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要:一口棺材,一个荷包蛋,一猫,一扫把,一个守夜人,一次回忆
一口棺材,一个荷包蛋,一猫,一扫把,一个守夜人,一次回忆

引子

小时候,村里有老人过世的时候,就会放进棺材里面,那时候还没有火葬,都是土葬,在我的记忆中,老人过世后没有立即入土,都是要等家里的亲人回来见最后一面才入土;

正文

如果问我,我最怕什么,很多人都不会想到,我居然是怕棺材,原因其实很简单,小时候的某年被棺材吓过了;

记得那一年,家里的一个远房老人过了世(父母同一条村的,家里的亲戚很多),因为是七八点熬不过走了,还有个荷包蛋盖在嘴上(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没有这种说法,老人在眼看熬不过去走的时候,用荷包蛋盖在他们的嘴上,保存最后一口真气),当天晚上基本上所有的亲人都过去了,还差几个在远地上班的没有赶回来,所以,老人过世后,家人为他擦了身子,放进棺材,放到家里的大厅等着其他未到的回来。家里的人就要开始轮流守夜了;

我母亲跟着一群姑姑婶婶在另一个房间吃茶聊天,我父亲跟其他人在门外乘凉,大厅上有几个人在烧纸钱,我跟其他孩子在另一个房间玩,具体的情况大概这样;

我因为期间出来上厕所,后回去看到大厅没人就在大厅的门口逗留了一下,棺材的边上还有一把扫把,不知道干嘛的,也是这一下让我怕棺材,棺材里面的老人在的时候人很和蔼,对小朋友也挺好的,不知道是什么居然让我走过去看他,但是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发现他好像动了一下,但是却出不来,好像棺材把他困住了,我吓了一跳,叫了一下,隔壁的大人过来了,我对他们说,那个伯伯好像动了一下,大人问我有没有看到猫,我说没有(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是猫)然后就被大人带走了;

隔天老人的棺材就被抬到大广场的边上,在那边做了一个送走的仪式(所有过世的老人都是在那边送走的,不是因为这个事才过去那边)因为那广场边上的路事出村的路,我们所有的亲戚要过去拜一拜,随便再看一下棺,不过我事不敢看,我母亲带着我的时候我闭着眼睛过来个场;

老人下葬后,还要在老人过世后的第七天做一场法事

我现在有时在想,那个荷包蛋是不是关键,或许那时候老人并没有去死,而是给那个荷包蛋闷的?还是那个老人有什么放不下的?但是不是头七才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