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飞走了
本文摘要:初中应该是青春阶段最活跃的时期吧,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我就读于本地最近的初中我身处的班级是平行班,正因为如此我们

初中应该是青春阶段最活跃的时期吧,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我就读于本地最近的初中我身处的班级是平行班,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班主任对我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管,并且当时也都住校每天都有晚自习,人都是这样不作不死,明明很害怕却又去接触,我们是多媒体教室,钥匙都是由班长保管,晚自习各科老师都是一笔带过,然后就是看电影,(恐怖片)床下有人,电梯惊魂,478宿舍,咒怨,笔仙.……几乎所有当时能看的恐怖片都看遍了,我就是那种明明害怕却作死要看的,接下来所说的我不确定是不是看恐怖片心里阴影造成的还是真实的,我们的宿舍在最高层4楼,宿舍的旁边是通往5楼楼顶的楼梯,楼梯道是用铁门锁着的他们都说之前有个女生从上面跳楼了,感觉每个学校楼顶都有这样一个故事(哈哈),那天晚自习看了笔仙,这群损友就组织晚上在寝室玩,当然我是拒绝的,但是我不能不合群啊入乡随俗(是好奇心害死猫)铅笔,纸,就连蜡烛都搞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宿舍关灯了所有人跟着提示操作,“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我艹动了,(哈哈哈哈)这舍友有毒吓我一跳,上一局的捉弄,这一局大家都格外的认真,咒语说到一半真的动了,我们互相询问是不是恶作剧,没人承认,大家心里都打了个颤,我有点慌了甩开了手中笔,若无其事的说到太假了了吧,散了散了,可能是手太紧张抖了一下,上一秒的游戏很快的就在大家的谈笑声中消失,那时是个夏季,到了傍晚月光很强,就连寝室都有了丝光亮,大家都躺在各自的上下床玩手机我的位置是靠窗的上床,到了11点左右,窗外突然就飞进了一只萤火虫,奇怪的是它一直在我上空上下旋转,最后我将它打到了地上,为什么就在我这飞?很快一天就过去了又到了晚上,今天天气有点不好打雷闪电,有个舍友害怕就跑来和我睡,我们都各自玩着手机,我打开了QQ空间,里面有了新的动态,是XXXX省因为XXX被淹死了然后下面就配了一张图,图中有三个男的,一个女的躺在地上盖着白布脸色苍白,我就告知他们这个新闻,和我同床的女生就说要看看,我就把手机递给了她,她说着这个女生有点眼熟并且将图片放大正当那个苍白的脸霸屏时,那个女的眼睛睁开了,我不经意漂了一眼,从侧面都感觉那个眼睛再看着我,我的手机直接被她吓得扔出去了,我们两都被吓到了,整个寝室瞬间被我们的尖叫声吵醒,不用想我们被舍友骂了,我捡手机时都是把屏幕背对着自己,然后黑屏关机,当时就想是发动态人的恶作剧,两个人就抱着睡着了,时间好快,星期五放学了,回到家后父母不在,就和妹妹去了奶奶家,晚上妹妹说要和我玩个游戏,我站在门后面,她拿了个板凳垫脚从另一面看着我,我仰视着她他不停的在笑,突然他就喘不过气了,然后我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缕头发我伸手将它拿掉,妹妹的头一下子掉了下来我接住了她的头颅她看着我不停的笑,我瞬间从梦中惊醒,我打开了灯身体紧紧的和妹妹凑在一起睡去,时间很快又是新的一天,我们都吃了午饭,爷爷奶奶去村里溜达了,妹妹在看动画片,我特别困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门缝里夹着点微光,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爬在我的腿上,第一反应就是跑和尖叫,可是我动不了,声音顶在嗓子眼却出不了声,全身只有眼睛可以活动,我害怕,我闭上眼睛,泪水一直在流,过了一会,我开始可以动了,我起身立马用脚摸索着鞋叫喊着我妹的名字跑了出去,我妹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我怕吓着她,我拉着她就往户外跑,看到阳光那一刻觉得特别有安全感,晚上我毅然决定不在奶奶家睡,时间很快星期天又来了,要去学校了假期总是那么短暂,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关灯以后总感觉凉嗖嗖的,我和舍友睡到了下铺,我们拿着手机看着剧,到了12点左右就只剩我们两人,我们还在看突然手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小,可能是我不小心按到了,几秒后又关了,舍友说我拿吧,又过了几秒后又自动关了,我想想最近的遭遇我有点慌了,她也是,虽然不说但是那种诡异的气氛,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害怕,我牵强的说不看了吧睡觉了,我们都在找个心里安慰,嗯嗯,睡吧,我手机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的脑袋不由自主的脑补画面,我慌了,又是新的一天过去了,一到晚上我就有点慌凉嗖嗖的,我选择和舍友睡在下铺我睡边上,我们聊着日常,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大家都话题聊尽了,都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突然有人打了我一下,我在想肯定是我和他们说最近的遭遇,故意吓我,明明我就有点害怕还这样,我就忍不住骂了她们,有的睡着了,就只剩迷迷糊糊的一个懒散的回应我,谁打你了……话刚落我一下子毛骨悚然,今天就只有我和旁边的舍友睡在下铺,她们根本打不到我,瞬间汗毛竖起来,一下子像是被电了似的,我现在无比的清醒脑子一片空白,我控制不住的颤抖冒冷汗,我将被子包裹住我的全身,防住身体再次被碰到,紧紧的挨着舍友,舍友感觉到了我的抖动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她太困也就没在意继续熟睡,我的意识一直清醒到凌晨3.4点,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从那一晚开始每到晚上在寝室我就害怕,就连上厕所我都要喊朋友一起去,我也不敢一个人睡,每一天都换着和不同的人挤着睡,我每晚都失眠,隔三差五的做噩梦,终于熬到星期五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爸妈依然不在家,我跑到奶奶家,我哭着和奶奶说了我的遭遇,听完后奶奶就带我去了一家卖死人用品的店,找到了一个男的50岁左右,奶奶和他低估着,那个男的就问我发生的事,然后他和奶奶说着明晚到家里做法事,回家的路上我问奶奶他是谁,奶奶告诉我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先生”,到了第二天晚上那个先生来了,他到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刚好那天停电,家里只有手电筒,先生让奶奶准备鸡,大豆米,花椒,鸡蛋我就只记得这些了,接着爷爷领着我们几个人穿过竹林来到了祖坟面前,先生让我跪在祖坟面前,然后他把那只活鸡放在我面前杀了接着点香,烧钱纸,然后他一边低估着什么一边往火里扔东西,最后他把一个生鸡蛋扔进了火堆,让我磕头祈祷,最后他将鸡蛋捞出放在碗里,回到家后,他让我把鸡蛋吃了(鸡蛋壳碎了,里面有香灰,我只吃了蛋黄)他询问我爸妈名字我的生辰八字和属相,然后他用鸡血在符纸上写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最后放了花椒,大豆,米,还有什么忘了,用红布包裹着是个三角形的让我带着它不要拿下来,就这样我做了法事,真的是一顿猛虎操作,我问奶奶我是怎么了,她就说魂被吓走了……之后在学校我的确觉得没那么害怕了,也没有做噩梦,或者发生不好的事,后来想想不知道是我看恐怖片看多了心里作用,还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