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
本文摘要:又是一年中元节(7月半)了,这世上总有些让人迷茫而不得思其解的事情,在此并非宣扬什么迷信之类的东西,中国几千年

又是一年中元节(7月半)了,这世上总有些让人迷茫而不得思其解的事情,在此并非宣扬什么迷信之类的东西,中国几千年文化传承,总有一定依据。我想说的是我自己经历的事,05年的农历7月初四,我在东莞,那天工厂放假,我赶早坐公交车去另一个镇看女朋友,在车上迷迷糊糊打瞌睡,突然猛的一下心里一阵绞痛,那种痛几乎让我呼吸透不过来,所以一下醒了,醒了后就不痛了,但是人感觉虚脱,心神不宁,有种说不出来感觉,大概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我电话响了,是家里村长的电话 电话里焦急的告诉我我的大哥去赶集回来的时候出车祸了,人当场就没了!我立马懵了,当晚跟二哥赶回家里已是晚上12点多,一众亲人悲痛不已,安慰至亲后亲戚各自回家,二哥心里难受,就一个人又到大哥的灵柩边上流泪,我们老家的习俗是逝在外面灵柩就不能摆进祠堂里,只能摆在祠堂门口。我在家里看护悲痛欲绝的老娘,当时记得二哥去了有大半小时未回来,这都半夜2点多了 我看老娘在药水的作用下已经睡着了(当时老娘在吊水),也就起身去祠堂哪里看看,乡下的晚上特别安静 ,更谈不上路灯,(这几年才安装了太阳能),只有祠堂大门口有盏灯,当我走近后二哥没有反应,呆着站在边上,满脸泪水,眼睛盯着祠堂左侧的池塘,嘴唇一抖抖的,我过去拉了二哥一下说回屋里算了,等下老娘要抜针醒了又会哭,我们俩得看住,说完我转身就要走,二哥突然带着哭腔说了句:哥哥在池塘埂上转来转去!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二哥又说了一下,我楞了下马上往池塘那边望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当时心里难受,拉着二哥回家,感觉二哥反应有点慢,心神不定,到家后陪着老娘直到天亮等亲戚和帮忙的人来了后,我找到堂叔告诉他晚上的事情,堂叔吃惊不小,赶紧骑摩托去隔壁村找盲叔。这个盲叔,专帮人看手相,化符之类的,估计农村里大多数地方会有此类师傅,无论真假,人家还真有几下子能让人信服。盲叔接来之后,喊二哥到他跟前,摸了二哥后脑勺,然后喊二嫂递碗清水,口里念了几句,还有食指也比划几下,尔后给二哥喝下去,吩咐我二嫂在家里那几个地方掂香烧纸 ,二哥当时反应感觉比平时慢一拍样,但这流程走完后,精神直接比之前大不同,事后盲叔说二哥犯煞了,阳气低。所以就有上面的情形 ,当时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我大哥当年37岁,正值壮年,留下侄儿11岁,侄女1岁半,让亲人悲痛欲绝!时至今日我心里一想起心如刀割!!后来听家里乡邻说出事前几个月,我大哥在老娘面前像变了个人样,态度很不好,经常呼喝,以前根本不是这态度,我和二哥在外面,就他在家照顾老娘,三病两痛忙前忙后。更离奇的出事那天,出门时破天荒穿衬衣西裤,把皮鞋搽光滑的,要知道平时都是不修边幅穿拖鞋,广告短袖以及类似休闲短裤出去街集,又加上农村这个时候正是农忙的时候。这种打扮根本不是大哥风格 出门的时候我大嫂还说抱着我侄女亲了好几口,当时我大嫂还说了他怎么怪怪的。在安葬完大哥的当天晚上,大概12点多,我睡的迷迷糊糊,半睡半醒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闹铃声,猛的把我惊吓醒了,手机牌子是波导翻盖的,在当时配置挺高,我闹钟根本没调过晚上12点左右的!而且我上班也不是晚班!说实话,大哥出事后,我心里都是悲痛,没半点害怕,自己亲人,要知道,在农村里一旦有人过世,那几天的气氛自然而然会有那么阴森,特别是逝者是青壮年,而且还是意外死亡的,那气氛简直是背脊发凉。当时手机响了我醒了后一身都是鸡皮,我记起过年回家的时候大哥对我的手机很是羡慕,我答应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一部。我坐起来把手机按了下关掉声音,灯是没关的,我只盯着手机在心里说哥哥,我以后会烧手机给你 你别吓我喽!默念完后到在床上闭眼就睡。这些事都是我个人亲身经历过的,也是我一生之中的痛!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个先到,好好珍惜身边人!好好爱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