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庙里的槐树精
本文摘要:俗话说的好,一人不进庙,二人不观井。两个人不观井,自然是防止其中一人心怀不轨暗中加害,而一人不进庙,有人说是防止打劫的,其实不然。寺庙多半在郊区或山上
俗话说的好,一人不进庙,二人不观井。两个人不观井,自然是防止其中一人心怀不轨暗中加害,而一人不进庙,有人说是防止打劫的,其实不然。寺庙多半在郊区或山上,常年不见人,如果在那里打劫,那劫匪多半会饿死,还不如在路上,最起码有行人。其实一人不进庙,防的就是那些山精鬼怪。

清朝刘金生是一个走方的郎中,整日云游给人开方子看病为生。有一天走在乡间路上,迎面碰到一个中年的道人。那道人头发蓬乱,面容枯瘦。穿着百纳伏魔衣(一百件死人的衣物碎角料缝制而成,能辟邪),脚踏麻鞋。走到郎中面前打了个稽首,说道:“缘主今日有凶灾,不宜出行,还是往回走吧。”

刘金生就说道:”这位道长,我是个走方的郎中,你方才说今日有凶灾是怎么回事?“

那道人没有回话,看了刘金生一眼,继而从袖中拿出了一黄纸折的纸鹤递给刘金生,说道:“那缘主就把这个放在身上吧,或许能够挡灾。”说罢抬脚便走,边朝前走边说道:“路遇穷舍莫栖身,夜半堤防梁上君。走投无路勿慌乱,麻鞋反穿明白人。“言罢,渐渐远去了。留下刘金生拿着纸鹤一脸愕然。

顺着路往前走,也没见什么村落。天渐渐黑了,刘金生开始焦虑晚上该在什么地方歇脚。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悠扬的钟声。刘金生顺着钟声行去,在一座小山上发现了一座寺庙。寺庙看上去虽不是金碧辉煌肃穆庄严,却也透着古朴祥和。

刘金生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老僧,刘金生说明了来意,想借宿一宿,老僧就把他领了进去。庙里还有四五个僧人,正在用斋。刘金生顺道蹭了顿晚饭,往功德箱放了几枚铜钱,便去客房安歇了。

半夜,熟睡中的刘金生心中一阵心悸,被惊醒了。睁眼一看,房间中的景象已和来时大不一样,被褥早已破败发霉,四周蛛网遍布,窗户也已经破破烂烂。这时候,一个绳套从房梁上悠悠的晃下来,径直往刘金生的脖子上套过去。刘金生吓得大叫一声,抓起衣服就逃了出去。

寺庙里的景象也是破败不堪。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几个人影被吊在院子里的一棵老槐树上,夜风吹来诡异的摇摆。刘金生慌忙向门口逃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门口了,四面都是墙,怎么走都是围着那颗老槐树打转,不时有阴恻恻的笑声从那些人影中传来,吓得刘金生一刻也不干停下来。如果不是突然惊醒,恐怕刘金生也被那绳索套在树上了。

刘金生忽然想起了那道人给的纸鹤,于是慌忙从怀中掏出来。纸鹤一被拿出来,就像活了一样飞到了空中,继而化成一道毫光,朝那槐树射去。树身发出一声惨叫,流出了汩汩的鲜血,继而消失不见。刘金生坐在地上定了定神,想起了道人走时的那几句话。于是脱下自己的鞋子,左右脚反穿,这才看到了庙门,慌忙逃了出去。

原来这里原本是一座庙宇,因逢灾年,又无香客,僧人都走了。日久年深,寺庙的风水却让院中的一棵槐树成了精,专挑迷路的行人下手,吸食精血以供修炼。刘金生也算有造化,关键时刻福至心灵,被第六感惊醒,又有道人的纸鹤破了槐树精的法,这才让刘金生逃脱升天。

或许有人会问,那道人能用纸鹤破槐树精的法,为什么不直接来灭了槐树精呢?其实天地人神鬼共存三界,各行其道,也各有各的造化。如果不知因果,那救人一命自然胜造七级浮屠;但如果知道诸多因果,那救人就干预到了定数。这就像买彩票,随便买的中了奖,那是自身的运气,但如果提前知道了结果或者使了手段中奖,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俗话说的好,一人不进庙,二人不观井。两个人不观井,自然是防止其中一人心怀不轨暗中加害,而一人不进庙,有人说是防止打劫的,其实不然。寺庙多半在郊区或山上,常年不见人,如果在那里打劫,那劫匪多半会饿死,还不如在路上,最起码有行人。其实一人不进庙,防的就是那些山精鬼怪。

或许有人就说了,那些道观庙宇,都是仙佛的道场,怎么会有鬼怪呢?

天上的神仙佛陀都是有数的,而世界上的道观庙宇却是无数,一个神仙就算有无数的分身,那么多庙宇他也占不过来。所以很多的寺庙佛身都是简单的一尊雕塑,没什么神性;而有的庙宇佛身,却是鸠占鹊巢。一个寺庙没有本尊神位,却有凡人供奉,那些山精鬼怪就会附在上面享受香火。如果精怪老实本分的修行,多行善事,那仙佛本尊一般不会管,因为精怪显神通行善事也是打的他的名头,替他扬名。

如果有的精怪在寺庙作恶,那就会受到老天的惩罚。人们常说五雷轰顶,五雷(天雷、山雷、水雷、神雷、社雷。)之中的社雷,就是专打那些观舍庙宇作恶的鬼魅精怪。然而天道无情,仙佛也是高高在上,很多庙宇的精怪除非罪大恶极,一般的小打小闹他们不会管。这样很多的庙宇,一接近就会感觉阴气森森,全然没有那些仙佛的浩然大气。一些自身八字弱的人,进入寺庙就会受到影响。这就是一人不进庙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