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表姐托梦
本文摘要:被死去的亲人托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陌生的事,但一上来就表明自己是鬼的,这个表姐还是第一个。现在想想,果然还是未经

被死去的亲人托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陌生的事,但一上来就表明自己是鬼的,这个表姐还是第一个。现在想想,果然还是未经世事,单纯的孩子啊。

我怀孕的那一段时间,是我见各路仙家最频繁的时候,也是灵异事件发生感受最真实的时候。甚至有一次还是在我醒着的状态下看见了地方供奉的神明,但这些今天都不是今天要说的,今天要说的是谁都不知道,甚至她妈都不确定她是否存在的鬼表姐托梦的事。

整个孕期,我都是不舒服的,睡觉于我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人的生物钟就是这样,夜临了,不睡也是要睡的。是夜,我照常开始做梦,做着做着忽然我感觉被什么唤了一下,我出现在了家乡的一条路上,路上有2个人,一个站在远处,一个在近处。我只感觉远处的是一位老人,但我并不熟悉。近处,我看到一头披肩的头发蓬松散乱地遮住了整个头,除了头发我什么都看不到,接着我意识里听到了一句话:“我是鬼。”什么?鬼?我去,我意识里马上就想到离开,然后我也确实离开了,下一秒我发现我回到了我房间的阳台上(我的房间附带有阳台,浴室,所以整个房间三面都有门,房间出入的门,浴室的门以及梦里出现的阳台的门),我赶紧从门里进去回到床上。正常人到这里一般都是醒了吧,可是我没有,我回到床上又马上继续了最开始的梦(梦的内容已经说不明白了),但是这梦才接起来没多久,我发现我又出现在了那条小路上,那个披头散发的还在那,“我是你大舅妈家的表姐。”第二个信息传来,我大舅家的表姐活得好好的,这几天我们一直都在联系,谁信啊。我走也。我再次回到房间阳台门口,我赶紧进去,然后又继续着最开始的梦。只是这个鬼表姐,也许她真的是没办法了,着急了,也许因为她并不曾来这个世上走过一遭,不懂得人情世故,不知道处事之道,只想要把自己要说的全部说完,要做的做完,所以我第三次被不客气的“拉”回到那条路上,第三句话也随之而来“让你大舅妈来找我”。虽然我被托梦,但像这次这样连续被同一个鬼唤去三次这么刺激的还是第一次,我很害怕,我没有像被梦魇或做噩梦时候那样想着快点醒来,而是在心里拼命地想:什么时候天亮,鸡为什么还不打鸣?赶紧打鸣啊。也许公鸡们听到了我心底的呼唤,在第三次回到床上时候,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鸡鸣声,然后我感觉鬼表姐退走了,我也醒了。我不知道那鸡鸣声是真的鸡鸣了还是只是我心里作用产生的幻听,我盯着阳台的门,看着外面的夜空,透过夜空我看着那条刚才被三次唤去的小路。阳台的门对着的就是那条小路的方向。

第二天起来,回想着晚上的梦,在脑子里把所有表姐辈的都筛了一遍,大家都好好的,印象里不曾有哪位表姐过世了的。想起她说她是大舅妈家的,或许有我不知道的早夭的表姐吧,去问一下我妈就知道了。我下楼来到厨房,老妈在收拾,我没有一开始就说梦的事,而是直接问我妈大舅妈家是不是不止一个表姐一个表哥,是不是还有一个表姐早夭了?老妈说没听说啊,没有啊。我妈知道我经常会做梦,估计猜到了应该是我又做了什么梦,就在那一直努力地回想,确实没有,不曾听说大舅妈还有其他孩子。“那有没有流产过啊?”我说了一句,老妈说也没听说啊。我跟我妈说了被托梦的事,对方既然表明是大舅妈家的,那就打电话问大舅妈本人吧。电话接通了,因为我家与大舅妈家关系很好,所以我们还是没有先说梦的事,而是直接问她是否有过流产史。意外的,这一问,大舅妈自己也犹豫了。她说她刚结婚时候,曾经有过一次日子推迟了好久都没来好朋友,那时候跟我外婆说了后就怀疑是怀孕了。不过那时候生孩子都不上医院,而是接生婆来家里接生,更别说去医院做检查了,所以也就没有去检查确认是否怀孕,也是因为没有去检查,所以后来好朋友来访,量大的吓人,也因为不确定是由于太久不来所以量大还是流产了,这件事就这么过了,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妈问起,大舅妈也还是疑惑不解,不能确定仅仅只是量大还是流产了。我妈把我被托梦的事告诉了大舅妈,于是她俩决定去一个很厉害的神婆那里问问,只是这个神婆太有名,我妈和大舅妈排了3、4天的队伍,在最后一天凌晨3、4点到人家院门外排队,才终于排到了。我妈回来告诉我,神婆问我大舅妈有几个孩子的时候,我大舅妈回答2个。神婆看了看大舅妈的手很生气地说,明明有三个,怎么骗我说2个了?你明明流产过一个,是个女孩子。这下跟我的梦对上了,那就叫上来问一下吧。据我妈说叫上来后问她怎么找到我家的,回答说奶奶(我外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对这个外婆除了知道她是我妈的后妈,对我家不友好外其他完全没印象)带她去的。还说自己家(大舅妈家)不好看,很暗,姑姑家很漂亮,地板是白色的很亮(我家铺的白色瓷砖)。说她想要嫁人,但缺少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要大舅妈给她认祖归宗并给她安排亲事。还说表哥这几年每次谈婚论嫁都不成就是她搞的,可是家里一直不知道她,奶奶只好带她来找我托梦。因为知道自己是鬼,怕吓到我,所以用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还说三天后再来看我,到时候让我看到脸,我妈一听她还要来,马上说不用了,她(指我)很害怕。

后来大舅妈很快地为这个鬼表姐操办法事并为她办了冥婚。之后果然我表哥的婚事也很快地确定了下来,第二年生了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