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313宿舍
本文摘要:我是一名普工员工,进厂已经有四天了。 起初以为人事部安排的宿舍会很美好,结果是我想多了。。 当我面试成功的时候

我是一名普工员工,进厂已经有四天了。

起初以为人事部安排的宿舍会很美好,结果是我想多了。。

当我面试成功的时候,人事部给了我一把钥匙说宿舍就在厂旁边那一整栋,三楼-313号宿舍!要我自己上去

我说了一声谢谢,顺带问了一句宿舍有几人?

人事部人员说只有两人。

我提着行李就前往了宿舍,好不容易走到了三楼找到了313号宿舍大门。

当我伸手推开房门的时候,突然一股阴森森的气流铺面而来 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心想这舍友打空调也太猛了吧?

走了进去后发现舍友正在睡觉,空调没打开。。

我喊了一下舍友,问他怎么没去上班呀?

他回答我,我是上夜班的。

我  哦 了一声 收拾行李找了一张床位。整理好了行李 就转身出去了 因为当天就要去车间上班了

没什么时间尬聊 随手反关了门 下了楼

也没来得及多想大白天的这宿舍怎么那么阴冷

到了晚上十点下班,我回到了宿舍 因为明天就要开始正常上班了,第一天熟悉车间环境,第二天正式开工。。很累,回到宿舍就开始洗漱睡觉!

就在我躺在床上准备睡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人事部不是说 313宿舍就两个人吗?加上我就三个啊!

那个人呢?不见回宿舍休息难道不用上班吗?

按照我平时的尿性我根本不理会这些事情的

想了一下就躺着睡着了。

大概到了半夜三更吧 我听到门开的声音 还有走路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醒来  当时灯也没开 通过外面映射的光亮从窗口照进来 我看到了一个浑身黑色的人从正门走进厕所  我随口问了一句 回来啦?然后我继续睡。。

突然间我猛醒来,跳下床 跑到厕所一看  里面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的只有我急促的呼吸声

我晃了晃脑袋 心想是不是我梦游了还是我眼花了

半夜三更的 那个舍友也去上夜班了 另外一个舍友不知道去哪里了 估计都不回来了 怎么还会有第四个人进来啊? 我傻笑着转身回去床上准备继续睡。

突然听到旁边床位有人说 回来了? 那么晚才下班啊?

我特么的 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这不是我刚刚问的话吗?怎么又有人问了我起来?我一直都在宿舍啊!

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额头已经流了许多汗水

这宿舍难道闹鬼了?

顾不了那么多,我扭头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一看

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躺着了一个人。

但是看不到任何面貌整个黑漆漆的的一个人躺在别人的床上 说盯着我也看不出是盯着我 说没盯着我却感觉是盯着我

我和它对持大概十分钟,它没有动我也没有动 我顶着一身汗水,硬生生的回答了它 回来了 刚下班 说着我一伸手往正门旁边的大灯开关一按

嗒了一声  灯亮了。。

我回头往那床上一看。。。

瞬间我懵逼了。。。

心里一万只羊驼在奔腾,床上就一张叠好的被子 和枕头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我难道产生了幻觉和幻听了吗?

这一晚我没有关灯睡觉,带着各种疑问不知不觉睡到了天亮第二天顶着脑壳疼去了车间上班。

拉长看到我精神不好,问了我怎么了?我说了313宿舍估计闹鬼了。宿舍不止有三个人还有第四个人

拉长的脸立马就绷了起来一脸正经的说 人事部把你安排去313宿舍了?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拉长,点了点头  拉长继续说 那宿舍根本没有员工在住已经空了很久了 怎么会有包括你三个人在住 你赶紧去人事部申请更换宿舍 那宿舍不适合人住。

我本想继续问拉长为什么的 结果 拉长转身就离开了 我也不好追上去过问  当天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到晚上下班,我也没有更换宿舍,想着搞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当天下班,我回到宿舍还是一如往常就我一个人在宿舍内,里面的摆设也就那样,三张上下铺,其中两张上下铺是有摆放被子枕头的 而且还是折叠的好好的,一看也就那样没有人翻动过。

而我也不关心这些,就想着今晚会不会还能遇到舍友,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什么蛛丝马迹!

我冲冲洗完澡躺着床上等着0点到来,玩着手机

好不容易等到了0点结果犯困了 想着眯一会估计还能发生些什么情况,结局往往不如人意。就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我醒来眯着眼观察周围的情况,门吱呀一声开了,我顿时心也跟着悬了起来。等着一会进来了是不是要直接开灯抓个正行,可是我等了小半会却迟迟不见有东西进房间来,我不耐烦的下了床走到宿舍门口把门给关上转身就往床上走去。

突然,身后一凉,我鸡皮疙瘩立马起来僵在原地

呼吸声慢慢从我身后传来,越来越靠近我肩膀。。

而我汗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慢慢的流了下来  衣裳后背已经湿透了。我当时内心已经开始慌了,什么时候它已经站在我身后了 还慢慢的靠近我肩膀

当我感觉一丝丝的寒意涌向我的时候 有某种东西正要触碰到我脖子的时候  铛  了一声 宿舍门被不知道谁一脚踢开了 房门开后 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一个声音传来 接着我就被拉出了宿舍 我定睛一看 拉长  我不由的喊了一声拉长  你半夜没睡跑来我这里  想   想  后面那句话没说完

拉长一把拍了肩膀 大喊了起来 你想死啊? 不是叫你去人事部申请换宿舍吗?

我当时一发愣 想起来刚才的事情  好险

也就没了脾气  尴尬的说 我只想弄清楚313宿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有物品摆放好好的确没人住 人事部又为啥把我安排在313还说里面有两个人住。

拉长一听 把我拉了下楼 带我到了烧烤摊 点了小酒和一些吃的,我给了拉长一支烟 点上 吞吐烟雾后。拉长开始了他的故事。

他说,就在前段时间不久,原本313一直很和谐普通到普通不得了,后来因为一件不明事件 当时轰动了整个厂 之前有两个员工住在了313  一夜之间 两人全部失踪 而且行李什么的都在宿舍里 当时以为是两个员工自离了,也没多想 后来接到警方现场勘察和调查 通过监控发现 两名员工进了宿舍后一直没有在出来过 还周边监控也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就这样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

后来警方调查一星期后根本没有任何线索直到现在 那个313宿舍一直没人敢进去住,人事部不可能那么傻会把你安排去313 你是不是进错房了

我听了以后发现其中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根据拉长说的 好端端的两个人同时一夜之间消失 事后警方无从下手  而且闹的很多人都知道  人事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啊?还把我安排去313

想着想着我浑身抖了一下 好深的坑  难不成人事部那个人?

我一惊讶之下 给拉长大概描述了安排我进313宿舍那个人事部的人面貌和身高,拉长一听 对我晃了晃了手 人事部就一个胖子和三个女的 你说的这个人不存在的 我在这个厂里好七八年了 有没有这个人我很清楚

我眉头一皱 想起来那天和我说话安排进313的人  心里一琢磨 越发的不可思议 而且那天也是白天 那个人还一脸的惨白还穿的很厚衣服 慢慢细想 我心里越来越乱 这都什么事啊?

闷了一口酒 我实在喝不下了 没心情喝 起身就回宿舍 拉长拉住我别回宿舍了 刚才的事你没看到吗?要不是我来快一个一步 你估计也得消失了 你知不知道你身后站着什么东西吗?

我回过头 说了一句 我知道  不就是一个浑身发黑像人型一样吐着阴气的怨气吗

待我回去 打散它  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把人给弄消失了

拉长一听 也懵逼了 大喊了一句你又不是道士打个毛线散 厂里都没人管你去管个鸡儿啊   你想死就去吧  我可不陪你参合

我笑了笑 没有说什么 继续往厂里宿舍走去 路上我一直在向 这宿舍到底发什么了?为什么会有那么重的怨气  而且还成长到了带有攻击性类型

我来到了宿舍门口 顿了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推开门走了进去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 没有开打 也没有说话 盯着宿舍进厕所浴室的门

那里站着一个人 我和它隔着五米多距离 就能感觉到一股股阴森森的寒气袭来

我吸着烟盯着它  强镇定的 开了口 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你已经害了两条人命了 还不够吗?

等了半天,才听到对面那个怨气传来嘶哑的仿佛是吼着说出来一样,我要你死  我要你死  边说边扭动着身体 五官渐渐变形 让人越看越觉得瘆得慌 原本没有实体的怨气竟然渐渐的冒出了肉身还带着一股血腥味

惨目忍睹的五官 滴着血水 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呕吐

曾经面对多种重口味的我本来以为在没有能什么东西能我感觉到呕吐 恶心的  没想也会有一天

竟然被打败了  强忍着血腥味和呕吐的感觉 我操起了门口后面钢管 就冲了过去 使出了吃奶的劲 挥向那个玩意 咣当一声 钢管被弹开了  我的手掌火辣辣的 仿佛砸在了硬邦邦的石头一样  随着钢管落地的声音响起 我只看到那玩意朝我扑了过来 我下意识后退 想要捡起钢管就继续干架  突然脚一紧  我摔倒地上 然后被慢慢的拖了回去  我下意识心想 这下完了  老子也要跟着消失了  装逼不成被雷劈了吧?

我转身用脚踹着缠着我脚的东西 想要挣扎着起来  看着慢慢把我往那玩意拖过去东西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能抓的东西我都抓了使劲砸向那玩意

就在我认栽的时候准备放弃挣扎的时候

拉长一刀把缠着我脚东西砍断了 把我往后一拉 对着我说 你小子 不作死就不会死 欠叼

我傻笑着 看来我没猜错 你就是道士  不然也不会

哈哈哈哈哈哈

我傻笑着   拉长一拍我脑后 闪一边去  别碍事

我掏出手机准备拍下整个过程  结果手机被一把抢走 我冲着拉长喊一声 把我手机还给我

拉长啥也没有说 直接冲过去就和那个怨气开干了起来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拉长喘着气走了过来 你小子这下可以安心继续睡在313了  那玩意可真够坑爹的 要是你被它吸收了 找祖师爷来也收不了它了  已经快成型了 到时候怨灵了 就不好对付了 你小子拿我来赌命是不?要是我不来 你不是要交代在这了

这一晚我两什么也没说 坐在地上靠着墙壁抽了一晚的烟  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