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的噩梦和经历5
本文摘要:高一,就这样过去了,也做了几个不痛不痒的噩梦,但是也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最多是感觉不是那么有精神,而且也再

高一,就这样过去了,也做了几个不痛不痒的噩梦,但是也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最多是感觉不是那么有精神,而且也再没有连续的做过噩梦,就也没放在心上。等到高二的时候,就不想住在那里了,就换了一个地方,这是我换的第三个地方,第二个地方住的时候正是高一的下半学期,也没有多大的波澜,等到换到第三个地方,也就是最后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地方就是见到的阳光很少,我也不太喜欢阳光,又到了秋天的时候,又开始做噩梦了。第一个噩梦就是梦见自己不知道在干什么,梦见自己的牙掉了,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牙也很疼,当时就是怀疑自己做梦太紧张了,导致自己的嘴闭的太紧了,就牙齿咬的太用力了,没过了多久,第二个噩梦开始的时候,梦里还是黑黑的,场景是一个黑色的森林的样子,很静很静,一点风都没有,就安静的有一个怪异,我就站在那里,然后突然间毫无征兆的,一个白色的像锅盖一样的东西,还有点像白色的蓑衣的帽子一样,用白布装饰着,在那冲着我飞了过来,然后我就醒了。然后,第三个噩梦开始的时候,已经是学校的秋季运动会了,当然时间也没超过三天,当时自己还报了一个项目,然后腿就受伤了,就没有参加,结果晚上就做了噩梦,梦见自己的太奶,穿着深蓝色的西服一样的东西,深蓝色的裤子,然后身后还领着一堆人,当时的场景就是我在学校的操场在梦里,然后我就领着一堆人过来围着我,她领着的那一堆人头上都带着白色的布条,越靠我越近,越靠我越近,然后太奶就对我说了一句话:我要把你们都带走。然后就继续靠近我,我就有点蒙,可能是脑回路太长了没反应过来,然后一道光就从我的脖子上冲了出去,然后场景就消失了,我就起身打开了灯,盯着我脖子上的貔貅,黄水晶的,我已经带了很久,做梦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自己逃不掉了的那种感觉,这道光解救了我。这个貔貅还是由于国庆节之前的五月份左右买的,当时有一点睡不好觉就买了,之后睡得还挺安心。到了国庆以后,自从这道光出去之后,睡觉隐隐约约的有些不踏实,当然这已经是以后的事了。我打开灯之后稳了稳自己的神经,还吃了安神药,然后后半夜就没有继续做梦了。过几天放假回家了,就和自己的妈妈谈了这件事,然后妈妈和我说太奶去世了,由于太奶和我家的关系和我爷爷家的关系有一些复杂,总之这件事情也没有人通知我,吊唁的时候也就没有人去,然后我说梦见我太奶的这件事,我妈对了对日期说就是头七之内。我妈妈也梦见太奶来找她了,说梦见我太奶走到走廊,然后喊着我妈妈的名字,然后对我妈妈说:我有话对你说……然后我妈妈还没听见是什么话,很巧合的是,当时正好来了一个电话,我妈就没有听见。已经是第二个头七有人回来找我了。梦见白色的帽子,和梦见掉牙的那两天也正好是我太奶去世的那两天。然后,新一轮的噩梦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