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用健康换了我的平安
本文摘要:我的身边跟着一个“他”。关于“他”,其实对我来说是熟悉也是陌生的。我不记得我具体是从什么时候感觉到他的,只知道

我的身边跟着一个“他”。关于“他”,其实对我来说是熟悉也是陌生的。我不记得我具体是从什么时候感觉到他的,只知道他陪了我好多年,好多年。但今天这里主要讲的是我妈,他会顺带提一些,关于他的事以后会另外写。

从小我经常做各种关于鬼怪的噩梦,什么死人、棺材、坟墓,冥纸啥的都是梦里常客,常常被吓得整夜不敢睡(漫漫长夜又没有手机啥的可刷,只好翻出作业做,也因此提早完成了练习)直到天亮,这也是我不敢一个人睡觉的原因(即使我依然不敢一个人睡觉)。

有一天,我忽然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我活不过20,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当时没有生病,什么都没有,但那感觉就是那么强烈,时刻萦绕在心里,让我每天都很伤感。而事情就这么凑巧的,在那一段时间我妈本来只是历年行事的去给家人问运势(我家信佛,很信的那种),可是回来之后妈妈每天都愁容满面,之后好多天,天亮了就出门,一去都要到下午才回来,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后来我知道她有跟我妹说,只是瞒了我一个人)。我却隐隐知道她每天都是去找那些名声在外的“仙家”,而要问的事都是关于我。每次她回来后看她看我的眼神,我就想难道妈妈也感觉到了我时间不多了?有一天,妈妈又出去了,下午回来,我坐在大厅里,我看见她进进出出走了好几回,忽然停住站在大门口抬头对着天用要哭的腔调喊了一句:“如果要带走就把我带走吧,我愿代替她。”我抬头看着老妈的背影,虽然她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我就是知道老妈口中的她,是我。可是,我还是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我知道我妈已经到了快奔溃的边缘了。我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又低下头继续做我自己的事(直到很久以后,我妹才跟我说,那段时间我妈去问了好多“仙家”,都得出一个结果:我将死于意外)。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其实应该是因为“他”的缘故吧。也是那时候我知道了他的存在。

在那段觉得自己时间不多的日子里,不管我去哪里,只要我走的路是可以通车的,即使我是走在人行道上,我都感觉有一种意念力量在拼命地想要我往路中央走,同时又有另一种意念力量在不断告诉我,别去,一旦走到路中央马上就会有车把我从后面撞飞,即使我现在在路上没看到车。这两种力量互相拉锯着,我感觉身体好像不是我的又好像是我的,好像可以控制又好像控制地很辛苦。我很难受,只好拼命往边上走,就怕一不留神就跑路中间去。而每当这时候,我总能感觉我的身边跟着一个“人”,只是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要我去路中间那个还是不要我去路中间里的那一个。不过,现在感觉他更倾向于前者,而为什么现在我却也大概知道了。都是后话,以后说。

后来在我过完20岁,我按“仙人”说的要离家远远的,越远越好,然后我就背井离乡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国外生活。即使在国外,我依然没有摆脱走马路时的那两种力量拉锯,但,至少我已经熬过了20这一关,我心里庆幸着。

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那年我妈为了我,或许真的做了什么。因为刚出国不久,每天都过得很辛苦,就常常打电话回家,听听家人的声音聊以自慰。刚开始,都是我妈接的电话,每次都能聊很久。但是,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管我什么时候打回去,都是妹妹或是爸爸接,每次想跟妈妈说话时候,要么说不在家要么就说睡了,明明时间还早,怎么会这么早睡觉,实在没办法了,我妈才接过去,但每次都只说几句就挂了,每次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我很疑惑妈妈为什么都不想跟我说话了?只是那时候我也没往妈妈病了这方面想,因为我出国时候我妈妈是好好的。直到多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妹妹说漏嘴,我才知道那段时间我妈大病了一场,还动了手术。后来虽然病好了,我妈却从此落下了病根,那个被称为比男人还能干的全村最能干的女人,忽然就不能干了,爬个楼梯都喘气,那年她才40多。直到现在,妈妈的身体还是一直不好。我觉得我20岁的那个“大关”是我妈用她往后余生的健康为我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