大的就是无常,因为有朋友出了车祸,也因为偶尔一次看到了亲人的白发,唉,修炼方面,似乎已经止步不前了,前段时间跟老师聊了很久,老师反复提醒我没必要自伐,红尘中才是真修,呵呵,我压根就没有谈 我这一两年的变化,老师也能知道。因为看到了朋友突然离开和亲人的衰老,我疯狂的坚持每天最多只睡5个小时,晚上一直到一点左右才回寝室,白天趁着东边天空有点鱼肚白,开始站桩,做一些动功,想尽快解脱……哈哈,除了在野外能更加吃苦身体更加棒点,眼睛也多了几道血丝外,还是没什么改变,脚踏土地的凡夫俗子一个。师告诫我,所谓站桩,打坐,无非是为了净心,自然,然后才是定,再生出智慧来。似你这样子下去,还不如什么也不做!唉,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入门。

大家都知道xj疫情吧?呵呵,我很幸运,两次封城,我都不在管辖范围!可怜我的好几个同学,还在老革命根据地强行闭关着呢!这几天有时间,因为要等下个活,就写点生与死吧。

生死,似乎只有修炼有大成就的人在这方面才有发言权,什么学者写小说,科学家,数学家等等对于生死的诠释,我只能无语。当然,我写出来的肯定也有很大的局限性,我只是听到一些老师对于这方面的看法,还有自己微不足道的一丁点的体验。

是任何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进化,我也没有系统看过达尔文的进化论,高中生物课只是略微的有点记忆。进化的终极目的,无非就是精神层面的更加光亮,智慧,真善。然后呢,外在的特异功能更加神通逍遥!呵呵,这个似乎与达尔文自然界中的进化优胜劣汰不太一样,达先生有点野蛮,比较信奉弱肉强食?然而,自然规律却不是我们达先生所看到的那些历史片段,假设达先生接触了佛陀,耶稣,或者道士,最起码接触一些灵异比较形而上的事情或者人的话,他的世界观绝对会改变!

开始之前就先三个故事,一佛,一基督,一道。

其实,纵观几千年经久不衰源远流长的思想文化,不外乎这三大类,佛家,基督,道家,当然还有伊斯兰,犹太等等。这次,我就只说这三大里面的三个故事。

先说佛家。

有一个老婆婆,她自从有了信仰,就开始常年吃素,也放生,做了很多善事。她的心非常的轻松自然,也积累的许多阴德。她死后,往西方净土去,她要去成佛。成佛要过三关,第一要过地狱鬼门关,当然,这个只是一种传说。

她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一个屠夫,屠夫对她说:“喂,老大娘,你这是要往哪里去?”这位老年人对他说:“哦,我要去成佛。” “成佛的路怎么去?” “你一直往西走就到了。” “老大娘,成佛需要啥子条件?” “不杀生,多做善事。” “那我杀了那么多,还能成佛不?” “这个就看你的运气了” “老大娘,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呢?” “你身体那么重,我怎么带你去?” “这样好了,你把我的头带去!”

屠夫毫无疑虑胆怯的把自己的头割了下来。这个修行人,用包裹包这头就来到了鬼门关。小鬼见到她说:“先要过鬼门关。”这位老大娘害怕了,她心里想,这翻滚的油会不会把自己炸死呢?就先把屠夫的头扔了过去,先拿他的头试一试。只见屠夫的头在油锅里打了个圈就哈哈大笑:“过去了,过鬼门关,成佛了。”老大娘一看,这么容易,自己也就纵身跳进了油锅,结果,因为她一个念头出了岔,不如这个屠夫瞬间大彻大悟,她在油锅里被炸死了。

下一个是基督方面的,有这方面信仰的网友应该记得。最后,耶稣被顶在了一个山头的十字架上,在他的左右两边,同样钉着两个强盗。

左边的一个强盗就嘲讽耶稣:“如果你真是救世主基督,你连自己也救不了吗?快从十字架上下来,救救自己和我们吧!”

右边的强盗突然大声冲着左边的强盗吼叫:“你这家伙,我们两个受罚是应该的,因为我们确实做了坏事。可这个人做了什么坏事呢?”右边的强盗又对耶稣说:“耶稣啊,当你进入天国,求你记得我。”耶稣转过头去对右边的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最后一个是道家了,故事的具体出处我也忘记了,似乎是《神仙传》,就靠记忆还原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小山村的后山洞里面来了一个衣着破烂赤脚的道士,在乡村嘛,这样的人还是时不时能遇到的,所以村民们也没有几个人留心这个道士,还要赶着收麦子下播秋玉米呢。后来,所有的一切都忙完了,人们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人,他,似乎从来的时候就没有离开过山洞,也不吃也不喝,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石头一样的坐在那里。这样的奇事很快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等到玉米收完,人们纷纷拿了供品磕头在洞外祈福,因为灵验啊,求子,消灾,去疾的,只要诚心的去,自然会化解掉许多不顺事。岁月流转,秋霜打过,树叶凋零,衰草连天,西北风也开始肆虐起来,就是下的雨也冰冷了,寒衣节这天,来的人更是比往日多。就有一个寡妇,她也和其他人一样跪着磕头,在抬头的一瞬间,瞅见洞里道士还是赤着脚,心想,这么冷的天也不说穿个鞋。想到着赶紧回家拿了一双不成型的旧鞋,来到洞里,就试穿上了一只,正要再穿另外一只脚时,石头一样的道士嘴角动了一下,刹那间,整个人腾空出洞,白日飞升,由于这个寡妇正着急的在给道士穿另外一只脚,这个手呀,就死死的抓住道士的脚,于是,她也就一同飞升成仙了道……

下来我会集中时间写生与死

生与死(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