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遇到的事儿之(梦魇)
本文摘要:那年十五岁,东北小县城里的平房都是一排一排的。我们家在左右邻居都没有人,四家房子都是独门独院的那种,正好那年初

那年十五岁,东北小县城里的平房都是一排一排的。我们家在左右邻居都没有人,四家房子都是独门独院的那种,正好那年初冬不知道这些邻居都干嘛去了,近段时间都没有人居住。房子都空着。 加上自家的房子,有四间。十几间房子都空着,我家的东侧是爷爷奶奶住的两间,我们四口人住的是西侧两间。爷爷奶奶那会也没在家,住在乡下。房子就一直空着。爸妈早起去店里忙活,妹妹早上去了补课班。就我一个人在家里继续睡觉,本来以为周六,能睡到晌午起来多惬意。

不知道是上午几点,这个似梦非梦的给搅了,一个披散着黑黑的长头发女人在我头顶,只有半截身子,看不到它的脸,但是穿着的是白色的衣服,就像那种电视剧演的上断头台穿着的那种斜襟的衣服。

“叫着我的名字,  项琦,项琦,跟我走吧,  项琦 ,项琦,跟我走吧!”那种醒不过来的滋味,特别害怕。我喊不出声,似被人压着挣扎 ,后来不知道自己使出什么力气,终于说出来话了。

我 :“你是谁呀,凭什么让我跟你走?”

我说她的同时, 她居然还跟我对话。那半身女人:“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就跟我走吧。”

此时我就想起来,不知道谁跟我说过,如果梦见或者遇见鬼之类的你就骂它,越难听越好,然后拿刀吓唬它…………

我:“(此处省略一万个字骂人的话就不能说出来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拿刀弄死你”。其实我也已经快吓破胆了,但遇见了就不能在怕了,怕也没有用呀,壮着胆子跟它干。自己就寻思不能怕它。

那半身女人:“你不跟我走,就不跟我走,怎么还一腔怒气?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它说话的那种音调不像似当代的人,还略带口音,但是我不知道是哪里的口音,有那么一点点,但肯定不是东北人的口音)(憋笑)

这时的自己已经红了眼了似的,就想跟她拼了,不知道怎么就挣扎着醒了过来,满身是冷汗,听见院子里的狗狂吠。穿衣服时, 瞄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上午十点三十分, 穿好衣服锁上了大门,我就往最要好的同学家里走,不敢自己在家里待了。这一路上的心跳和冷汗,在加上早上没有吃饭, 晕晕乎乎的……

那种似真非真让人头皮都发麻的感觉,让人至今难以忘怀。 这件事儿我没有跟家人说,妹妹那个时候小,我也怕吓到她,过了N年之后,我跟奶奶聊天的时候才跟奶奶说了这件事儿。

(文中的半身女人只能用“它”代表,我不知道在怎么去形容,用“他,她”好像不适合,以上是本人亲身经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