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恐怖经历
本文摘要:2007年我在福建厦门闯社会的时候 当时是在酒吧做安保

2007年我在福建厦门闯社会的时候 当时是在酒吧做安保  那个时候的酒吧每天都要打好几场架 在里面骂人 拍照 乱摸 不听劝告 动手打人 砸东西的 打坏东西的 乱撒尿的 耍酒疯的 打赤膊 很多 都是我们要打的对相  动不动就打 动不动就一群保安冲上去打  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有保安打 就全部冲上去打 不管是谁不管什么事 打完再说 每天三小架  三天一大架 在哪里干了三年 有二个被打残废的  一被打瞎  还有一个拿枪和我们对干的  我们把他追到三楼直接把他踢下来 肚皮割了一个大口  肠子都翻出来 还没死  还有一个警察被打断手的 那个时候就是这么乱 老板赔钱就是 一切可以摆平  不知道能不能核审通过 但我说的句句属实  一点不夸张 甚至还降了事实  现场远比我说的还要激烈 反正我们一动手就要见到血 才会收手  比黑社会还黑  那个时候很多混社会的都不敢到我们这边闹事 而且有靠山 有名气的社会大哥  都不敢在我们这里闹  喝多了也老实 很怕我们这边的保安  他们也见过我们打架  都很震惊  真的很狠  当时安保加起来快二十几人都是1米8左右的大块头  有一半是东北人 一半是部队转业回来的  我说的句句是实话 当时就是这么现实  就是这么乱  07年那个时候酒吧才刚刚崭露头角  当时酒吧是个新鲜词 所以消费的基本都是一些有钱的老板  混混  官员  那时免费台几乎没有  那些跳舞的都经常不穿内裤 所以我们才会禁止拍照 那个时候整个福建就那一家酒吧  好像在2013年出了人命 老板罩不住了  关门大吉  那个时候钱很好赚  老板赚了好多钱  几乎我在的三年  每天都是爆场  我和其他六个兄弟一起退伍的  被酒吧老板直接招聘过去的  团队和那个老板有交情 所以直接到我们这里要人   我做的第三年 也就是2010年7月份  我那天休假 我记得特别清楚 是7月25号  夜场大家都清楚 白天睡觉 晚上疯狂 休假也是晚上玩  睡到傍晚6点多 就去马老七炒了一份米丝吃完了  就去网吧上了4个时间的网 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  更不要说智能手机了  那个时候用诺基亚的很多 还是QQ时代  从网吧回来打算晚上去酒吧喝酒  叫了几个朋友找我部门老大免费开了一张台 喝完差不多到凌晨2点多  然后把朋友送走 自己也回宿舍 回到宿舍洗个澡 开上空调 躺在床上 聊起了QQ  我人是没有醉的 很清晰  看了不到几分钟就睡着了  入睡快什么一个原因 就是累  第二个要么就是有病了  我以前从没遇到这种情况  是说在酒吧工作三年没遇到这种情况 能入睡这么快 我们上班很轻松 一天就上7个小时  其余时间都在时间 要么玩 怎么可能会累  我刚刚入睡  就有人敲门  那种节奏是从慢到快 不要说晚上  白天听到都怕 当时我以为是别的部门恶作剧  还想着打算抓住 狂揍他一顿  来来回回敲了几分钟  然后又变节奏  从轻到重  然后又从慢到急那种  维持了好长时间  我人一下就醒了 门还在不停的敲  我就在床上躺了一分多钟 调整了一下心态   心里想着狗日的 老子拿凳子劈死你 然后用脚用力拍了一下床 然后敲门声就更大  感觉要把门踢开的感觉  我心里越想越不得劲  全身上下瞬间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 头发也变硬了 我就往哪方向想了   门一下又变的轻轻的敲 我想打电话 叫几个兄弟过来宿舍 可是一滴信号也没有 奇怪了吧  我实在受不了  就趴门缝看  就是门上有个大拇指大的洞口 平常外面没有灯 都是黑漆漆的  我房间也没有开灯 房间什么都看不见 黑漆漆的 我就用手机照了一下 摸索到门边 往门缝一看  不看还好 这一看 我永生难忘啊  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看见三个黑影子  不停的打门 黑的什么都看不到的夜晚 既然能看见三个人形黑影 鬼比黑还黑 当时气都不敢喘  然后慢慢的移到床边  慢慢的爬到床底下去  还在不停的敲  我当时怕他们一下子跑到我身边  吓得快死了 心跳到极点  呼吸都困难  脸烫的不行 感觉有60度  手放上面都快起泡了 头发有烧焦的味道  然后在床底下摸了一团卫生纸  赶紧把耳朵堵起来 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狗日的  真想冲出去和他们拼了  突然一下又不敲了  过了几分钟 又听见敲   看了一下时间 3:43 离下班将近还有二个小时  我快要绝望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等到他们下班回宿舍 我还没有醒  一直睡到下午快四点多  他们还在睡觉  我突然从床底下爬出来  宿舍7个人全部瞬间醒了过来  问我去哪里了  脸怎么变得这么黑  眼泪满面都是干巴巴的  我说兄弟  我差点死在这个宿舍了  他们问我怎么回事  我就把事情说给他们听了  还说我一直就在床底下睡  奇怪的是 他们七个人梦见同一个梦  就是我在酒吧被客人围殴  把我打死了  他们想过来帮忙  被什么拦到过不来  他们看到我的惨象都吓醒了  这些酒吧兄弟还是有很大感情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醒过来的  然后我全身都软绵绵的 没力气  然后打算洗个澡再躺一下  洗完照了一下镜子  把我自己都吓傻了  脸黑的不行 头发严重变形 怎么梳都梳不到以前的头型  我头发很短  发现问题不简单 洗完 就去中医院挂号 带着眼镜去的  医生问我脸怎么弄的  我没敢说  说一觉醒来就这样 医生让我拍片 做生化 做脑颅CT  结果诊断出来是 满脸淤血 肌肉组织破损  医生问我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  我还是没说 然后给我办理住院挂了三天点滴  开了一些药  还是没有好转  期间公司的高管都来看了我  公司还拿了5000捐助给我  部门老大也对我说  宿舍已经换了 问我如果不想做 随时结算工资  还有医药费全部报单  我当时说了一声谢谢  什么都没说 到了第四天 我交的三千块已经全部用完了  护士催我交钱  我一看脸  一点都没有好转  我当时就来了一句  治成着逼样  还好意思催我交钱  去你妈的   护士就是 你脸本来就是这样 什么叫我们治成这样  我拔了针管就往外走  手续都没办  直接离院  里面好像还有300押金没拿  然后去公司申请辞职  加上医药费  医药费我多报了2000  也没让我出医院的收费单  财务直接拿钱 总共领了8000多再加公司捐助的5000有13000多  打算回家 打电话也不敢和老妈说  想来想去  就在那边租了一个月的房子 先修养修养  晚上也不敢睡觉  就去网吧通宵  白天睡觉  网吧里面的人看到我的脸都有点怕 打算用完钱  就去五星级酒店自杀去  可是不到三天的时间脸就慢慢转好 现在也很健康 没玩到几天 然后就回家了 把事情跟老妈说了 她就去神婆哪里问 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婆说她无能无力 找不到  只能回去问你儿子  然后老妈就问我 我回答是这几年没干什么坏事 都是老老实实上班 事后回想了一下  可能是跟我酒吧打架有关  不是被打人的亲人找上门 就是他们下阴招报复  我想了一下前者比较可靠  如果是报复我可能就没命了  句句实话

小编:少标点符号,不然就是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