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之施公审案
本文摘要:注:转载。江都县有一秀才,姓胡,名恩举。清晨前往父母屋内请安,却见房门虚掩。也没作多想,进得屋内,却见父母已被

注:转载。江都县有一秀才,姓胡,名恩举。清晨前往父母屋内请安,却见房门虚掩。也没作多想,进得屋内,却见父母已被杀害,满床鲜血,头颅不见。

异梦之施公审案

胡恩举吓得魂飞魄散,慌忙出门,前往县衙报案,正遇升堂,便进去喊冤,口称县爷在上,闷声家中祸从天降,来禀县爷,派差爷缉拿真相,并将呈词递上。

施公审案,夜生怪梦

那名县爷,姓施名世论,另有号为施不全。施大人反复细阅呈词,歹人夜至院中,非奸即盗。施大人立即派衙役仵作,前去验尸。

并告与胡恩举,尽管将尸身入殓,有了头绪本案自断。胡恩举出县衙回家,如何入殓父母尸身。

异梦之施公审案

施大人收好呈词,退至堂内,于书房反复查阅思索,却无半点头绪。便查阅古籍卷宗,对应此案,即早日逮捕真凶。看至海公缉拿奸相严嵩,忽觉困倦,伏案小憩。

梦中见墙头上,黄雀九只叽喳,又闻哼唧声音,低头看去,原是小猪七头。施大人暗暗称奇。那九只黄雀飞下墙来,忽与七只小猪厮打,施大人正欲劝阻,却被人唤醒。

衙役寻九黄觅七猪

唤醒大人之人,正是县衙师爷。路过大人房前,见大人伏案休憩,恐呼吸不畅,便叫醒大人,让其到床上入睡安稳。

大人醒来立即叫师爷召来衙役,命两名衙役城中暗访,寻九黄七猪。衙役不解,询问是否为凶手姓名。大人闻言道,无用奴才,连此二人都不知,做甚衙役,快去寻来罢。

异梦之施公审案

衙役只好领命,换了衣衫到城中暗访寻觅,只是寻了半日,也未有人识得那劳什子九黄七猪。路遇寺庙,知今日乃盂兰盆会。

见一众僧人从寺庙出来,还担着鱼肉蔬菜,觉有蹊跷,拦住一小沙弥,口称小师傅,问道为何担鱼肉进寺,不怕佛祖怪罪么?

异梦之施公审案

小沙弥说是我家师父虽为僧人,但武艺高强,素日喜与好汉结交,这些食物是为他们准备的,寺内僧人不食。

觅得凶手

二差接连询问,小师傅出家几何,师父法名为何,小沙弥说是从小病弱,无奈出家为僧,攒些福报,师父法名“九黄”。

二差大为惊讶,九黄竟在此处,再次询问,不知九黄法师现在何处。小沙弥道师父前去尼姑庵。二差不解,和尚去尼姑庵作甚?

异梦之施公审案

小沙弥道是,那尼姑庵七珠师太,为师父干妹,师父前去传授其无疑,故不再寺中。二差心喜,哪曾想停留寺庙前,竟然寻得此二人。

辞别沙弥,赶往府衙。二差通报大人,寻觅得九黄七珠,现在城中尼姑庵。施大人立即带着黄天霸,着便衣前往尼姑庵,命衙役于四周埋伏。

一番打斗,真凶缉拿归案

到达尼姑庵,施大人与黄天霸,二人进入庵内,却未曾看见和尚身影。正当此时,只听闻一尼姑喊了声九黄法师,大人赶忙名黄天霸前去捉拿。

黄天霸上前定睛一看,正是一男和尚,便要捉拿,怎料拳风刚至,那贼和尚便感知,反手抵挡,此二人他来我往,拆解了三十余招,不分胜负。

异梦之施公审案

那黄天霸是何人,黄三泰之子,自幼习武深得其父真传,武艺高强。拆解百招后,贼僧九黄不敌,欲翻墙逃跑。

那知尼姑庵四周,早已埋伏好压抑,众衙役一拥而上,欲逮捕九黄,九黄先前与黄天霸争斗多时,气力已用大半,无力反抗如此多衙役,力竭被捉拿。

僧尼原是有染,头颅埋于寺中

九黄被擒,施大人升堂审案,问九黄是否为凶杀胡翰林夫妇之歹人。九黄不语,正在此时,堂外有人求见,原来是那二差,于寺前所遇沙弥。

沙弥跪倒在地,口尊堂上县台,小僧有证明九黄正是凶手。施大人问道,堂下之人有何证?小僧口称,证据正在寺庙菜地之中。

异梦之施公审案

施大人派人前去挖寻,果然有两颗血淋淋人头。九黄见物证在此,全盘托出。原来九黄与那七珠早有奸情,被去寺中求香的胡翰林及夫人撞见。胡翰林乃读书之人,遇此苟合,不免训斥。

这九黄脸面无存,气氛无比,饮酒后便于深夜潜入胡府,杀害了胡翰林夫妇,将人头砍下,埋于寺中。

异梦之施公审案

案情明了,凶手缉拿认证,压入大牢,秋后问斩,这是后话。

那小沙弥为何上趟指证,原是他虽出家,但家中尚有一姐,那日来寺中探望,九黄本就是个淫僧,见沙弥之姐美貌,欲行霸占,尾随其后,趁其不备将其侮辱。

沙弥之姐受辱后,留书自杀,才有此番寺前与堂上之故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