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成真实
本文摘要:不是文章内容,只是做一下说明。我不是专业写作的,学校毕业后也再没写过作文之类的了,文笔不好,可能有些人读起来不喜欢,心情会变得不友善,让有些人不喜欢我
不是文章内容,只是做一下说明。我不是专业写作的,学校毕业后也再没写过作文之类的了,文笔不好,可能有些人读起来不喜欢,心情会变得不友善,让有些人不喜欢我感到很抱歉,但希望“与人为善予己为善”,共同文明交流,不要上来就不文明言语,谢谢。

童言无忌,大部分人都不会把小孩的话当真,但其实有时候它是否也是深有含义?今天写两件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家里穷,住的是瓦顶的老房子。一到雨天外面大雨里面小雨的那种,各种盆盘摆得到处都是(比电视情节还电视情节)。台风天的晚上,全家都是一夜不睡,严阵以待犹如上战场,每个人都被分配区域顶门顶窗户,看着栓子要撑不住了,赶紧一人顶上去喊另一人找工具加固,因为一旦哪个门窗被风吹开,往上灌风会把屋顶掀了那是毋庸置疑的。妈妈是大司令,她负责顶大门,顺便把从底下渗进来的雨水用水瓢舀了从大门上的小门里倒出去,速度要快,小门开一缝,迅速倒水关门,一气呵成(所以屋里离大门一米左右的地上都是坑,舀水时会把土带出去,久而久之形成了坑,雨天他就是蓄水坑),那时候我们全家唯一的梦想就是有一栋不怕刮风下雨的水泥房。老爸可能觉得他自己是不可能实现这个梦想了,也或许只是开玩笑,有一天他忽然对哥哥说:“咱们家的新房子以后就靠你帮我建了。”小学生的哥哥可能没想过这个问题,当时一副惊呆了的样子,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一旁的我一看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站起来就说:“我建,新房子我建。”老爸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笑笑走了。其实,我当时说完也觉得不可能,自己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但又一想童言无忌,爸爸应该不会把我的话当真吧,所以也就没多想就那么过了。

事情也许真是注定的,10几年后,家里的新房子启建的第一笔钱居然是我拿回家的。当时是半工半读,白天上课晚上打工,然后把自己攒的钱扣掉来年的学费(根据来年的学费金额有计划的每月攒起来)、房租交通费以及伙食费,剩下的全攒起来回家时候交给父母,虽然每次不是很多,但看到他们笑脸的样子,我就非常开心。日子虽然苦,不过因为我给的钱,让爸爸看到了希望,爸爸拿起笔为新家画了设计图并最终把它建起来了。房子建好后有一次聊天,我问我妈:“当时准备启建的时候,我拿回的钱那么少,你们怎么敢动工?”我妈说:“因为我们后面有一座“大山”靠啊?”“大山?谁啊?”“你啊。”妈妈虽这样说,但我知道即使加上后来我给的那些钱还是不够建这个房子的,主要的还是爸爸自己的努力。也许是因为我每次不多的钱,让爸爸妈妈心安,觉得要是不够了,还有我这一份备用的。虽然我只是付出了一部分,但这样是不是也算是履行了我当初头脑一热的建房承诺了呢?

再说一件事。

小时候家里种很多地。别人都喜欢放暑假,可我却一点也不喜欢。对我而言,暑假等于有干不完的农活。一到暑假,别的小孩都在放飞自我,到处玩的时候,我却要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到山上干活,天黑了才回家。农忙时候一整天都在山上,一个夏天下来,不仅脱层皮还会晒成黑人。而农作物收获回来后要晒的。通常是早上起来留守一人做饭兼把已经收回来的粮食拿出去晒,晒完了带上大家的早饭再去山上干活,中午再派一人回家做饭然后再送来大家吃,到了傍晚派一两个人回来收早上晒出去的粮食,顺便准备晚饭以及烧洗澡水(连自来水都没有,别奢望有热水器了)。其他人继续干活到天黑看不见了收工(那时候也没有路灯,回家全靠自己对路况的熟悉摸黑走)。到了后期,活没那么多的时候,在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我们会回家吃饭休息1-2小时。然后有天中午在家休息,外面晴空万里,妈妈看着天嘀咕了一句说:“这么好的天,下午应该不会下雨吧?”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一种非常肯定的感觉,开口就答:“会下雨。”尽管说完之后,我也疑惑我为什么这么肯定。然而事实证明我的肯定是对的。到了下午4点多,还在地里拔花生的我,无意间抬头往远处看了一眼,看见远远的天地相接的地方一片乌黑,看着远,但经验告诉我们,1、2小时后它就会到我们的上空,而且看那颜色肯定是大暴雨。所以当我们发现天边异样的时候立马收拾东西往家跑,自家没有场地晒,东西都是借别人的地方晾晒,分散在好几个地方,各个地方之间移动也花很多时间,更别说从山上回家路上也要花时间。不过因为我中午的一句话,我们在出门前做了准备,把工具和袋子都放在了晾晒粮食的边上,没有收到里面去。所以路上分配好谁谁去哪里收,到地就拿起工具全力抢收,在暴雨来临之前终于把外面的粮食全都收起来了。事后,我和妈妈俩互相疑惑:中午时候那么好的天,我怎么就那么笃定傍晚会下雨了?

也许类似的巧合太多,印象里从小到大我妈对我的话都是很相信的,无关我年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