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要:大学同学家在城乡结合部,建个三层独栋小楼,带个20平米不到的小前院。外公外婆,她一家,还有她舅一家就住这个小楼

大学同学家在城乡结合部,建个三层独栋小楼,带个20平米不到的小前院。外公外婆,她一家,还有她舅一家就住这个小楼里。前院安了个铁栅门,关着但不锁,一是老人在家,方便邻居亲戚进来聊天;二是堂屋有防盗门;三是这个栅门拉起来哗啦啦响声很大,屋里人一下就听到了;四是他们家有一条杂种小博美,虽然体型小,可是凶得很,只要是外边来的人,无论熟不熟,见没见过,一律乱吠一通,叫声尖厉。

一个夏日,堂屋门开着,一家人坐在一楼纳凉看电视。

突然狗叫了起来,但是铁栅门没有被拉开的声响。家里人都向外看去。

就着屋子里的灯光,所有人都看到了虚空里出现一只人手,照着狗头上打了一巴掌。小博美被打得一个趔趄,更加疯狂地叫了起来。手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

据同学回忆,当天在场的有她外公外婆,她舅舅舅母,她自己,还有她表弟。六个人,全都看见了那只手。记忆有点模糊了,看大小,应该是壮年男子的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