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胆踢坟
本文摘要:随着距离的拉近,孙小海也终于看清,那人脸原来是一座新坟上的花圈,因为角度原因,再加上月光的阴影,看上去像一个微笑的脸。这让孙小海心中舒了一口气的同时,
随着距离的拉近,孙小海也终于看清,那人脸原来是一座新坟上的花圈,因为角度原因,再加上月光的阴影,看上去像一个微笑的脸。这让孙小海心中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点恼火,于是三两脚就把花圈踢倒了。孙小海心中想着,反正以后就算新坟的亲属看到了,也不知道是谁踢得,再说就算有鬼,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还能把自己怎么样?想到这里,孙小海再踩了几脚,这才回家。

上世纪80年代,那时候猎枪还禁得不是很严,有些种地的农民,在闲暇之余或者冬天没事的时候,会去野地里或者山上打点野味。那时候比较贫穷,一来可以给自己打打牙祭,就算卖到集市上也能赚点烟酒钱;二来也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

孙小海是附近出了名的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别人都称他为孙大胆,他也喜欢别人这么叫他。那时候村子还没通电,没电视,没收音机,对于闲不住的小海来说,那就是一种煎熬。所以孙小海花巨资从别人那里淘换了一杆猎枪,又从供销社买了一把手电筒,开始了他的打猎生涯。

孙小海白天下地,一般都是晚上吃了晚饭才出去。要说晚上根本不适合打猎,什么也看不到,再说动物们也都睡觉了,能打到什么?可孙小海喜欢这样,乏味的生活中,晚上夜深人静,拿一杆猎枪,追求的就是一种狂野,一种刺激。

有一天夜里,月亮很亮,照得大地上一片洁白。孙小海拿着猎枪在野地里闲逛。夜已经深了,孙小海逛了一会正准备回去,在一棵树下撒完尿后,一转头,看到远处一张人脸。那张脸出奇的大,圆圆的,冲他微笑着。这景象吓得孙小海心头猛地一凉,想扭头走。可一走,以后再出来心中就有阴影,再加上好奇心驱使,孙小海举着猎枪慢慢靠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孙小海也终于看清,那人脸原来是一座新坟上的花圈,因为角度原因,再加上月光的阴影,看上去像一个微笑的脸。这让孙小海心中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点恼火,于是三两脚就把花圈踢倒了。孙小海心中想着,反正以后就算新坟的亲属看到了,也不知道是谁踢得,再说就算有鬼,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还能把自己怎么样?想到这里,孙小海再踩了几脚,这才回家。

一路上不觉得什么,可回家后,就觉得自己脖子还有后背发凉。起初以为出去一趟受凉了,躺被窝暖一会就会好。可躺下后,却睡不着了,总感觉周围有东西。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眼睛看不到,但就是感觉有东西在周围。心里毛毛的,感觉身上也没有生气。孙小海硬着头皮睡,希望第二天就会好。

可第二天起床后,孙小海的半张脸肿了起来。这可把孙小海吓得不轻。半张脸不仅肿,还麻。孙小海心中有愧,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过敏,就直接去找的神婆。神婆看到后,就问孙小海是不是惹什么东西,孙小海如实说了。

神婆有点生气得说“胆子大归胆子大,可你没事找事的时候,怨不得别人了。我给你送一送吧。”说完,领着孙小海去那新坟,整理了花圈,又烧了纸。神婆嘱咐他,晚上十二点,在门口烧点纸,再放挂鞭炮送送就好了。

晚上孙小海按照神婆的嘱咐烧纸,那火烟直往孙小海脸上扑。一刀纸烧完,也弄了他个灰头土脸。放完鞭炮后,孙小海那脸肿才渐渐消了下去。此后孙小海晚上打猎,都会自动绕开那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