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爸看事的经历15
本文摘要:16年夏天,附近的一个人来家里给大儿子看婚姻,看完就往外走,我爸送出来,看他的腿一拐一拐的,我爸说,来我给你看

16年夏天,附近的一个人来家里给大儿子看婚姻,看完就往外走,我爸送出来,看他的腿一拐一拐的,我爸说,来我给你看看。那人说,你还会看腿啊。进了屋,我爸说我给你试试啊。让他卷起裤子,看见小腿处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皮肤呈紫黑色,上边贴着一块一寸见方的膏药。我爸让他扒开膏药,一看里边全是脓和烂肉。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静脉曲张。每年立夏就裂口,一直到小雪裂开的口子才长好。而在这期间一直看病敷药,但是到第二年立夏后就又裂开了。

我爸给他发了功,给他画了几个符号,让他回去烧成灰,抹在膏药的四周的皮肤上。

过了五天他来了,看腿也不拐了,只有黄豆大的伤口没有愈合,又给他开了点符号。下次再来看腿上的伤口已经全长死了。

他今年正月十四晚上带一个朋友来家里看腰,聊天说,以前腿紫黑,现在变得红润了。

我正好在家,他们来的时候我看他们聊了会天,我就出去了,等他们走后,我爸给我说的这事。

15年夏天,来了一个28岁的小伙子,穿着大裤衩,呲牙咧嘴的拐着进了屋。我爸问他怎么了,他褪下裤衩,大腿根两边各有一个枣子大小的疮,有脓有血。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一开始是只有一边腿上有一个小疙瘩,特别痒,他就用手抓,抓破了就感染了,越来越大,后来另一个腿上也感染了,对称分布,他不好意思去医院,就自己抹药,后来越来越厉害,连痒带疼。

我爸给他发了功,开了几个符号,让他烧成灰抹外圈。后来他抹了第一天,就感觉特别疼,疼的他受不了,都掉眼泪了。第二天就不疼了,第三天结痂了。等到了第五天,被感染的另一条腿那就掉痂了。最开始的那条腿那好了一半。后来又给他开了五天的符号,再后来就好了。

我爸跟我说这是虚病,虚的不肯走,所以第一天疼的他受不了。同理,小儿夜啼的时候,有时候给发了功,当天却闹的更厉害,第二天就没事了。

临县一个40多岁的男出租车司机,有时候也拉人来我们这看事,有一次他来了就说,这几天浑身没劲,胸口闷,腿哆嗦,离合踩着都发沉,有时候他还会去别人的车上踩踩离合,看别人的车是不是也这么沉。其实是他自己没劲,有虚病。有时候他拉人,迷糊的都不知道路了,问坐车的去哪,坐车的说了目的地。然后过了几分钟,他又问坐车的去哪,过了几分钟,他还问,他记不住。坐车的说,你这个司机啊。他说这两天不得劲。他来了我家看我家的枣树叶都是黑的。

我爸当时就给他还了愿,一还愿,他浑身哆嗦,出虚汗,话也说不出来了。他媳妇在另一个屋里逗孩子,我爸当时也吓了出了一身汗,说他媳妇,他都这样了,你还在那屋逗孩子。他媳妇说,有你呢。我爸就出去又给他还了一个,刚点着,这司机就说,行了,没事了。然后他就走出我家大门,一会就回来了。我爸问他干嘛去了,他说我去踩离合去了,离合也轻了,枣树叶也绿了,好几天了,这才像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