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做过的梦
本文摘要:说一说我以前做过的梦。以前经常做梦,有关鬼神的,有时候还会被压,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处理,这些年基本没有做过那些梦

说一说我以前做过的梦。以前经常做梦,有关鬼神的,有时候还会被压,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处理,这些年基本没有做过那些梦,今年去见我爸的师父,我问她,最近没有做过梦,是怎么回事。她说,傻小子,那都是最初级,最低级的时候。以前做恶梦的时候,最一开始,我爸说,做噩梦你就念阿弥陀佛。后来做梦的时候我就念,一念就醒了。大家也可以试试,有人说了,做梦的时候浑浑噩噩的,哪知道是做梦啊,还能想着念这个。给自己信心,平时心里想着这事,做梦的时候这就是你的武器,自然就会出口。

09年腊月,我从贵州出差回来,住在公司的宿舍,当天晚上梦到回家了,也是晚上,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大月亮照的如同白昼,没见过那么白的夜。一个人也没有,特别安静,我猛然间看到父亲从院子东边过来,仪态威严,也不说话,当时觉得那不是父亲,但是看到的就是父亲的形象,眼看着向我走来,我结果给吓醒了。那时候是我父亲刚出功不久,整整折腾了27天,27天不吃饭,只喝水,后来我爸的师父给捋顺了,期间更有无数神奇玄妙古怪之事,以前写的看事的经历,大家可能觉得稀奇,但是跟那27天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以后慢慢再挑着能说的说。第二天我就回家了,跟父母说起了这梦,他们说,这是护法,没见到你,去看你了。当时也没想什么,就在刚才,我写到在梦里我父亲从东边走过来的时候,心中忽然一动,因为我最近在学易,心生感应,父为乾为天,东边走来为震为龙,果然是护法。

10年就不再出差,在另一个工厂上班,依旧住在厂里,期间就开始梦到鬼怪,后来我就问了我父亲做噩梦怎么弄,告诉了我方法,从那时候起,心里不再害怕,我小时候胆子是比较小的,尤其怕鬼怪,但是从那时起,感觉心里有了依仗,梦到鬼怪或者念阿弥陀佛醒来,或者直接跟鬼怪干架了,一梦到那个,就激发了胆气,无畏的去战斗。

期间也梦到过各种形态的龙,藏在水草底下的潜龙,金色,小的像鱼,粗如水缸的飞龙,风云际会。

后来买房结婚,癸巳年要的孩子,一个月后,连做3次有关蛇的梦,一次梦到在姥姥家,满院子的蛇,我跳着从院子进了屋子;一次梦到树上挂着两三条蛇,有活有死;一次梦到三四层楼房高的蛇,直起身子看着我。后来问我爸,我爸说应该是有孩子了,我也梦到了一个小孩儿穿着黄色的衣服跑了过来。后来他们去师父那问师父,师父说是没别的事,怀了男孩。

后来经常做梦,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梦醒之后,马上打开手机备忘录,把梦记下来。因为有时候梦的非常清醒,我晚上犯懒,觉得早起也会记得,直接又睡了,结果早上起来,发现都忘了个差不多。

下边记录一下以前的备忘录上的内容。毕竟梦醒之后记得,言语简单混乱,但务求其真,所以只稍作修改。

晚上,在一屋子人混乱居住,集体宿舍,有查夜的过来很暴力用粗棍子打别人脑袋,我和媳妇孩子没在一起,她们在隔壁,一会儿媳妇抱着孩子过来,就出去逛,晚上,类似于庙会,我进了一个屋子,里边有一男领头,瘦,像是法师,气氛很怪异,众女妖媚,男说,你要舍饭十世,难道忘了吗?我当时想下跪但没有,只知道触动很大,但是心里想是不是邪教,众女也说话,各人均奇异打扮,后把我拖走参加什么法会,有个小孩在后边推着我,我走了一会儿,想起孩子和媳妇,急得把后边的小孩一甩个跟头。往外走,怎么找也找不到,碰到过俩老虎,一大一小,像个迷宫花园,跑步找,是个建筑外边,好几个角,方向都乱了,就顺一个方向在外围跑,路上经过有些人象喇嘛,有烂的烧的冒烟的荷花灯。很诡异的气氛。有一大堆核桃有的碾碎了,越跑越没灯光,没人,心中怕,就念十字真言,结果后半句老想不起,后来就念老师(我爸师父)的名字,接着跑,后来遇到一老者土著,貌似村长,拄着拐杖,好像见过,就求他,他说先办点他的事再找,我扶着他,我手上都是泥,他说不用扶,后来说,你家小孩有魂,才招来这么多,互相吸引。后来往回走,到一户,掀开门帘,看见媳妇正抱着孩子扭过头来,旁边站着我姥爷和我爸的师父。后来放心就醒来了。1点睡的,醒来1:50。(我姥爷当时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二舅当时梦到他正干苦力呢,后来我妈问师父,师父给办了,后来我二舅再次梦到,姥爷说,现在挺好,做的是文书工作。以后给我姥爷姥姥都做了超度,在师父的寺院挂了长牌。我妈后来梦到过,梦到的是去了姥姥姥爷那边的家里,挺好,后边还吊着一个人受罪呢,姥爷说是以前出卖我姥爷的父亲的叛徒。我姥爷的父亲当时是部队上的,被叛徒出卖被杀。)

 

梦里梦到,都是晚上的事。和一个姓黄的明星起了争执,他对我念了一段咒语,在他念咒语的同时,我马上念了五雷咒,但是还是顶不住,感觉能量慢慢的压迫过来,我赶紧念阿弥陀佛,一直念。他也接着念,我感觉心脏憋的难受,前后不过五秒钟,赶紧掏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找半天找不到,这时候听到门外有父母的声音,赶紧找过去,告诉父亲这事,当时父亲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是斜跨着一个灰白色的布包,像林正英的那种。然后带着去找他们,我说他们对我施法,我只能被动防御。我说,你赶紧念好护身咒。我高声念着五雷咒把门推开,念到撒下五雷后,嗓子发不出声了。我和父亲进来找到了好几个人,有一个人说我是胃酸过多引起的,用科学的知识给我解释一下怎么胃酸引起的心脏难受(这是犯怵啊,还和稀泥)。有几个坐着的,还有一个僧人,我爸看他们不说人话,这时候有一个人站起来了,我爸上来一指他,他就倒了,指着我对他说,说给我解了,就给他解。后来抓到黄XX,我爸问这是谁,我说,这是大明星黄XX,他有的是钱,人家的能量大,想整咱们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我忘记揍没揍他,应该是揍了几下,后来给那个人解了,父亲后来蹲地上抓起地上的灰土在我腿上撒下,然后让我用土擦擦。后来我慢慢就没事了,然后就醒了。梦里心中不服,想努力学法。依稀记得是晚上我看到或者听到树丛里有人,就过去看了,老凑在那,记不得说什么了,估计是起争执了,黄XX站起来对我施术,五雷或许顶住一部分,但是还是没顶住,当时感觉五雷太长,后改念佛。现在想起来挺搞笑的,其实当时一点都不搞笑。白天问父亲,父亲说梦里的他那是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