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的经历和噩梦6、7、8
本文摘要:6、假期结束了,我就又回到了学校,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该结束了,就安稳了两天,我仍然觉得自己有一点点不舒服,

6、假期结束了,我就又回到了学校,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该结束了,就安稳了两天,我仍然觉得自己有一点点不舒服,就吃了安神的药,还有放松神经的一堆药,然而也没有什么作用,戴着貔貅睡觉也不管用了,就梦见自己坐在一片黑暗当中,那片黑色的区域是圆的,然后我自己看着那片区域,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两个女人,但是他们有刘海,齐刘海,我就是看不清楚她们的脸,然后我就梦见她俩穿着我穿过的衣服,都是穿着白色的半截袖,和短裤,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绪,也没有害怕,也没有什么抵触,就像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一样。她俩就拽着我的手,一个人拽一只,我们坐在那个黑色的区域里面,她们在和我讲话,我在听,但是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听见,她们其中的一个还拍了拍我的手背,然后我就醒来了,打开灯,长出了一口气,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可能真是有点发蒙。当我发现吃的药没有用的时候,我就放弃了吃药,也顺便把貔貅摘了下来,打算再买一个。

7.梦见了两个女人和自己聊天,以后又做梦了,梦见自己躺在一个浴缸里面,然后周围都是黑气,我看着自己躺在浴缸里面,水的颜色也是黑色的,梦里我不知道自己躺在那里多久,然后自己突然生了一个儿子,那个过程特别漫长,婴儿的身上都是黑色的,然后他突然开口了,叫我妈妈。而且他还会走路了。

8.那个梦做完了以后,也没什么害怕的,我也没放在心上,然后过了两天,又开始做噩梦了。这个噩梦持续了七天,第一天的时候,我梦见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男子坐在我的面前,然后就那样看着我,在梦里就特别害怕……好吧也就是特别惊恐,然后他就冲我笑,他的牙很白,而且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半截袖。那个血就在他的脸上往下面流,我就感觉他就是存心想吓唬我,然后我就给他一个大嘴巴,然后他也没动,我越来越气,在梦里对他拳打脚踢,一顿大嘴巴……然后我起来的时候,正好是半夜,我又打开了灯,然后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后来做了六天的噩梦,我有一个朋友对我说可能是我想这个事情想的太多了。实际上我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一直思考这件事,没有我朋友说的想太多。第二天晚上,我就放了一会数学视频,睡着了,然后他又来了,但是这次他来的时候脸上没有血了已经,然后他笑也不是那么的吓人,好像在表达什么友好,在梦里,我就带着他来到了我家的一个河的地方,领着他在我家那边河的地方来回溜达,然后也不吓人了,这个梦就显得特别平静。我照样没放在心上,然后,第三天,他又来了……还是他,带着我去了一个特别古老的村庄,地上很多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鸟,羽毛特别漂亮,然后我还乔装打扮了一下,在那里卖雪花膏,特别古老的雪花膏。一瓶也没有卖出去,过了一会,他就来接我,然后去一户人家借宿。然后就醒了,第四天,还是他,只不过显得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了,但是我觉得还是他,但是这次这个梦叠了六七蹭左右,最开始,我在梦里看见我自己从身体里面做了起来,然后还盯着整个屋子的摆设看,就是整个都是反过来的,然后我就特别想起来,我就又闭眼睛又睁了一次眼睛,我发现我没醒过来,还在梦里,然后我发现我自己浑身都动不了,我还是想起来。我在梦里感觉自己的头旁边有一根绳子,实际上我并没有看到这个绳子,我就用手一拉,我以为我该醒了,我还是在梦里。顺着绳子去的地方我没见过,就是白茫茫的。然后我还是想起来,然后我又眼睁睁的看见自己从自己的身体里面起来,还跑到了地下去,准备开灯。当我的手碰到那个灯的按钮的时候,我醒了,但是还在梦里。我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才醒了过来。第五天,第六天,我依旧在做噩梦,记得不太清楚,就记得我好像要做到些什么事情。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七天,我梦见白茫茫的一个地方,他就好像站在那个白气里面,特别不清晰,我就这样欣赏了一宿的白气,然后就很平静的醒了……再后来,我也没梦见过这个中年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