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废弃医院
本文摘要: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万物之灵抱有敬畏又何尝不可? 今年八月份,我和一位道长前往我们当地的传闻闹鬼之地

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万物之灵抱有敬畏又何尝不可?

今年八月份,我和一位道长前往我们当地的传闻闹鬼之地—废弃的精神医院.

其实只需做一场超度驱邪法事即可,只是我为了刺激才提出的去探险.当时是一个拆迁老板找我们去处理的,他想要推平这个医院,但是在施工时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他也是一个对此有敬畏之心的人,希望我们能后处理好这个医院的脏东西.

和拆迁老板商量好之后,我和道长开始准备法器符纸.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和道长推开施工档,进入了医院外的空地,这里刚被工程队整理,所以很容易走.道长在前开路,我则在后打着手电筒照明.能够看清医院一共有三层楼.

踏进医院门口,通过手电筒光亮,我看见候客厅完全烂得一踏糊涂,地板也坑坑洼洼的,地上还有很多垃圾,我和道长走进候客厅,道长在走廊口点燃了两支蜡烛,然后我们便沿着走廊在一楼四处寻视,各个房间我们都看过了,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垃圾特多,烂桌子,破椅子,蜘蛛网都布满了,还有点闷热,很是荒废.我和道长没有多做停留,找到楼梯口,我们便通向二楼.

来到二楼楼梯口,走廊还算完整,比较平坦,垃圾较少,我和道长分开检查,道长去左边看,我去右边,我带着乾坤袋,里面有很多法器符纸,所以我不怎么怕.我走到走廊尽头,从尾房开始检查,有的门完全烂成了稀泥,我一脚就踢成了木渣,开始几个房间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怪处,突然,道长在那边大叫一声,我打着手电筒冲了过去,看见道长从其中一个房间跑了出来,那门居然自己关砰的一声了,我有些诧异.道长叫我把铜钱剑给他,我掏出铜钱剑,化了一道灵符,敕了剑,然后交给道长,那门也老旧了,很容易踢开,道长猛的一脚踢开了门,我紧随身后,他快速用手指掐起灵官诀,用剑在四周仔细感应,我则在手中紧握五雷令牌,以免万一.

仔细感应后,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一张破旧的床和一些垃圾.见此,我们退出房内,并走向楼梯口,突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跑动的声音,我快速将手电光照过去,然而什么都没有.道长为了保险起见,在二楼两个走廊尽头贴了两张镇鬼大符,我见势用香灰在二楼楼梯口撒了一圈,紧接着,我和道长快速来到三楼.

三楼明显要凉快了些,不过安静的气氛有些让人压抑.三楼有个厅堂,窗户已经是千疮百孔,冷风从外面吹进来,难怪凉快.这次我和道长同行探查,探查过很多个房间,都比较正常,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有两个房间被锁了起来,我们两人用力踢也无法打开,就打消了进去查看的念头.

然后我们打算回到一楼,刚到楼梯口时,我好像听见了叹息声,隐隐约约的,我不知道是出现了幻听还是鬼灵出现.接着在二楼响起了脚步声,我和道长闻声迅速下到二楼,可是我们一下楼,脚步声就消失了.

我看到香灰上多了一个脚印,不是我俩踩的,感觉像是平面鞋踩的.没一会,走廊又有动静,我和道长小心翼翼的靠近,是从厕所里传来的,我一脚踢开门,迅速用手电光查看,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道长掏出铜钱剑,走了进去,我则在门口等他.

我时不时往走廊看,在黑暗中,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白影,很迅速的闪进了一个房间里.我拿着手电冲进那个房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正在疑惑时,我突然感觉背后冷飕飕的,我感到了不妙,迅速转身将五帝钱打了出去,可是什么都没有,我快速回到厕所门口,呼喊道长.

道长出来说什么都没有,于是我们打算离开,突然,厕里的一个厕门自己砰的一声关了.我愣了一下,道长见此,急忙拿出镇鬼符贴在门口,念动咒语.

我们迅速回到一楼,蜡烛也快灭了.道长换上新蜡烛点燃后,焚了两张护身符,我们便匆匆离去.

第二天晚上,道长在这里做了一场超度法事和驱邪法事.现在工程队已经开始动工,也没有怪事发生.