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不解的几件事
本文摘要:一、大厅中央被吸干血的母鸭子 小时候家里养了很多家禽,而家禽中只要会下蛋都是长命的。养的久的家禽据说营养价值高

一、大厅中央被吸干血的母鸭子

小时候家里养了很多家禽,而家禽中只要会下蛋都是长命的。养的久的家禽据说营养价值高,只是养越久肉也越不好吃,所以到最后养着就是为了蛋,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宰杀。这群长命的家禽队伍里有一只母鸭子,具体养了多少年我不记得了,反正如果它没发生那件事,应该会多活几年的。

那天早上,我起床下楼,看见那只母鸭趴在大厅正中央,头朝着大门,一动不动。我觉得很奇怪,因为平时天一亮,关它们的笼子一开,全都一窝蜂跑出去,这一只怎么在这趴着了?老妈也不把它赶出去(早上一般开笼后如果有一两只返回来的,我们也会赶出去,不然会把粑粑拉家里,增加我们打扫工作量)。我走进正准备赶的时候,妈妈进来了,说它死了,被吸干了血液。我仔细看了一下,鸭子很规矩的趴着,周围没看到血迹也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一根毛都没有掉。它就好像只是安详地睡着了一样。老妈说可能是被黄鼠狼吸的。我很疑惑,不怎么认同妈妈的说法。因为只要放假就在山上到处跑的我除了老鼠,鸟虫外,从没见过什么野兔野鸡黄鼠狼这类野生动物。这怎么就突然冒出了黄鼠狼,而且黄鼠狼是吸血的吗?怎么吸的?还有为什么鸭子被攻击时候没有反抗?那么多家禽,黄鼠狼只吸它一只?黄鼠狼是这么容易满足的?而且这母鸭子不应该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吗?怎么出来的?为什么又是头朝大门死在了大厅正中位置?现在想想,最不解的还有爸爸妈妈的处理态度。以前家禽得病死了的话就会第一时间处理,我都还没起床就已经被拿去扔了。可是那只鸭子到我起床了它还在那趴着,没有人动它,大家都是绕过它进出。后来,我去上学了,那鸭子最后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问老妈只说扔了(是埋了还是扔了,我忘记了)。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但那天早上看见母鸭子的一幕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我总是不经意地就想起那个早上我下楼看到母鸭子的样子,它那么安详地在大厅正中位置趴着,无声无息。

二、黑暗中我看见了一个女孩和2个和尚

从小到大,我始终都不敢一个人睡觉。我总感觉黑暗里藏着很多不可知的东西。它们随时会跑出来吓我。开始时候是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后来长大了一点的我不能再跟妹妹抢爸妈旁边的位置了,然后我就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睡觉。有一天夜里,我起来上厕所后回到床上,我关灯躺下,因为害怕,我就侧身过去,面对着奶奶睡觉,这时我看到在奶奶头的位置,有一个女孩站在洗碗池前面正在洗碗,周围明明是很暗的,但唯独女孩和她面前的洗碗池很亮,就好像聚光灯打在了她身上。我以为我在做梦,我用力眨了几下眼睛确认自己是醒着的,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真的不是梦。我又怕只是睁大眼睛不够证明自己是醒着的,我又特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皮,确认自己真的是醒着,我直直地看着她,她一直低着头在安静地洗碗。我有点害怕,就赶紧转正身子平躺着睡。刚躺好,又看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那时候外面没有路灯,房子窗户也小,透光性差,白天都有点暗,晚上一关灯绝对黑得跟墨似的)有2个男的在远处向我飘来,它们就像宇宙里一粒尘埃,感觉很小很遥远,可我奇怪的却能看清楚他们,光着头,穿着和尚的衣服,其中一个好像还披着袈裟的样子。他俩就那么并排着不断地向我靠近,刚开始时候明明觉得他们还在很远的宇宙里,没几秒就觉得他们要到我面前了,我吓的赶紧钻进了被窝里,一动不敢动。钻进被窝后我感觉他们又往前飘了一会儿就不见了。

三、会“跑”的遗照

那时候没有现在这样人手一台智能手机,拍照是日常,那时候连胶卷式傻瓜机都是一件奢侈品,想要拍个照要跑到镇上的照相馆去。照相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自己种的稻米都不舍得吃要拿去收购就为了换点钱的农民们怎么会愿意花那个钱跑镇上去照相,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带着相机来村里给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们拍遗照(那时候老头老太们流行提前给自己准备棺材和遗照),然后我奶奶也去给自己拍了一张。几天后,照片洗好送来了。一天晚上,奶奶把遗照拿出来给我看,看了一会儿,奶奶先去睡了,我见奶奶睡了,就把遗照随手放在了另一张空床上(奶奶房间有2张床,一张睡觉一张有客人来时收拾给客人睡,没客人时候就堆放当季换洗的所有的衣服)就也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奶奶忽然把我叫醒问我遗照放哪了?我说就在那衣服堆上啊。奶奶说没有。我说那你翻翻,会不会被衣服盖住了。奶奶说翻了,没有。我明明记得我是放在衣服堆最上面的,现在奶奶说没有。我也不睡了赶紧起来帮忙找,每一件衣服都被我翻过了,果然没有。我说:“奶奶,会不会你半夜起来放回柜子里去了?柜子找了吗?”奶奶说找了,没有。我也去翻了一下柜子,真的没有。遗照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昨晚睡前还在看的,肯定在这个房间里,等有空了再找找吧。”农家早上活多,找遗照的事就暂时停止了。过了几天,我又想起来遗照的事,问奶奶找到了吗?奶奶说找到了,在柜子底找到的。我明明也翻过柜子,也翻到底了,那么大一个带相框的遗照怎么我当时就没看到了?没法解释,我只当自己翻得不够仔细了。

四、失而复得的印章

要说遗照的事我没在柜子里翻到可以归结为我翻得不仔细,但印章这事,我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真的翻仔细了。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打工地方因为更新契约需要盖印,但是在我平时放印章的地方却没了印章的影子,明明几天前还看见它在的啊?最近又没有用印章,怎么就没有了呢?我开始翻箱倒柜找印章。但是我找遍了房间每个角落,翻遍每个包的大小所有口袋,就是找不见我的印章。找一遍没有,我又继续找第二遍,翻第二次包,然后第三次,可是始终不见就是不见。在这个异国他乡,没有印章简直要寸步难行,做啥都要印章,现在印章丢了,得赶快补一个,在我确认自己真的找不到印章后我立马就去补刻了一枚印章。事情就是这么可笑,当我拿着新印章跑遍需要改印章的地方办完所有手续后,那个“丢”了的印章却离奇地出现了。它就静静地躺在我一个背包的内袋里。可是,可是,可是这个小口袋我当时找印章时整整翻了3遍,3遍,3遍啊,我无比确定这个口袋当时是空的啊,怎么几天后它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小口袋里?

五、我手臂上的“痣”

14岁那年,不得不开始学习一个人睡一张床了。虽说学习一个人睡觉,但还是跟大人一个房间的,同房不同床而已。即使这样,我依然害怕,所以我就趁大家还在看电视的时候先去睡,只要在爸妈睡觉前睡着我就不怕了。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我确实每次都在大家睡觉前睡着了,但每天午夜12点我都会准时醒来,不是自然醒,是被噩梦逼得我不得不让自己醒来。第一天梦见送葬队伍,队伍里棺材那么显眼,队伍不断逼近我,我怕极了,我拼命地想让自己离开。我隐约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但是动不了,我拼命地想让自己醒来,经过一番挣扎我终于醒了,然后就不敢睡了,我开着灯坐在那,我爸估计被灯亮醒了,看到我坐在那不睡觉什么也没多说就起来跟我换了床,他去睡我的床,我睡妈妈旁边。第二天,还是12点,我梦见坟,然后看见了有人杀人,我又吓得不行,又是一番挣扎,我又让自己醒了,我又开灯不睡,我爸再一次跟我换了床。第三天,12点,我梦见我在上坟,我把黄纸用小石块压在坟头,压着压着,突然其中一张黄纸飘了起来,黄纸越变越大,向我扑过来,一副要把我包住压倒的样子,我想叫叫不出来,恐惧充满了大脑。又是想动却动不了,我又开始挣扎,最后在黄纸快到我眼前时候我终于手可以能动了一点,我继续挣扎,终于能动了,醒了。我又开灯了,这次估计老爸觉得不能再帮我了,不然我始终学不会一个人睡觉,老爸没有起来管我,我一个人坐了很久,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那时候电视没有24H做节目,一到时间就变成一个球(80后的朋友估计都知道),没电视看,那我看书吧。于是,每天午夜,我被噩梦惊醒后就开始看书,写作业,总是超前完成功课。于是别人在做当前的作业的时候我已经把往后几天的练习都做完了。知道的我是在打发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学习刻苦。

每次熬到天蒙蒙亮时候我会再回到床上睡觉。再睡时候有时候我还会做梦,但可能因为天快亮的缘故,我心安了不少,所以没有那么害怕。有一次早上我面对墙壁侧睡着,感觉背后有人一直在拉我手臂,甩了几次还在拉,我很不耐烦地就狠狠地向后甩了一下手,这一甩彻底把自己也甩醒了,然后我转过身发现我背后根本没有人,没有人,真的没有人,可刚刚被拉的感觉那么真实。还有一次,早上起来发现手腕有点灼烧的疼,一看,手腕周围莫名出现了几个灼伤,甚至在前臂中部内侧还出现了一群“痣”,是的,一群,大大小小有十几个褐色斑点的样子,说它们是痣吧,摸过去是平的。后来那几个灼伤好了,却留下了就像洗不干净的淡淡污渍似的痕迹。而那一群“痣”则常住在了我手臂上,大部分时间它们安安静静地,经常让我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只有一次,这群“痣”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变得很痒,本来是平的“痣”全部都凸了起来,摸过去能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那感觉太丑了。我很担心以后就这样难看下去了,都不敢碰它们。不过几天后它们又全都自己恢复到原先平的状态了。因为有过一次它们凸起的经历,我就担心它们哪天又突然冒凸起来,平时都不敢抓挠。我想不明白,睡了一觉起来它们怎么就凭空出现在我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