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钟
本文摘要:这件事,说是灵异事件,也不够灵异;说不灵异,事情也太过罕见,还是交给诸位评判。 昨天晚自习时,夕日欲颓,乌云密

这件事,说是灵异事件,也不够灵异;说不灵异,事情也太过罕见,还是交给诸位评判。

昨天晚自习时,夕日欲颓,乌云密布。一阵阴风,撩开窗帘,钻进教室。窗口一排,作业飘起,上下翻飞,满地爬行。众人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不久,教室里再次安静。大家盼望放学,照第六感、量子纠缠、生物钟和手表综合判断,时辰已到,广播却未响——因为它坏了。大家不敢确定,沉默不语,抬头瞄钟——还有五分钟。大家各自以为手表坏了,继续写字。估测五分钟过,复看钟,还是五分钟。莫非钟卡了?可钟的确在正常走。大家不解,持续瞪钟。钟亦有灵,无故被瞪,勃然大怒,掉转齿轮,悬崖勒马,疾速倒走。众人见此,纷纷大笑。斗鸡怒何故?以其怒时,人皆嗤之。钟益怒,无名业火直往上撞,恢复正走,试图戏弄我们。走半分钟,重新倒走。倒半分钟,又是正走。“这钟玩得多开心啊!我们也能如此率性任真,该多好!”见此奇景,放学之事,被抛到九霄云外,让人想到,三更半夜鬼打墙,向前走似往后退;让人想到,便秘患者拉不出,屎出来又缩回去。秒针不断往复,大家看得无聊了,才整队退去。

今天早上,钟仍然在那半分钟内,循环,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