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先人的行为
本文摘要:本文原创,只发中国灵异网www.lingyi.org,除作者外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表弟是我三姨的儿子,下面还有

本文原创,只发中国灵异网www.lingyi.org,除作者外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表弟是我三姨的儿子,下面还有个妹妹,三姨和三姨父一家住在黄埔区长洲岛,他们是黄埔造船厂(又称军工四八零一工厂)的职工。百度上介绍广州市黄埔区长洲岛的资料不全面,只是介绍了旅游资料,包括孙中山先生在长洲岛建立黄埔军校等历史事件。真正了解长洲岛的,还是当地长期居住的人们。

长洲岛有座山,山不高,山上有个通信塔。通信塔在80年代建好,那时我们去三姨家玩,也上过那座山,在山上远眺船厂码头停泊的巨轮军舰,非常壮观。

在80年代初建设通信塔的时候,挖出了很多当地人祖先的坟墓,大多数坟墓的先人都做了“入金坛”的法事。入金坛的法事不外乎就是在先人入棺安葬三四年后,找个黄道吉日,自家的后人,或请专门的“山狗”把已腐化的棺材里的遗骨收拾到坛子里再重新安葬。当时迁坟公告一出,有主的坟墓都把会把金坛领走,送到别处安葬。而无主的坟墓,在当时挖出来后,放在山路边等着处理。

那时候小表弟大约上一二年级,与他同龄的男孩,有部分是当地疍家人(粤语意思为水上人家),所以很多孩子都很野性。有特别大胆的会跑上山,把等待处理的金坛打开,用竹子棍子把里面的骷髅头挑着游街,后面跟着一大群同龄的小子,连胆小的都跟着队伍后面看热闹。那些胆小的路人,尤其是女孩子被吓得哇哇叫时,就是那些混蛋小子的乐趣了。等混蛋小子们玩腻了,或者被大人们斥责的时候,就把骷髅头随手一丢,然后一哄而散。至于骷髅头的去向,就不得而知也不再管了。也有的疍家小混蛋,趁夜晚把骷髅头放在人家的小船船头或用棍子插在船舱顶,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时,,能吓唬到出早船的人。让人家做些法事才敢出船(据说当时疍家人做过法事后,骷髅头一般会被黄纸包着,开船到江中心再放入水里),以浪费人家时间为乐趣(疍家人出船多数是搞运输的,出船晚了就赚得少)。

下面说的是小表弟后来告诉我的,与玩弹弓有关的一件事。www.lingyi.org

我比小表弟大三年,小学时候我喜欢玩弹弓,弹弓是我老子教我做的。放学写完作业后就在外面练弹弓,虽然不能百发百中,但也有百发九十中。暑假去三姨家玩,也做了两把弹弓给两个表弟(大表弟是姨妈的孩子),并且互相交流弹弓技巧。我们还上山打无花果作为练习,无花果树山上山下有很多,果子酸酸甜甜的。

那年暑假,小表弟的弹弓技术算是突飞猛进了(这是他表哥我的功劳),也学会做弹弓。开学后,小表弟也和他的小伙伴们(包括游街的那帮混蛋小子,都是同龄人)交流弹弓技术,并且把一户平房住户,挂在门口的一个铁锅给打穿了,又不幸被人认出是黄埔造船厂小学的,人家到学校找人,找到后告诉老师家长,三姨赔了钱,三姨父自然狠狠地揍了小表弟一顿。

但顽皮的孩子不记揍,没几天放学后,小表弟又跟着那帮混蛋小子挑着骷髅头去游街了。不过小表弟胆子没那么大,从来不敢主动去揭开人家金坛子挑骷髅头,只是跟在后面起哄。

游街队伍走了一圈,据说在渡口码头(那时长洲岛还没有桥,都是靠渡船过渡,或乘船去其他地方)把过渡来的人们吓了一大片,但没有人制止他们。他们回到山脚下,不知当中哪个天才提出:今天这个骷髅头这么大,不如把骷髅头当弹弓靶子吧。这个提议一出,一边倒赞成。于是就把挑骷髅头的棍子插在一个土堆上,各自拿出弹弓。

小表弟这才想起,前几天打烂人家的铁锅,被三姨父揍了一顿后,三姨父把他的弹弓扔了,并勒令再敢做弹弓玩就打断手。他打算再做一把弹弓,藏在家外面不给父母知道。可因为要躲着父母,所以还没来得及做,只能看着别人玩。

混蛋小子们还提出,只用小石头作为弹药,谁能把小石头打进骷髅头那两个眼洞而不触动骷髅头的,谁就是老大。一顿乱石飞射后,虽把骷髅头打得晃来晃去但也没人能做老大。小表弟看得手痒,也想打两把,就问旁人借弹弓。当小表弟用弹弓瞄准时,忽然觉得那骷髅头好像在狠狠地盯着他,反正就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慌感觉,尤其是那两个眼洞,放佛有灵性似的看着他。旁人催着小表弟快点,小表弟也不好不打,只好向旁边打了两发偏枪,就把弹弓还给别人,说你的弹弓用不惯,下次我自己再做吧。

当晚没发生什么事,过了几天,游街队伍里的几个小伙伴没来上学,一打听,说有一个不知什么原因,病倒以后昏迷不醒,已送到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有两三个诊断为重感冒发高烧,他们睡觉时老做噩梦惊醒,打针吃药也没有效果。还有一个不知怎么的突然变得精神失常,说胡话,又哭又笑的!剩下的人也有不同的遭遇,有的被单车撞倒,头破血流要缝针,有的上下楼梯跌倒,虽然没跌至骨折,但也痛入心,走路一瘸一瘸的。小表弟倒是没有那么凄惨的遭遇,只是打乒乓球时被打来的球打中眉毛下,肿了一块,非常痛,还差一寸就打到眼睛了。www.lingyi.org

当中有些家长,觉得孩子肯定遇到什么脏东西,就商量着一起找懂行的师傅来看。师傅请来了,先给孩子昏迷的那家看了,说孩子得罪了阴物,给拘魂了。师傅再给其他几个孩子看,包括精神失常的那家孩子。最后师傅说这些孩子得罪的是同一个阴物,这阴物比较厉害,都拘着他们的一个魂不放,要做一场比较复杂的法事才能破解,还要看运气。再后来大家折腾了几天,总算圆满了法事,那个精神失常的孩子也逐渐正常,但反应不如以前,学习也退步了,只勉强读到初中就进了工厂做学徒。

当时三姨三姨父也知道这件事,也有熟人看到小表弟当时跟着游街队伍后面,就质问小表弟。小表弟不敢承认借人家的弹弓打骷髅头,只说跟着看热闹而已,弹弓都被爸爸扔了,所以只是在旁边看着没有打弹弓。小表弟说完又遭到一顿臭骂,三姨父狠狠地警告:禁止再玩这种危险的游戏,跟着后面起哄也不行,不然绑起来吊着打,手脚都打断。

那几个中招的小子,以后当然也不敢再这么玩,但却还有其他的混蛋小子继续着同样的娱乐,有的还是黄船中学(现已与八十四中合并的中学)的初中生,不过也没有听说发生过什么事。后来当地部门介入,与学校配合发了警告,再发现学生搞如此行为者,记大过处理!这才杜绝了这种亵渎先人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