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三则:(杀祸)
本文摘要:自我听闻简直令人发指。当每年上牛的季节到了,养牛场的主人会把一批选好的牛带到一个由专业设施的房间里,将一群水牛的头禁锢在铁架子上将水管从牛的鼻子里插进
自我听闻简直令人发指。当每年上牛的季节到了,养牛场的主人会把一批选好的牛带到一个由专业设施的房间里,将一群水牛的头禁锢在铁架子上将水管从牛的鼻子里插进去,灌水。先不说灌水是否

杀祸:(本篇来自与自身周边所发生的真实事件)

杀忠于死亡,生始于存活,今天所说的是发生在我周边生活的真实事件,一个缘起杀生之祸的遭遇,猜与测都属于疑惑,积攒的恐惧和内疚总有地方值得去发泄。

    一个能在生活日常五谷杂粮荤腥掺杂的小镇上绝对少不了养牛场,顾名思义是饲养肉牛供人们日常生活食用的场所。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儿时印在记忆力的那个地方。靠着湖而建立的养牛场里饲养这十几头体态肥美的大水牛,经常能看到一个养牛人手持着竹竿竹竿上绑着一条细细的皮鞭,吆喝着赶着牛下湖,催着牛回家,时长也牵着它们出来晒晒太阳,有次我去湖边寻我母亲从养牛场经过一头大水牛被带出来晒太阳,周围也不见养牛人,我壮着胆子围着它转了一圈,看到了它的眼睛,大大的,润润的,毫无光泽的眼睛被镶嵌在了眼眶之中,这是个没有眼瞳的牛,空有一副眼睛,眼睛内浑浊的像是一滩沼泽,这奇怪的现在让我十分担忧,伸出手想摸摸它,就在手快要摸上它的额头,我被一声呵斥声惊了一下,再望去养牛人来了外面,并用一种带着嘲弄的语气对我说道,敢靠牛那么近。我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去了湖下游,走时还看了看那头对我望着的大水牛,那双眼睛在我的记忆中有多深呢?不记得养牛场的模样了,不记得那湖上游的景色了,不记得是谁整天吆喝着牛了,唯独只记得那只被拴在屋外的牛,只记住了那双眼珠子。

    自那件事过去大约有好几年了,一次回家与母亲闲聊时,得知前不久养牛场主人的儿子在自家楼梯上摔倒昏了半个月,或许这是一件普通的意外事件,但是谈论可以变成讨论,讨论可以变成探究自然,这件事情最后被下的结论是杀祸。

    杀生,一个由杀生所犯下的罪过,何为是罪过,需要而不是由罪恶产生的杀果,然而养牛人硬生生的把杀生变为了杀祸,一个由杀生犯下的罪恶,为什么呢,这要看看他对牛是如何看待的。

    耕地牛劳累一辈子,临终死了主人家为了报答它为它修坟虽然不建造墓,但作为看重生死的人来说已经是最高的尊敬了,这就算的上是一种生死的平衡现象。

    养牛场对待牛是如何的,自我听闻简直令人发指。当每年上牛的季节到了,养牛场的主人会把一批选好的牛带到一个由专业设施的房间里,将一群水牛的头禁锢在铁架子上将水管从牛的鼻子里插进去,灌水。先不说灌水是否能进去,光是想象一下就能令人汗毛倒竖,将一头活生生的生物灌输水体三天,呛着却死不了,还要被安装了针头插上水管像个水囊似的再黑暗的房间里度过三天,死的过程极其痛苦,当然嘴也被封了起来,没死的撑下来迎接它的还是死亡,那小小的养牛场同样是白天阳光明媚夜里星光璀璨,里面却充斥着杀气与黑暗,如沼泽一边死亡一边痛苦连呼救都是妄想的。

    至于他们家发生的意外,这要从一个夏天的傍晚说起,他的儿子今年不大十几岁刚考上大学,这天傍晚夫妻二人带着儿子准备上楼睡觉,夫妻走在前面,儿子走在后面,就在快要到二楼了,儿子就毫无征兆的摔下去了,等养牛夫妻反应过来时只是听到一声咚的声响,此时他们的儿子已经是摔倒了一楼,后脑被摔出了 裂痕,连夜送到了市医院抢救,昏迷了半月才渐渐醒过来。

    养牛夫妇在这半个月里做了许多事情,什么事情呢,不是去医院照护儿子而是请了一位又一位风水先生算命瞎婆到家里去,当然还有养牛场,那段时间经常有人看到养牛场里冒着黑烟,不知道他们在烧什么东西,周边都被烧的乌烟瘴气的直呛人。

   后来大家谈论到牛鬼神蛇也就是因为养牛夫妇的这些举动,有人说肯定是一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一直赚着黑心钱,没死就算好的了,有人说报应,有人说劫数,有人说是看到人家赚了钱一出事就瞎猜忌找舒坦。

   这件事情在小镇上足足讨论了半年之久,养牛人自儿子受伤到痊愈也整整半年没有再杀过一头牛。

    我也记起在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有天下午我在家门口站着等家人回来,听到一声声叫喊声,我朝着叫喊声望去,只见一头大水牛挣脱了绳子朝着远处跑去,后面一群开着小货车的人不断的叫喊着,手里拿着皮鞭,铁棍,看着那头大水牛渐渐缩小的体型,或许你的眼睛能在前面看到光吧,所以你才跑的那么拼命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