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尸
本文摘要:我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我们那早上有卖粽子的,推个自行车,后面放个卖雪糕一样那种大箱子,其实应该都是一个东西,都

我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我们那早上有卖粽子的,推个自行车,后面放个卖雪糕一样那种大箱子,其实应该都是一个东西,都是为了保温。因为粽子里有枣,所以他叫卖的口号就是:卖枣粽子嘞。因为是早晨卖,所以也有人说那是早粽子,大家买上几个当早饭吃也挺方便。

这个卖粽子的人后背有三道很深的疤痕,这个故事就是与这三道疤痕有关。

卖早粽子这个活也是个辛苦活,要早早起来把粽子做好,赶在吃早饭的时间卖掉,特别是夏天,农村人为了凉快干活比较早。这个卖粽子的是与我们村隔一个村的人,从他们村出发,顺着乡间小路边走边喊,有在地里干活的就直接跑到地头买两个,进了村子有在家的就跑门口买两个,生意也还不错。有一年夏天,他天没亮就出发了,他一般是先到别的村卖,因为起那么早,自己村的人都没起来呢谁半夜吃早饭,一般自己村都是最后回来有剩的就卖掉,没有就拉倒。那天出门不久他就口渴的要命,正巧走到邻村的村头,村头住着一对老夫妻,这卖粽子的相邻几个村的人都认识他,卖那么多年了,可以说临近村子的人都买过他的粽子,他来到老夫妻家门口扣了扣门,说来借碗水喝。老太太开的门,而且也认识他,就把他让进院里了。老太太很焦急的说:你来的正好,我家老头早上起来人没了,我正要出去通知亲戚呢!你帮我看下门。我找个最近的亲戚过来替你,不会耽误你卖粽子。喝了人家的水,也不好拒绝,于是他就到屋里找个马扎坐下了。农村那种房子都是进门一个厨房,左右两边各一个卧室。老头就在东边卧室的炕上,说实话他也很怕,谁单独面对一个陌生的死人都会有点发毛。但好奇害死猫,越是怕还越忍不住时不时往那屋炕上瞟几眼。其实如果不说人死了真看不出来,就和睡着了一样,还盖得被子呢,除了没有呼吸的声音,一切看起来也挺正常的。但心里明知是个死人躺在那,就老不放心。隔三差五的还是会扫两眼,其实老太太没走多久,但他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度日如年!他掏出一支烟点上了,那种老式搓火石的打火机声音并不大,不过那样的环境掉根针都能听到,打个火发出凑的一声,把他自己还吓一跳。不过香烟着起来随着烟雾升起,烟草慢慢舒缓了点他的紧张,他深深吸上几口感觉好多了,也没往那屋再看了。等到一根烟抽完,他把烟屁股扔进灶坑。然后很自然的往那屋看了一眼,这一看,整个人身上所有毛孔都收缩了,感觉头发在拔着他往上飞!那个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来了,被子滑落到大腿那,眼睛是闭着的。他吓得嗷的一嗓子推门就准备往院子跑。可是怎么也推不开门,原来老太太走的时候把门给锁了!以前那种门都是个木头框子,下面是木板,上面格成几个格子镶嵌着小块的玻璃,他一个鱼跃撞开上面的玻璃格子,窜到院子里,衣服后面都撕烂了,也感觉不到痛,连滚带爬推着自行车都忘了自行车是可以骑的,就这么推着一口气跑回家!他媳妇还奇怪,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这会他说话早就不利索了,钻进被窝直到天亮才缓过来,后背被木头和玻璃碎片划出三道深深的口子,被子上都是血。天亮才去医院缝合的。后来他知道了那个老头不是假死或者休克缓过来了,他还是出殡入土埋葬了,不过没有听到老头诈尸的传言,可能老太太回去时他又躺回去了吧,但他真的看到老头坐起来了,以后再也不敢半夜去陌生人家要水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