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要:我们镇子最早的时候可以分成上,中,下三条街,镇子最老的医院就坐落在中街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已经没用多年,也不知

我们镇子最早的时候可以分成上,中,下三条街,镇子最老的医院就坐落在中街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已经没用多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的,很老旧,两层小楼,门,窗。梯子都是木头的,外面是青的发黑的砖墙,斑驳的很厉害。于是村委会的人把墙用石灰重新刷了一遍,把里面的门都拆了,用来放置村子里办红白喜事的锅碗瓢盆,凳子椅子,锅炉等等杂物,99年的时候,村里新建了办事房,于是准备把这些东西搬到新房子,第一天没有全运完,怕被人偷,那个时候我们这一些年轻人看着只要是可以卖钱的东西都会偷,于是村委会找了街上的老李大爷看守一夜。

老李大爷,60多岁,身体不是太好,走路佝偻着背,但他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论者,对于那些鬼怪神灵的事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孔!经常会做帮人收敛遗体,打捞溺水的孩子的事。村委会找到了他,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拿了个躺椅,找了薄被便到旧医院进门处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没多久便睡着了。

人年纪大了睡眠大多不好,大概三点多的时候李大爷便醒了过来,周围黑黢黢的,刚想去开灯,忽然听到二楼的木地板有哗哗哗的摩擦声,顿时无名火起,心想着现在这些年轻人真的越来越坏了,有人看着还要来偷东西,于是便没开灯,拿着老式电筒蹑手蹑脚的向二楼的楼梯走了上去,电筒泛着黄光,他一阶一阶的向上走去,走到了最后一阶的时候,他一愣,停住了脚步,甚至有点想向回退回去的冲动      他看见在最后一阶的楼梯上有7.8只白森森的人脚,没有穿鞋,一动不动。佝偻着背不敢挺直腰看,还可以听到后面黑暗中底板的摩擦声,安静的空间里感觉有人在窸窸窣窣的说着话,李大爷扶着墙一步一步推了回去,他不敢用跑的,怕后面有东西追他,到了一层,找到了灯线拉亮了灯,他才喘了口气,立马出门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人们来搬东西,看见他不在便去找了他,他撒谎说去上厕所了,人家给了他点钱他也不要。有一次和人喝酒,其他人很奇怪为什么他不再对鬼怪神佛的事嗤之以鼻了,借着酒劲他才把这件事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